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鬼事
东北鬼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二章将军

我看着老李头两只手里的行头,心里头顿时一阵安定,就好像掉进河里马上要溺死的人突然抓住一只岸上杵过来的竹竿。

“李叔,赶紧出手救救老陈,他怕是坚持不住了。”我眼见老陈还被那群黄皮子啃着,大为心急地道。

却见老李头不慌不忙,扬起手中盛满了黑狗血的土罐往老陈身上一泼,一阵腥臭味呛得我忍不住掐起了鼻子。

不过这黑狗血味道虽让人想骂娘,却不愧是民间盛传的驱邪宝物,那些黄皮子但凡被泼到的地方都好像被火烧似的滋滋作响,冒着浓浓的黑烟。黄皮子吃痛之下纷纷往四周逃窜,只有那只老黄皮子怒气冲冲地朝老李头瞪了过来,看来对老李头破坏它美餐的行径大为愤怒。

它“啾啾”叫了两声,黄豆大小的圆眼睛冒出一闪一闪的绿光。老李头被它这么一瞅,身子立马猛地晃了晃,但随即又站稳了。

“孽畜,竟敢迷惑本道神智,今日饶你不得!”

老李头从老黄皮子的妖术中挣脱出来,口中喝道。

老黄皮子见老李头不好招惹,眼珠子转了转,调头便跑。这老东西逃命的本事倒比它祸害人的本事更要厉害几分。

不过咱老李头可不是吃素的,只见他右手一挥,一张黄符从手中疾飞出去,拐着弯追在老黄皮子屁股后面。黄符的速度可比老黄皮子快多了,眨眼间就贴在它背上,老黄皮子惨叫一声从树上跌下来,身体蜷在土里不停抽搐。

黄皮子就这么收拾完了,我一边感叹老李头的神武,一边朝那边还搁地上躺着的老陈跑过去,剩下一只鬼娃娃仍咧嘴笑着跟老李头纠缠。

我来到老陈旁边一看,身上一根根汗毛立马竖了起来,整个人好像被浇了一盆凉水。我看见老陈趴在地上,身上的皮肤都被黄皮子啃烂了,但却一点儿血也没流出来。

更骇人的是那皮肤底下的肉黑乎乎的,硬得跟石头一样,根本不是正常人的模样。我心里打着鼓,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了出来。

这个老陈莫不是传说中的僵尸假扮的,那真的老陈去哪了呢?还是说,老陈本来就不是人?

我心里念头急转,不知不觉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就在这时地上的老陈忽然动了动,然后慢慢地爬了起来。他转身看着我,灰白的眼珠里没有一点人类的情绪在里面。

我更加确定眼前这个老陈是僵尸之类的鬼怪了,但在它面前我丝毫不敢动弹,嘴皮子也开始打架:“老,老陈,你你,你没事吧?”

老陈一句话也不说,忽然又把身子转过去,他面对的方向正是老李头和鬼娃娃缠斗的位置。

只见老李头一把桃木剑舞得飞快,逼得鬼娃娃在空中上下乱窜。尽管如此,鬼娃娃好像压根儿不知道害怕,仍然狠狠盯着老李头,嘴里发出乌鸦一样的尖叫。

老李头胜券在握,忽然感觉一股劲风从身后袭来。

“李叔小心,老陈,不对,是僵尸朝您冲过去了!”我眼看着老陈突然怒吼一声扑向老李头,心中猛地一颤,急忙向老李头提醒道。乖乖,这家伙要是跟鬼娃娃联起手来,也不知道老李头挺不挺得住。

这变故显然让老李头有些措手不及,见老陈铁一般的拳头轰过来,老李头马上飞起一脚对上去。拳脚相接,老李头整个人被打退好几步,差一点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鬼娃娃见机可趁,厉啸一声张嘴趴在老李头肩膀,张嘴朝他脖子咬去。老李头临危不乱,一张黄符直接打在鬼娃娃身上,这连王八盒子都奈何不得的小鬼立马惨叫起来,从老李头身上滚了下来。

老李头一脚踩在鬼娃娃身上,桃木剑作势就要刺穿它的心脏。老陈见状忽然像只发疯的野兽一样扑了过去,原本冷冰冰的脸上满是着急愤怒。

难道这只僵尸是为了保护鬼娃娃?我在一旁有些惊讶。我从北被老陈从棺材里救出来开始回忆,对方对自己似乎并无恶意,甚至在我面临危险时还挺身而出。从他走路姿势和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这僵尸生前绝对不是普通人物,倒像是领兵作战的将军。

将军!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不由得想起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关于抗战时期一位将军的故事。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旧事了,当时鬼子入侵东北,一位隶属于张系军阀姓白的少将,奉命驻守在这个村子附近的隘口。鬼子人多势盛,装备精良,这位白将军仅凭着不足一千的人马硬是将五千敌军阻拦了两天两夜。

鬼子久攻不下,正苦寻良策之际,一个村民投靠鬼子并献上毒计,竟将村中不足六岁的幼童全部抓起来,在战地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他们。

眼见孩童们一个接一个在痛苦中死去,将士们死守阵地的信念逐渐动摇,军心开始涣散。白将军最终长叹一声,率残部主动出击与敌人血战,最终无一人生还,连尸骨都是村民们帮忙收敛的。

据说后来那个投靠鬼子的奸细被鬼子任命为本村的村长,还赏赐了他许多粮食钱财,然而此人只得意了半个月,便在一个夜晚诡异地死在床上。他的肚子被剖开,五脏六腑都不见了。

有人说是这人家里堆了太多粮食,把野兽给招来了。但更多的人相信他是恶有恶报,惹怒了山神爷爷,因此山神爷爷派来坐骑吃了他的脏腑。

我回想起鬼娃娃身上穿的正是那个年代的衣服,再加上“老陈”奇怪的举止,不由得怀疑“老陈”就是当年白将军部队里的军人,甚至他就是白将军本人。

乖乖,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这“老陈”可是咱大中华的抗战英雄啊。

不过这位英雄脑子好像没生前好使了,我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跟他沟通。这时我忽然注意到手里拿的三八大盖儿,两眼一亮,当年白将军是佩戴的正是这玩意儿。这支三八大盖儿保养得十分精细,扳机附近刻着一个工整的“白”字,很有可能是白将军的配枪。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