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黛”成追忆
此情可“黛”成追忆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章 旧情人你好,我是时间的新欢

黛丽单薄的身子在雨中瑟瑟发抖,好不容易路边拦下一辆蹦蹦车,最后协商以三十块钱的价格将其和行李送到了霍家营青年公寓,米雪儿今天专门请了一天假来接她,在霍家营公交车站未能接到她便回到了青年公寓。直到黛丽拎着大包小包来到青年公寓门口时,她下楼来迎接这位老朋友,两年未见,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米雪儿帮她将行李提到楼上,黛丽看了看房间说道:“还和两年前一样,你就没找人合租吗?”

米雪儿递给她一条毛巾,笑着说:“自从你不在了,我就没找到可以投脾气的人,所以就一直这样了,反正这房子破,也不贵,没想到真有奇迹发生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醒过来!”米雪儿激动地看着黛丽,黛丽微微一笑道:“雪儿,谢谢你!”

“没什么,应该的,咱们俩什么关系啊!再说了之前我没工作的时候你也帮了我那么多。”米雪儿拍了拍黛丽,继而她又对黛丽说道:“不过,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从下个月起,我就不在这里住了,我男朋友要我和他一起住,所以……”黛丽听了她的话笑着说:“这有什么,没关系的,你去就是了,这房子留给我一人就是了!”

“不好意思啊黛丽,你刚回来我就抛弃了你!”米雪儿嘟着嘴说道。

黛丽笑着说:“好啦好啦,我怎么能耽误你的终身大事呢,不要多想啦,我一个人住挺宽敞的。”米雪儿继续问她道:“怎么样,你有什么打算?”

黛丽咬了咬嘴唇道:“我已经两年没有和这个社会接触了,现在逍城变化真大,说实话,无论我现在找什么样的工作都觉得很没有底气,其实我内心是恐惧的。”米雪儿听了她的话道:“对了,我男朋友在齐氏集团上班,要不我让他帮你在里面找份工作吧?”

黛丽听了忙拒绝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不麻烦你了,先自己找找看吧。话说,你男朋友是哪位啊?还是之前的那个大学学长吗?”米雪儿听了道:“早不是了,早换了,现在这位可是帅气又多金,比那位不知强多少倍呢!我和他已经交往一年多了,奔着结婚去的。”黛丽听了她的话羡慕地说:“难得你会对他如此上心,那我就等着喝你的喜酒啦!”米雪儿一把搂她的脖子道:“那当然啦,我结婚的时候还要你做我的伴娘呢!”黛丽答应着去洗澡,她从浴室出来时,米雪儿已经去楼下买好了啤酒,炒好了菜,黛丽笑着说:“爱妃,你还是那么体贴!”

“皇上请用膳!”米雪儿递上一双筷子,两人关系密切,经常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米雪儿递给黛丽一罐啤酒道:“欢迎黛丽回归!今晚让我们对酒当歌!”黛丽看着米雪儿可爱的样子不禁一个人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笑,米雪儿显然酒量很差,她喝了一罐就上了脸,还开始胡言乱语,她微醺着对黛丽说:“黛丽,你知道吗?你的前男友,江南,那个渣男!”黛丽听到江南的名字脸色骤变,两年了,她不愿再听到这个名字,可是米雪儿现在醉了,黛丽喝了一口酒问道:“他……”欲言又止却又无法抗拒内心的好奇:“怎么了?”

米雪儿走到她身边,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说:“那个王八蛋他结婚了!”

黛丽拉住她的手笑了笑说:“我知道,去年五一那天!”

