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反派拯救到底
将反派拯救到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九章 前妻休想逃(39)

定位?

用定位系统在找人吗?

唐乐谨慎地望了他们一眼,恰巧撞上他们四处打量的目光,她忙装作若无其事将视线移向别处,并下意识地退出了短信编辑模式。

这几个人很不对劲,他们自进入咖啡馆后,目光便一直在咖啡馆内的客人身上转悠?

像是跟踪什么人?但又不太像。

如果是跟踪某个人的话,不可能外露的这么明显。

唐乐好歹也接触过私家侦探,比方说像郭超、盛疏他们两个如果真的隐藏在她周围,她还真得很难发现。

记得那次她被郭超拍到打了沈心瑶一巴掌都浑然不知自己被偷拍。

唐乐打算把手机放回包里,先不给沈心瑶发“提醒”短信,刚低头把手机塞进包中,面前就落坐了一个人。

唐乐疑惑地抬起头,坐在她面前的竟然是盛疏。

他依旧穿着他的那件灰色长风衣,细边框的金丝眼镜衬托得他儒雅又不失风度翩翩。

只是清俊白皙的脸上仍然是万年不动的面无表情。

唐乐疑惑地看着他,一脸的诧异蒙蔽,“盛疏?”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他们现在可是连雇佣交易关系都不算吧,就连他和郭超的围信、电话她都给删了。

而且他不是很洁癖么,這样大喇喇地坐到她面前,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很意外吗?”盛疏嘴角勾起一个淡淡地、略带讽意的笑。

废话。

换成谁,对面突然坐了个人,都会很诧异意外的吧。

唐乐无语,她可不觉得是自己拥有盛世美颜而吸引到他主动过来打招呼的。

对于盛疏这人,唐乐是警惕大过其他的,即便盛疏很有专业能力,但总感觉他知道的太多,所以跟他的交易一结束,秉承着江湖不见的心态,唐乐立马就把他和郭超删除了。

呃,现在他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他和那几个古里古怪、似乎是在定位寻人的男人是一伙的?

唐乐想着,目光不觉地又看向那几人,“你不会是和......”

唐乐推测着,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以盛疏的理解能力,应该是能够理解她话中要传达的意思。

盛疏蹙眉,回头看了那几个男人一眼,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没说。

唐乐看到那几个人凑在一起悄悄说着什么,然后其中有个人拿着手机像是要打电话。

手机忽然在包中震动起来。

因为唐乐的手机设置的都是静音震动状态,所以外人很难听到。

包里有两个手机,唐乐不清楚到底是哪个手机在响,只能打开包把手伸进去,准备将正在震动的手机拿出来。

然而这时候,盛疏突然对她低声说:“关了,我有话跟你说。”

唐乐:......

嚓,耳朵这么灵敏,竟然连她包里的手机震动都听到了?

有话跟她说?

不要流露出仿佛他们两个很熟的样子好不。

“你想说什么。”

唐乐将身子往他的方向前倾了些,手在包内摸着,摸到震动不已的手机,凭感觉不像是她常用的那个,而是给沈心瑶发威胁敲诈信息的手机,一般不会有人往这个手机打电话。

心里顿时有所警觉,当即把手机悄咪咪地关机了。

下一秒盛疏竟无比反常地凑到她耳边,姿势无比暧昧,呼出的热气喷得唐乐耳朵都不觉动了动,“他们找的是你吧?”

他声音特意压得很低,能听到的估摸着只有唐乐一个。

找她?

唐乐心里微惊了一下,这些人是在找她?

想到那几人刚进入咖啡馆时所说的定位,唐乐前后一联想,瞬间明白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难怪沈心瑶这几天如此淡定?

遭遇威胁敲诈她自是不敢告诉江承佑,因此江承佑第一个可以排除,江离岩和苏凌薇也不可能,那么沈心瑶能找的就只有大尺度视频中的当事人之一——谢俊豪了。

沈心瑶寻求谢俊豪的帮助,唐乐倒是挺意外的。

依照沈心瑶的性格,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会将这么让人难以切齿的事告诉一个并不是很熟悉、且以前是她“客人”的男人。

看来她真是把沈心瑶逼狠了。

“我要走了。”唐乐提起包,决定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免被那几个人发现她就是威胁敲诈沈心瑶的“罪魁祸首”。

而且她现在都有些怀疑,她已经暴露了。

谢俊豪应该动用了什么手段,或许是联系服务商,通过手机号码定位,定位到她的位置。

如果连咖啡馆都能定位到,那她家的位置也同样能够定位到。

果然她一站起来,那几人怀疑的眼神立马就瞟了过来,似乎在确定是不是她?

唐乐提着包,也不管盛疏,大步出了咖啡馆,感觉身后那几人似乎追了过来。

她赶紧加快脚步。

尼玛有她这么悲催的反派吗?才暗搓搓地做了一件针对女主的坏事,眼瞧这架势就要被发现了。

女主的后宫果真是强大,连个男配都算不上、只跟女主有过一夜情缘的男N号,都是个有钱有势有手段的主。

感觉不会再爱了。

唐乐越想走的越快,身后却猝不及防地传来盛疏的声音,“你等下。”

唐乐觉得身后的脚步声似乎只有盛疏一个了,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几人没跟来,不由松口气,“你跟着我干什么?莫不是贪图我的美色?”

盛疏闻言,脸上不由露出鄙夷的表情,却仍然淡淡道:“那几人看来找的还真是你。”

唐乐眯了眯眼,“你好像什么都知道。”感觉好像就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這样的人太神秘,就好像什么事都摆在他的眼皮底下。

不过看在他以前跟郭超尽心尽力地为她办事的份上,她勉强好好跟他说话。

盛疏的目光却径直盯着她的手,“是你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就你這样的还想做坏事。”

唐乐觉得他盯着自己手的眼神很奇怪,就仿佛她手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等等,她手心的确有东西,就是倪婧的黑色怨气。

作者有话说 :~~~~ 这几天真的很忙,也很累,码字都是晚上工作完才能开始,唉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