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存在的意义
他存在的意义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019章:标题是什么……

俞安然从来没想过,陆行止和秦桑之间,居然有这么大的问题,她原以为两个人,不过是因为一些误会,小情侣拌了嘴,又年轻气盛分开了。

再加上这么多年没联系,见到对方更加生气,才会这样。

可是……

这答案,大大出乎了俞安然的预料。

俞安然惊出一身冷汗,挂掉电话之后,喝了好几杯水,都无法舒缓情绪,怪不得桑桑这么多年,从没告诉过她,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怪不得她这么多年,每天要逼得自己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怪不得她从不再提起陆行止。

得知这里面的缘由,俞安然心惊之余,更加心疼秦桑,对她和陆行止之间,更加的无可奈何。

从刚才陆行止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分明也不想的,可事情偏偏到了这种地步……

俞安然望着秦桑那紧闭的房门,搓了搓手,还是走了过去,敲响秦桑的房门。

“桑桑,你睡了吗?”

“还没。”

里头,秦桑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

很快房门就被她从里面打开。

站在俞安然面前的秦桑,神色平静,嘴角挂着微笑,与往常一样,“安然姐,这么晚你怎么还没休息呀?”

“我……”

俞安然突然觉得,自己不擅长说谎。

她抓了抓头发,略尴尬地一笑,想来想去,还是直言:“桑桑,刚才我跟陆行止通了电话。他和我说了……一些事情。”

秦桑明白他们说了什么,脸上伪装出来的平静的笑,瞬间有些僵硬。

“安然姐……”

“我……桑桑,我并不是想要揭你的伤疤,我只是想要弄清楚,你和陆行止当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可是,结果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俞安然对这个答案,很难过,很头疼。

陆行止对于她来说,是个很看好的学弟,为人正直善良,当初也是她从中撮合他和秦桑;而秦桑对她而言,不仅仅是这么多年的闺蜜,更像是她的亲妹妹。

但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想不到任何方法化解。

“这又不怪你,安然姐。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藏起来,就等于没发生的,而且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种事情你早晚会知道的。”

秦桑很快恢复了笑模样,甚至还在安慰俞安然。

俞安然鼻子一酸,直接把秦桑抱在了怀里,“我的好桑桑,你怎么瞒了我六年啊……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也能替你分担分担。”

其实俞安然很想问,秦桑这六年是怎么做到,表面上像个没事人,心里却装了这么多负担的,而且是这样,过了整整六年。

怪不得她要抑郁……

换做是她,恐怕早就疯了,连秦桑的三分之一都比不了。

“安然姐,我没事。”秦桑回抱,“你看我这六年不都过来了么,剩下的六年,十六年,二十六年,我也可以自己过去。”

最后一句话,像是在对俞安然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俞安然这回真没忍住,眼泪直接掉下来,“桑桑,我的好桑桑……”

这么多年,她的桑桑,到底承受了多少啊。

——

得知了岁月中,关于恩怨情仇的秘密,俞安然陪在秦桑身边,本想看着秦桑,让她好好休息,结果自己一夜都睡不着,所以一大早就和秦桑一同起来了。

秦桑这么多年,或许其他学的还不好,但伪装平静这一点,却是学的很好。

最起码一早起来,俞安然是没有从她身上,看到任何外露的不好的情绪,反而看起来精神更好,活力满满的这种。

可她越是这样,俞安然越是觉得不安。

果然,在秦桑去卫生间的时候,俞安然从她的床头柜里,找到了一瓶刚打开的抗抑郁药物,里面已经少了三分之一,这种药物的说明书上写着,一天最多吃一颗。

也就是说,秦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吃。

俞安然望着药瓶,眉头紧锁,随即叹了一口气,将药瓶重新放了回去。

秦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俞安然已经收拾妥当,如往常一样,打算顺路送她去上班,今天和明天,是年前最后两个工作日。

在去的路上,俞安然从余光中,瞥到秦桑一直在往窗外看,神色正常,想要说什么,却又无话。

秦桑注意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转过头来看她,“安然姐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俞安然否认,“我就是想问问,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吗?”

秦桑,“还好。”

“那你最近的工作怎么样,很忙吗?”俞安然又问。

秦桑:“年关了,也就那样吧,忙完这一阵子就好了。”

俞安然:“哦。那你过完年,有没有时间?”

“有事?”秦桑反问。

俞安然:“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之前认识了一个做心理治疗的朋友,专业性挺不错的,一直在美国工作,很受欢迎的。不过,月前他给我打电话说,年前打算搬回来开工作室定居。所以我想如果你有时间,明年年初,咱俩带着阿姨一块去他那看看。”

当然最好是给秦桑看看。

不过这话,俞安然没有当着秦桑的面说。

秦桑一直希望母亲袁素云的病情好转,听到这话也没多想,便答应下来,“可以啊。今天我去找师父说说,年后请一段时间的假陪我妈看病。”

“那我回来给他打电话,预约一下时间。”俞安然暗暗松了一口气,笑说。

秦桑向她道谢,“安然姐,这么多年,真的麻烦你照顾我和我妈,一直没时间跟你好好说声谢谢。”

“咱俩认识了这么多年,虽然没能产生同-性-爱情,但好歹也是姐妹一场,你就别这么客气了。当然如果你真要谢我的话,过年的时候,好好请我吃一顿年夜饭,也算我这么多年没白疼你。”

俞安然开玩笑的说。

秦桑也是笑。

两人说说笑笑间,就来到了故宫外。

而秦桑刚下车,就碰到了林奕;林奕也是刚下车,似乎是来故宫有事要办。

秦桑便先打了招呼,“林师兄今天怎么来我们这了?”

从周丰一那边派辈分,秦桑也喊他师兄。

“是秦师妹啊,我刚说要给你打电话呢。”林奕注意到秦桑,脸上先露出了笑意。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