“你怎么知道?”她像醒了酒一般顿时清醒地看着黛丽,黛丽放下手里易拉罐说道:“他和我说分手的那天晚上,就已经告诉我她前女友从澳洲回来了,两人2016年五一要结婚了。”

“分手两个月就结婚,这么说,他一直都把你当备胎啦?”米雪儿义愤填膺。黛丽听了摇摇头道:“不是的,是性伴侣。后来我才知道,她和他的女朋友并没有分手,他在精神上和她谈着恋爱,只是在身体上和我谈恋爱。所以,确切地说,他并没有把我当做女朋友,而我却当真了。”

“原来是这样,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他是这样的人。”米雪儿彻底清醒了,她继续对黛丽说道:“自从你变成植物人后,我曾经偷偷地打听过他,他们本来是要2016年就结婚的,可能是由于你出事了,江南心里觉得愧疚,拖了一年,到2017年才结的婚,他们两人结婚后,开了一家公司,叫,叫什么南怀瑜科技有限公司,就在兰新路附近,和齐氏集团、逍城银行距离都不远,好像就在梦幻大厦里。”

“南怀瑜……”黛丽小声地读出这个名字,她苦笑了一下道:“看来,他是真得很爱她,连公司的名字里都是她。”

米雪儿又说:“不过我听说,当初他开这家公司的时候,从银行贷的款是免息的。”

“怎么会?”黛丽瞪大眼睛,米雪儿压低声音说:“是我男朋友告诉我的,程嘉瑜的爸爸是逍城银行的行长,中间不知动用了什么不正当关系,反正几百万的贷款不花一分钱利息,江南的爸爸是逍城的副市长这事儿你知道吗?”,黛丽点点头道:“他走的那天晚上告诉我了!”,米雪儿继续说:“他的妈妈和程嘉瑜的妈妈都在逍城市政府工作,也算是旧相识,所以两个人顺理成章地结婚了!”

黛丽听了叹了口气说:“怪不得,官二代加富二代,无论哪个男生谁都会选择她吧!”她却湿了眼眶,却又不得不强装笑容道:“谢谢你啊雪儿,我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上班。”米雪儿听了说道:“你投了简历了吗?”

黛丽此时已经躺在了被窝里,她对米雪儿说:“嗯,已经在网上投了简历,今天在车上收到了面试邀请,要我明天上午去面试。”米雪儿笑着说:“黛丽就是行动家,效率就是高,不像我有严重的拖延症。”黛丽躺在床上假装已经睡着,她不言语。

齐家为了给刚回国的翘楚接风,在齐宅开了接风晚宴,邀请了生意上的朋友来参加,翘楚自然都是不认识的,随便敷衍了几个人便趁机逃掉了。倒是江南,他对这种应酬就显得得心应手得多了,他带着自己的妻子程嘉瑜穿梭在那些商界名流中间,简直是如鱼得水,翘楚不屑这一切,他看到俪女在吃蛋糕,便走过去对俪女说:“女仔,哥哥陪你一起吃蛋糕好不好?”俪女嘴巴上吃的全是巧克力,她笑着回答道:“好!”翘楚用刀子切下一块蛋糕放在盘子里,牵着俪女的手,来到一个桌子旁,喂俪女吃蛋糕,这时方文倩笑着走过来说:“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怎么,你不去和那些人打声招呼吗?”

翘楚头也不抬,一边喂俪女吃蛋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这些人和刚才那些八卦记者没什么两样,尽是些等着看八卦和看笑话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应酬。”

方文倩温柔地笑了笑道:“你在华尔街工作的时候不也一样得要应酬吗?”翘楚为俪女擦去嘴角的奶油,继续对方文倩说:“我在国外是纯粹工作上的应酬,至少,他们不会有人帮我介绍什么企业家或者大亨的女儿做女朋友。”方文倩看到他眼前的大男孩如此自信周到地照料比她小了22岁的妹妹,顿时对他好感倍增,觉得他暖暖的。她小心翼翼问翘楚:“那么,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温柔贤淑的还是清纯可爱的?”

