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萌宝:压寨爹爹,举高高!
爆笑萌宝:压寨爹爹,举高高!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五章 你想把我跟儿子卖掉换钱?

萧国的先头部队,虽然算不上最尖锐,但实力也不凡了。

几个时辰的急速赶路,完全不见一点疲惫,所过之处,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微云山已经到了,大家提高警惕,据说这的土匪头子让他们地方官府吃尽了苦头。此次咱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打仗,而是拿到这些土匪劫下的金银!”最高首领先锋提醒道,身后,没有一人回应,但却已经听了进去。

本来他们这次的任务,也只是抢这些土匪的金银,本来都觉得小题大做了,但将军再三叮嘱他们要小心,也只好打起精神来。

“前面的地势容易埋伏,大家小心。”先锋说完,两个路探便跑了出去。这时,丛林中,有人低声开口道:“二狗哥,他们似乎要发现了。”王二狗眯了眯眼,拳头悄然举起。

“放箭!”

手狠狠往下一挥,后面的弓弩手瞬间有了动作。

“嗖嗖嗖——”

强而有力的弓箭从林中射出,那先锋当机立断,“掩护撤退!”

“撤不了,箭雨太密集了!”身边人吼道,眨眼间十几人就这么被乱射死了,可想而知这些箭雨的威力。

按理来说,一般弓箭根本没这种威力。

先锋也算是身经百战,很快冷静下来,对方这种,无疑是要把他们往山上逼,想来其他埋伏。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往前走。“众将士听令,利用树林的掩护,将弓箭手抓出来!”眨眼间,部队往林中散去。

这时,一直躲在暗处的刺客动了。

霹雳弹,石灰粉,以及啐了毒的刀剑袭来,配合着那些保护者和弓弩手收割着那些人的性命。

“有埋伏!”

将士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很快有人撤了出来,可那些保护者也跟着追了上来。整个部队开始乱了,有人为了躲避箭雨开始往山上方向跑。

很快,更多的人选择了这条路。谁料,十个巨大的陷阱等着他们。“进攻!”

见部队分散的差不多了,孟挽秋做了个手势,便要带着人冲上去。可一个人影飘落而下,拦在了她面前。“你别去。”

眼看着兄弟们上了战场,自己却被拦下,孟挽秋脸色很是阴沉了一把:“走开。”

男人抚了抚额头,“你就这么不信我?”孟挽秋还想说什么,男人却伸手指了指。

顺着看去,那十五人鬼魅般的影子跟微云山的人在一起如同收割机一般。但凡有人遇险,都有人支援。

小伤在所难免,但死亡数可以说被压得很低。

以至于最后俘虏剩下三百多士兵的时候,王二狗清点了一下人数,八人死亡,十六重伤和一些轻伤。

看着八具尸体,孟挽秋眼圈都红了。“把他们好好安葬吧。”

跟着她的,都是些没有亲人的人,连抚恤金都不用发,这让她很是难受。先锋被斩杀,剩下的都是些没官职的,被俘虏后,直接被带上了山。

此刻,微云山上灯火通明。

俘虏中的五人齐刷刷跪在堂前,孟挽秋冷冷看着:“说吧,你们来微云山什么目的。”

那语气淡淡,五人还是从中感觉到一种极强的压迫感,即使他们先锋都没有过这么恐怖的气息。

一个只凭借一百多号人就能将他们五百人打败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不说话是吧,”孟挽秋冷笑:“二狗,那两罐蜂蜜来。”

“是!”

很快,两大罐蜂蜜被搬了上来,五人不明所以看去。

孟挽秋脸色突然柔和道:“你们放心,我不会打你们,也不会对你们用重刑,你们想说便说。”

话落,就见二狗跟另外几人拿着刀上前。

五人吓得魂飞魄散,不是说好不打也不用重刑的吗?拿着刀是怎么回事!“几位不用担心,他们只会在你们身上割开几道口子,然后浇些蜂蜜。”孟挽秋笑的很甜,

笑意却不达眼底。

“你们或许不知道,我们微云山的蚂蚁很大,最喜欢吃甜食了,要是闻到蜂蜜的味道,就会一个劲的钻……”

五人吸气。

这种比用刑还要难受几百倍吧!

一想到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他们齐齐打了个冷颤:“我说,我说!”

孟挽秋挥了挥手,王二狗等人便停了下来。“说吧,你们萧国究竟有什么目的!”

长得最壮的士兵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蜂蜜罐,最终开口道:“将军得到消息,说微云山有不少粮食和钱财,且只是一群山贼守着,所以就让先锋带着我们前来……咳咳,您也知道,在外行军打仗,粮食是最重要的。”

说着,小心翼翼看了看孟挽秋的脸色,继续道:“我们也是听军令行事,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你们先锋有没有说过,抢到钱财跟粮食后,我们这群山贼如何处置?”孟挽秋挑眉道。那人脸色一变,一时间不敢开口。

没等孟挽秋使眼色,王二狗已经提刀上前。“我说!”

壮汉颤抖道:“先锋打算抢到东西后,把壮实的人俘虏,其余人……全部杀掉。”

“呵……”

只听到一声轻笑,壮汉后背一凉,急忙道:“女大王,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饶了我们吧。”

“这都是你们那位萧羡萧将军指使的?”一边,一直未说话的穆衡泽突然开口了。

壮汉一愣,连忙摇头:“萧将军不知道这事。”

“行了,我大致知道是谁了。”穆衡泽道。

这时,一个男人匆匆来到他身边,说了几句,穆衡泽微微点头:“那便今晚交给他吧。”

孟挽秋耳朵一竖,“你说什么,你要把钱交给谁!”NND,别以为她没听到那人说谁谁谁来了,那几箱金银珠宝什么时候给对方。

穆衡泽起身,突然邪肆一笑,上前搂住她的腰,道:“别担心,只是几箱金银珠宝,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你若是喜欢,带着果果跟我回去,保证你每天都能看到不少。”

女人瞬间警惕起来:“你想把我跟果果送到官府换钱!?”他们是山贼,跟他回去岂非死路一条?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