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神棍在都市
超级神棍在都市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六章 阴阳客栈

等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胖子不满的嘟囔着:“昨天白卿怜就说派车来接咱们,你非得装清高,不让人家送,结果好了,迟到了吧?”

黄庭松也一阵无语,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美女派人接自己好了。

二人匆忙去辅导员那里报到,不过自然少不了一顿数落。

从辅导员那里出来,胖子说要请客,不过黄庭松却说有事要办,要去拜访一个朋友。

胖子几乎是把黄庭松当成了神仙一般,一听说他要去见朋友,还以为要去拜访哪路高人,当即就吵着要一起去。

黄庭松无奈摇了摇头,只好带着他同行。

胖子还是比较会来事的,去包子铺买了些包子,还有两杯豆浆,就准备出发。

黄庭松掏出个地址,说是要去这个地方,胖子看了半天才确认道:“这地方……好像是丧葬一条街吧,听说那地方邪门的很,下午三四点钟以后几乎就没人了,而且到了晚上就没人敢去了。”

黄庭松点了点头,那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二人当即坐公交赶奔那里。

一个多小时后,二人来到了林海市传说中的丧葬一条街。

现在正是正午时分,虽然烈日高照,可这里却让人不由得感觉一阵寒冷,而且来往的人非常少,但是整条街倒是古色古香。

“1488号,阴阳客栈,这是个什么名字啊,干啥的啊?”胖子看着地址嘟囔道。

黄庭松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是你朋友吗?”

“我朋友就得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啊?就比如你,你还是我哥们呢,我都不知道你家在哪,你家里干什么的呢?”

“……”

胖子是真无语了,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人,竟然把不了解自己朋友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胖子拿着地址在前面寻找着,不满的嘟囔道:“我家就是邻市的,我父母都是乡下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

二人找了一会,实在是找不到,在一家纸扎店门口打听了一下,却见那老板神色一阵慌张,连连摆手说不知道。

胖子大呼奇怪,又找了几家店老板问了问,也都是如此,直到一个岁数比较大的老头,神色慌张道:“孩子,想买什么就在我这买,大爷我给你半价,那个阴阳客栈……最好别去,不吉利,太邪门了。”

“大爷,咋就邪门了。”胖子追问道。

黄庭松早就不让胖子问了,可这胖子不信邪,非得找人打听一下,现在听到有人肯告诉他们就连忙追问了起来。

老人长叹了一口气,扯着胖子的手臂拉到了店内,压低了声音道:“孩子,听我的,别去了,那家棺材店太邪门,白天从来都不做生意,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做生意,而且到了晚上那边什么声音都有,孩子哭、女人闹、还有唱大戏的,啥声音都有,千万别去。”

胖子还想追问,黄庭松抬脚就是踢了一下,扯着膀子向外就走,嘴里喊道:“谢谢了大爷,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胖子很纳闷,不明白黄庭松为什么不让问,向他投去了询问的目光,不过后者却是飞来一个白眼,也不作答。

二人在丧葬街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一个角落里面发现了那所谓的阴阳客栈。

走近一看,是个二层木结构小楼,看风格很像清朝的建筑,大门上悬了一块匾,弯弯曲曲的写着四个大字:阴阳客栈。

“我靠,松哥,你这朋友够没文化的了,这字写的,比我用脚写出来的都难看,跟特么鬼画符似的。”

黄庭松白了他一眼,“你懂个屁,这就是给鬼看的,谁说给你看的了,你要是能用脚写出这字,我就跟你姓。”

阴阳客栈门板紧闭,黄庭松上前伸出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很有规律的弹了七下,不多时,里面传来一个阴冷且又苍老地声音,“哪里来的?”

“南面。”

“谁家的?”

“山头茅草屋,老张家的后人。”

“吱~”

一声刺耳的门板滑动声响起,木板门被打开了一扇,不过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另一半也打开,贵客登门,不应只开一扇门。”

那声音说完,另一扇门板也打开了。

黄庭松哈哈一笑,迈步进门,胖子看得目瞪口呆,见黄庭松进屋也跟了进来,不过却悄悄怼了他一下,低声道:“松哥可以啊,你这都快赶上特务接头了。”

黄庭松挥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叱道:“你懂什么,修行界有修行界的规矩,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名门大派,都有一套特别介绍自己的方法。”

比如南面就是来自南方,山头茅草屋就是茅山,老张家后人则是因为茅山天师源自于龙虎山张天师一脉,所以现在的天师大多数都是自称老张家后人。

黄庭松对屋子里面的人拱了拱手道:“茅山派内门弟子,黄庭松见过二位。”

一个瘦骨嶙峋,身穿长衫,约有六十岁左右的老头连忙起身,一脸堆笑拱了拱手回道:“哈哈,免礼免礼,我虽然大你许多岁,但是论辈分,我们还是师兄弟呢。”

同门相见,倍感亲切。黄庭松也是堆满了笑意。

在很久以前玄清子有一名师弟,也就是黄庭松的师叔,而且那个师叔还收了一个弟子,只是师叔死的早,茅山又有玄清子坐镇,那个弟子也就没怎么再回过茅山,一直在市里生活,而这个弟子也就是面前的老头。

黄庭松在山上十五年,这个大师兄也一次都没见过,至于为什么会接手这个阴阳客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这繁华都市当中,黄庭松也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二人见过了礼,一个看着和黄庭松模样相仿,皮肤却白的吓人的少年走了上来,拍了拍黄庭松的肩膀,笑道:“黄庭松,一别十五年,你的变化还真是大啊。”

“还说我,陈曦你不也是?”黄庭松打这哈哈笑道。

面前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徐家村陈山的儿子,也是如今鲁班术的传人。

三人相互叙话,却听一旁椅子上有人道:“黄庭松,你也认识王老?”

黄庭松看去,顿时一愣,面前的竟然是美丽女警,晏文婷!

“我干嘛不认识,这是我师兄啊,你怎么在这里?那个人怎么样了?”

“我……你能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来这里是有要是。”

“哦,那你的事情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走吧,我还得和他们叙旧呢。”晏文婷句句咄咄逼人,黄庭松也来了兴趣,想要逗一逗这个美女警察。

“你……哼,走就走。”晏文婷气的银牙紧咬,在地上狠狠地跺了一脚,转身就走。

胖子还在门口,一把拦住,“哎哎哎,嘿嘿嘿美女,我家松哥不解风情,胖哥我解风情啊,你想说什么我陪你说,咱们还能谈谈心,说说……哎呦,你怎么打人呢。”

胖子弯着腰捂着肚子,疼的呲牙裂嘴,晏文婷得意一笑:“臭流氓,敢调戏我。”

黄庭松送去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这胖子就是太好色,也该让他吃点亏了。

黄庭松看着美女警察远去,对王老笑道:“师兄,对不住了,把你的客人气走了。”

王老爽朗的哈哈一笑:“走就走了吧,反正她还会回来的,哦对了,你什么时候下的山?师伯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刚下山没几天,师傅的身体好得很,在活个几十年都不是问题。”黄庭松笑道。

王老也是大为高兴,连忙招呼到:“小曦子,去去去,让你大娘准备些好菜,我要给师弟接风洗尘。”

陈曦不满的吐了吐舌头,翻着白眼道:“我来你这三四年了,天天把我当下人使唤,下个月得加工资哈。”

说着话就像后院跑去,黄庭松摇头一笑,看来这二人相处的还挺好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