翘楚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放下手中的蛋糕,再次为俪女擦去嘴角的奶油,他站起身来牵着俪女的小手,说了一句:“还没出现!”他说完拉着俪女向着齐老走去,留下方文倩一个人原地端着酒杯尴尬地站立在那里。

翘楚牵着俪女走到齐老身边,今天笑着跑到齐麟飞身边,江南端着一杯红酒走到翘楚身边道:“表哥,欢迎你回来!”翘楚也顺手端起一杯酒回应他,江南继续说:“这次回家有什么打算?”翘楚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他晃了晃杯中红酒说道:“我也想像你一样,开一家自己的公司。”

“恐怕外公和舅舅都不会同意的吧,齐氏集团那么大,将来肯定都得交给你来打理,怎么会同意你一个人出去单干呢!”江南说完喝了一口红酒。翘楚很不喜欢他这样说话,两人从小就被人拿来比较,翘楚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才一直迟迟不肯回国来,这次是他爷爷亲自下发命令他才肯放弃在华尔街的高薪工作,答应回国来发展。相对于翘楚,江南则是家中独子,性格倔强,父母对其无法强制管教,任其自己发展创业,这一点对翘楚来说,与其说是羡慕,倒不如说是有点嫉妒。因为在齐家,他没有自由。

他问江南道:“我听姑姑说你的公司注册资金都有五百万,当初你不肯接受家里提供的任何资助,这可真是一笔不小的贷款吧,怎么样,都还得差不多了吧?”

江南笑了笑说:“公司到今年五一就成立一周年了,贷款已经还清了。,”

“看来还不错,你的创业之路很成功嘛!”翘楚看着他说:“话说你们正好也是去年五一结的婚吧,抱歉,我没能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今年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会补上。”

“对,公司成立的揭牌仪式和婚礼是同一天举行的,结婚纪念日也就是公司成立的纪念日,双重意义。怎么,表哥,你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他的话充满了挑衅,翘楚呵呵一笑道:“我不着急。”

“还不着急呢,你可是齐家长孙,外公还等着抱他的重孙呢!”江南故意将长孙说得很重,意外提醒翘楚。没想到翘楚反驳他道:“哦,对了,你们俩都结婚一年了,什么时候打算生孩子啊?”江南被他问住,因为结婚这一年时间里,他和程嘉瑜两人都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但却迟迟没有孩子,这可能与程嘉瑜之前做过流产手术有关。江南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他不愿提起此事,更不愿此事被翘楚提起,正在他不知如何回答时,齐麟飞对众人说道:“来,大家都过来一下,今天是翘楚回国的第一天,今后他就要在齐氏集团担任重要职位,所以还请各位今后多加关照,多多鞭策他鼓励他!”翘楚没想到爷爷对他如此期待,他虽不愿回国,但也不想辜负爷爷一片苦心。他也在众人面前说了些客套话,等到宴会散了后,便一个人回了房间休息。

第二天,黛丽醒来已是早上八点,此时米雪儿早已起床去上班了,她预约了早上十点的面试,起床后开始洗漱,看到饭桌上米雪儿留下的字条:亲爱的,起床后记得吃早饭哦,稀粥已放在电饭煲里,有包子和面包,喜欢哪个用微波炉加热三分钟即可食用,还有今天面试要元气满满哦,加油!雪儿。

黛丽看到字条笑了笑,她为有这样的好闺蜜而开心。她将粥和包子放在微波炉里进行了简单加热后就开始吃了,她今天一定要元气满满地去面试。再次穿上专门为面试而准备的正装,她看到这件水蓝色的上衣,黑色的短裙,她挎着那个两年前买来的黑色包包,也是专门为面试而准备的,走之前,她反复照了照镜子,努力露出笑容来给自己增加自信。

黛丽大踏步走出青年公寓,此时雨过天晴,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暖暖的。她到了霍家营公交站,坐了几站车,到了霍家营地铁站,坐上了地铁,又来回倒了两趟地铁,终于来到了兰新路,黛丽看着梦幻大厦,又看了看逍城银行,齐氏集团,这几栋大楼矗立在兰新路上,也是逍城繁华的代表,可是今天,黛丽来面试的公司并不在这三栋楼里的任何一个,她笑了笑,路过齐氏集团,当她从梦幻大厦穿过去的时候,她不知道,江南的南怀瑜科技有限公司就在梦幻大厦的第二层,此时,江南正带着他的客户在电梯门口等电梯,当黛丽穿着那件蓝色上衣藏青色裙子穿过梦幻大厦时,他感受到一种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一晃而过,他努力去捕捉那个身影,可是已经消失了。

