冥生绝恋,月华如梦
冥生绝恋,月华如梦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7章 幽会

阮曦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往屋内看了眼。便看到全身被白布包裹的人儿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屋内散发着药味,以及伤口化脓腐烂的味道。

阮曦月皱起了眉,原以为阮峰会安排人假扮被火烧伤的自己。谁曾想,这阮峰竟拿真被火烧伤之人来代替自己。并且这人明显命不久矣!

是本就打算让自己活几天,然后重伤不治死掉!?

因为鬼幽王的插手,所以才这样半死不活的放着。等到鬼幽王派人来查看后,再让假扮自己的人死掉?

好推卸自己的责任?

并不是自己不给治,而是伤重已经无法治好?!

不得不说,阮曦月还真猜对了阮峰的想法。

本打算就此离开的阮曦月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很是不解的眨着双眼。

一身暗红色的长衫,边角用银线绣着不知名的花色,腰间佩戴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

三千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一根发带松松散散的束起。不凌乱,竟给人一种惊艳的美感。一张俊美到雌雄莫辨的脸上是惊愕,惊喜,还有满满的不可置信?!

还有那眼中的柔情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看着这个人自己的心好痛;为什么这几日来到这里的不安再见到这个人时,会全部消失?

“你是谁?”

阮曦月茫然的开口询问道

“月儿,我等你好久了!”

听到那人的话,阮曦月手紧紧的捂着胸口,泪流满面很是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我这是怎么了?”

感觉到有什么从自己脸上滑落的阮曦月茫然的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擦了擦,看到手背上的眼泪时。抬起头满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我这是怎么了?”

阮曦月不想哭,可却怎么都停不下来。越是想停止,哭的越厉害。

看到阮曦月的眼泪,月冥幽直接把阮曦月抱入怀中。轻声安慰道

“不哭,不哭,月儿我在呢!”

阮曦月听到这话后哭的更加伤心,好似要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

月冥幽紧紧的抱着阮曦月,感受到阮曦月的存在后。心中的所有不安才算全部驱散。

听闻今日是太子到阮家下聘之日,想着阮曦月若没事定会前来。所以便来看看,就在自己走在大街上似有所感抬头看向窗边时。看到那抹刻入灵魂的身影时,原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可就在自己细看之时,那人影已不见。急忙追寻,就怕再次错过。

还好,还好。月儿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这一次自己不会再放手了!

回过神的阮曦月看到自己趴在一位长的人神共愤的男人怀里哭的一塌糊涂,瞬间脸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想要开口说话才发现被人紧紧的抱在怀中。

“那个,你能,先放开我吗?”

阮曦月红着脸,眼睛四处乱看的说着。

月冥幽好笑的看着回过神的阮曦月,在听到她的话后松开了怀抱。不过手打在了阮曦月的腰上,阮曦月觉察到后动了几下,却无法逃脱便任由这个人把手放在腰上。

看到阮曦月的妥协,月冥幽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把阮曦月揽入怀中说道“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俩人来到了阮府一座废弃的院落中,落在一棵茂密的大树上。从这颗大树上望过去,屋内的一切展漏无疑。而屋内的人却看不到树上的人。看到屋内没有人,便知道俩人来早了。

月冥幽怕阮曦月等的着急,拿出俩颗红色的果子将其中一颗放在阮曦月手中。阮曦月看了眼手中的红色果实,又抬头看了看已经吃了一口的月冥幽后,才小口的吃起自己手中的果子。

看到阮曦月吃了自己给的果子后,月冥幽心中很是开心。并没有因为阮曦月看到自己吃,她才开始吃而生气。是个人都不可能把信任给了刚见面之人,谨慎一些还是好的。

“若是当年自己也谨慎些,就不会害的月儿......”

想到以前的月冥幽周身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势,不过这气势对阮曦月没什么用。阮曦月只觉得周围冷了点,便开口询问身旁只人

“你有没有觉得周围开始冷了?”

听到阮曦月的话,回过神的月冥幽收敛了周身的气势。随着月冥幽气势的收敛,温度也升高了。

看着有些发抖的阮曦月,月冥幽直接将其揽在了怀中。

等俩人把果子吃完后,阮曦月看到一女子偷偷摸摸的进了屋内。没过一会一名男子直接闪进了屋内,那男子直接抱住那女子开始撕扯衣裙。

没过一会俩人便滚在了一起,发出阵阵呻吟声。

阮曦月不解的看着月冥幽,他带自己前来就是为了看一场活春图?这个人好变态啊!月冥幽很是无奈的看了眼阮曦月,摇摇头示意他再等等。

挣脱不了他怀抱的阮曦月只好靠在月冥幽的怀中等待着。不只是这个人有意还是无意,前方的树枝刚好遮挡住俩人的视线。只能屋内的声音,却看不起屋内俩人的动作。刚才还能看见屋内的,现在却又看不清,阮曦月不用猜都知道定是这人做的手脚。

就在阮曦月等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屋内的声音才停止。

随后传来屋内来人的声音,阮曦月听见里面的声音后,眼中闪现惊讶。

“三殿下,今日......”

阮涟漪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身旁之人捏住下巴问道“阮涟漪你今日做得很好,好的本殿下都不知你是否有意在勾引本殿下的四弟!”

越说越用力,疼的阮曦月眼中泪光闪烁。

“三殿下说笑了,是四皇子调戏涟漪,涟漪并没有勾引四皇子啊。”

“三皇子,当时您也在场的啊!”

阮涟漪忍着疼痛说道

云宏听到阮涟漪的话后,放开了她。见云宏放开了自己,阮涟漪也顾不得疼痛,急忙拿起一旁的衣衫给云宏穿起来。

云宏看着身上满是青紫痕迹的阮涟漪,心中无比畅快。享受着阮涟漪的服侍。

穿戴好一切后,云宏扔给阮涟漪一瓶丹药。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