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来日方长
你我来日方长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七章 拒绝

白尚一醒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唐佳语,第二个人是温谦。

其它人都下山了,温谦留下来等他们。他为了方便白尚,特意下山去将车从前山开上来。

三人稍微收拾一番,便打道回府。

白尚没什么精神,温谦和唐佳语几把他带进聊天中,都被白尚含混带过。

唐佳语递了个眼神给白尚,让他至少装也要装出一点热情来。

白尚自动忽视她的挤眉弄眼。

到了白尚家楼下,温谦下车想要扶白尚上楼,白尚在他出口前就客气礼貌地说:“温先生,谢谢你今天特意送我回来,真是帮了大忙了。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就请你先回家吧。”

白尚显得很不留情面,同温谦说完后便和唐佳语往家走。

直到进了老旧小区,唐佳语才出声抱怨:“小白,你的眼光不会这么高吧,连温谦这种级别的你都看不上?”温谦事业有成,仪表堂堂,成熟稳重,如果他不是弯的,相信追他的女人一定有排着长队。

白尚并不解释。

唐佳语:“……”一阵无语,她不明白白尚到底看不上温谦哪儿。

一直到两人进了白尚的家门,唐佳语才再次问道:“你是不是一直有个喜欢的人?”

白尚心里一咯噔,莫非他和叶西洲的事被唐佳语发现了?

就在他犹豫之际,就听唐佳语又说道:“当初你不接受我,不仅仅是因为你喜欢男人吧,而是因为你心里装着另一个人。”

白尚:“……”女人果然是可怕的动物,直觉准得吓人。

他假装口渴倒水喝,避开了唐佳语的问题。

唐佳语见白尚又回避问题,知道再追问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只好认命地去厨房里找吃的。

白尚家的冰箱里基本没什么新鲜食材,鸡蛋面包牛奶之类的倒是不少,还有些面条。

唐佳语是个手残,做饭很难吃,她默默关上冰箱门:“你家里有泡面吗?”

白尚摇头:“没有。”

“那……要不你来做?”

白尚:“你还要我这个伤员做饭给你吃,良心不会痛吗?”

唐佳语理直气装地说:“良心又不能当饭吃。”

白尚:“……”他歇了会儿,便颠着一条腿去做吃的。

他刚围上围裙,门铃就响了。

唐佳语一溜烟儿的跑过去开门。

一打开门,就见温谦优雅地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只与他的气质极不服的大包裹。

他举了举手里的塑料袋,扬起笑容:“你们应该还没有吃晚吧,我打包了东西过来。”

唐佳语一看到吃的,就跟狗见到了屎,对着温谦尾巴都快摇断,倏地一下闪到一旁,鞠躬哈腰地把温谦请了进来。

白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温谦进门后,看到围着围裙的白尚后,锐利的眼中有一抹亮光一闪而过。

人都已经进屋了,总不能再把他赶出去。

白尚只好把人请到了餐桌旁,在往外拿饭菜时特意看了一下小票。

温谦带的都是些价格适中的菜,一份干锅,两份小炒,再加三份米饭,一共三百多块钱,可以说是很照顾白尚的消费水平了。

三人一起吃了晚饭,温谦对白尚格外照顾,白尚的态度却不温不火,清晰的向温谦传达了他的疏离。

相信温谦一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饭后,白尚拿了八百块钱给温谦:“谢谢你今晚帮我们送饭,这是今天的饭钱,以及我和唐佳语这两天的车油钱。”

“小白,你这是干什么。”唐佳语扯了白尚的衣角一下。

白尚态度十分坚定地把衣角从唐佳语手中拽出来,递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唐佳语原还气势汹汹的要反驳,被白尚的眼神一怼。瞬间垂下两只气势汹汹的毛耳朵,委屈巴巴地低下头,一个字不敢再多说。

温谦低头看了一眼白尚手中的钱,并没有觉得尴尬,而是从中数出三百块,说:“饭钱我收下,但车油钱就不必了,反正我也要上山去的,就当顺路了。”他说完,向白尚笑了笑,转身离开。

“温先生……”唐佳语欲追出去,被白尚一把抓住胳膊,将她拖了回来。

唐佳语踉跄着退了回来,她甩开白尚的胳膊,生气地瞪着他:“白尚,你有病是不是?人家温谦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对他?他只是对你有好感,这也有错了?”

白尚并不在意唐佳语的怒意,而是按住她的肩膀,十分认真道:“他是个不错的人,我也知道他对我感兴趣,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接受他一点点好意,你明白吗?”

唐佳语嘴唇抖了抖,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尚,好一会儿,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愤怒,最后变为难过:“你心里果然有人,对不对?”

白尚点了点头:“是所以我不能答应他。”

“那个人是谁?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为什么不去找他?”

白尚苦笑一声:“他不喜欢我。”

他清楚得很。

“既然他不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能考虑温谦?你难道要守着一个不可能的人过一辈子?还是你觉得那个人有可能会在某一天浪子回头喜欢上你?”

白尚苦笑摇头,不可能会有浪子回头。因为这一切全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啊!

“我不能保证何时可以忘了心里的人,这样对温谦不公平。”

唐佳语:“……”

她明明还想再劝白尚些什么,却又感到一阵阵无力,最后只好放弃。

白尚在家休息了两天,便待不住去医院上了班。

没想上班第一天就碰上了他很不想见的人。

他刚跟着主任查完房回来,就在护士台碰上了娄懿。

娄懿一看到他,便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冲天的笑容,朝他大步走过来,自来熟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周末我们要去打保龄球,我给你拿了张票。”

白尚看也未看那张票一眼,便将他推开:“抱歉,我对这种活动没兴趣,你们还是自己玩吧。”

他和娄懿接触不多,更谈不上什么交情。他这人做事向来随心所欲,现在突然跑来示好结交,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多半是为了顾明礼和叶西洲的事。

经过小木屋一夜后,白尚清楚明白,叶西洲这人有毒,而他现在已经中毒不浅,若是再继续下去,他怕自己会毒发身亡!他只想离叶西洲越远越好。

作者有话说 :两章还是放在一起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