“姐夫,怎么了?”他的助理张筱羽问他道。张筱羽也是他妻子程嘉瑜的表弟。

“哦,没什么,看错人了!”他回答着,这时候恰巧电梯的门开了,他引导客户走进去。他在电梯里早已魂不守舍,心思全被刚才那个身影打乱了,他在心里自言自语道:“一定是看错了,怎么可能呢!米雪儿告诉我她已经死了。”

黛丽为了图方便直接从梦幻大厦穿到了卓展大厦,走到电梯里,按亮了27层的按钮,找到了一家名叫东瀛翻译社的公司,她按响了门铃,来接待她的人事非常温柔,简单了解了她的情况后,先让她做了一套翻译题,之后就礼貌地将她送出去,面试加笔试从十点到十二点,整整两个小时,刚好到了午饭时间,这场面试下来,黛丽感到精疲力竭,也无心吃饭,她下午两点还有一场面试,她便想等到午饭高峰期散后再去吃饭,便一个人来到休闲广场的长椅上坐着,她不知道的是,江南的办公室与黛丽坐着的长椅刚好对峙,江南让张筱羽送走客户,他一个人进来办公室,抽出一根烟来点燃,拨开百叶窗,他想往外看看风景,不料,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大惊,想要叫她的名字,可是距离有点远,他给张筱羽打电话说:“筱羽,送走客户快去龙旗广场,和我办公室窗户相对的方向有个穿蓝色上衣,藏青色裙子,挎着黑色大包的女孩儿,你帮我拦住她!”

张筱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问道:“姐夫,怎么了?”

“总之你先别管那么多了,先把人拦下,我现在就下去!”他来不及掐灭烟头就将抽了一半的熊猫香烟放在烟灰缸里打开门跑了出去。张筱羽刚送走客户就按照江南的指示来到龙旗广场正对着江南办公室窗户的那个长椅边,可她却什么都没看见,这时候江南也赶了过来,张筱羽对江南说道:“姐夫,什么也没有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从今天早上开始你就魂不守舍的。”

江南看着空空如也的长凳,一把抹去额头的汗珠,对张筱羽说道:“看到一个老朋友,可能是我看错了,走吧,一起吃饭去吧!”张筱羽答应着,两人来到了罗曼蒂克咖啡厅,坐在一个靠窗的位子,点了意大利面和咖啡。

刚才黛丽一直在长椅上休息,可是感觉肚子有点饿,就去便利店买了面包和牛奶来充饥,她一边吃一边走路,恰巧不巧偏偏又经过罗曼蒂克咖啡厅,经过江南和张筱羽吃饭的窗口,江南无意间抬头,又看到黛丽的身影,他又是大惊,站起身来跑出去,陈羽生大喊:“姐夫,又怎么啦?”江南不顾他的叫喊跑出去,可是黛丽早已转了弯走了。他又是扑了个空,不得不再次回到座位上吃饭,只见他垂头丧气地走进来,张筱羽抱怨道:“姐夫,你今天是怎么啦,撞了邪了?还让不让我好好吃饭啦!”

江南说了句:“不好意思,可能真得撞了邪了!”他不再吃面,开始喝咖啡,张筱羽继续低头吃饭。。

而黛丽边吃面包边喝牛奶,她刚路过罗曼蒂克咖啡厅时并没太在意,直到走过去,才觉得这名字在哪里听过,她恍然大悟,今年除夕夜收到的匿名人送来的白玫瑰和那封匿名信上写着的罗曼蒂克咖啡厅,原来真得有罗曼蒂克咖啡厅,她决定再回去确认一下是否是罗曼蒂克咖啡厅。她再次经过了江南吃午饭的窗户,此时江南吃了饭正在和程嘉瑜通电话,并没太在意窗外,黛丽经过的时候,他又是一个不经意间的抬头,可是他也只是再次捕捉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