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保安俏总裁
逍遥保安俏总裁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27 流落荒野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个时候,杜雨欣充满了惊恐的声音突然响起,叶寒在一瞬间瞪大了双眼,连忙起身,看向了油量显示。

指针已经降到了红色、区域,随时随地,车子都有可能不走。

“怎么办,怎么办?”

叶寒一脸的慌张,杜雨欣却是猛地转身,说:“你是个男人啊,这个时候,问出这句话的,不应该是我吗?”

“男人?在哪,在哪?”

叶寒转头四顾,杜雨欣顿时一脸的无奈。

“咳咳。”

叶寒终于反应过来,苦笑着看着杜雨欣说:“你出门从来没有加油的习惯吗?”

“还不是怪你,刚刚你要是别跑的那么快,我的油怎么可能浪费那么多。”

杜雨欣一脸的理所当然,叶寒却是满目的苦笑,说:“不跑我就要被你撞死了啊。”

“闭嘴!”

杜雨欣再次开口,这时候,四野已经看不见高楼大厦,浓郁的夜色中,满是来自四面八方风吹过野草的呼啸声。

车子依旧在呼啸着向前,杜雨欣嘟囔着:“完了完了,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死了,老娘还没有男朋友啊,老娘的初吻还在啊。”

叶寒一愣,干咳两声说:“杜小姐,郑重的提醒你,早在刚刚,你的初吻已经奉献给我了,不是说人临死就可以说瞎话的。”

杜雨欣猛地转身,说:“都怪你,要不是你走错了卫生间,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的发生?”

“走错卫生间的是你吧?”

叶寒一脸的苦笑。

可就在话音堪堪落下的时候,车子猛地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彻底的熄火了。

两个人的脸上已经是满满的无奈。

“哧。”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车子也终于停下,灯光中,陈小龙满目怒意,慢慢的走下了车子。

“陈小龙!”

叶寒瞬间瞪大了眼睛,杜雨欣也是一脸的惊讶,说:“是这个兔崽子!老娘要剁了他!”

说着,杜雨欣就要下车,可此时,叶寒的眉头却是皱的很紧,连忙拉住了杜雨欣。

杜雨欣猛地转身,说:“你要干嘛?为什么拦着我?”

叶寒昂了昂头,目光越发的深沉,缓缓的呼了口气,说:“他有枪,我下去拦住他,你抽机会逃跑。”

“我?”

杜雨欣一愣,正想说什么,叶寒的脸上却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郑重,说:“听话!”

话音落,直接转身,猛地下车。

这一刻,夜幕中,叶寒的身影显得如此高大,杜雨欣一瞬间红了脸,紧接着连忙摇头,说:“我在想什么啊。”

此时,叶寒已经下车,正面对,陈小龙满目的杀意,一脸冷笑,看着叶寒,紧握手中枪,冷冷的说:“叶寒,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下车!”

叶寒的目光落到了陈小龙手中的枪上,说:“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哈!你居然问我干什么!”

陈小龙猛地提高了声音,紧接着突然抬手,枪口直指叶寒。

叶寒心脏狂跳,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那种恐惧,根本无法克服,但心中恐惧,叶寒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现在,他表现的越惊恐,那么死亡的几缕越大。

陈小龙面容冰冷,说:“你问我想干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叶寒,你亲手杀了我的哥哥的事情,你真的觉得做的天衣无缝吗?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先把他引到了郊区,然后用匕首捅死了他,最后,居然还一把火烧了一切,这一切,我亲眼所见!”

叶寒一愣,却并没有说什么。

陈小龙步步上前,眸中闪烁着浓郁的杀意,说:“我哥哥,那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你居然忍心,叶寒,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叶寒凝眉,冷冷的说:“我问心无愧,你哥哥对我做过什么,我想你不会不知道。”

“那他妈是你该死!”

陈小龙再次上前,枪口直接顶在了叶寒的头顶。

冷汗,疯狂的流淌,心脏跳动的速度,更是超越了极限,但是此刻,叶寒依旧强忍着面不改色。

陈小龙冷冷的说:“我他妈放弃了我本来应该继承的东西,甘心来这么一个公司当保安队长,就是想要弄死你,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运气这么好,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惊讶,现在,老子等不起了,我他妈今天就要杀了你!”

“这个地方熟悉吗?这里是哥哥被你残忍的杀害的地方,今天,我就要在这里,为哥哥报仇!”

说着,陈小龙就要扣动扳机。

杜雨欣瞬间瞪大了双眼,大喊着:“叶寒!”

此时,叶寒的脸上终于充斥了惊恐,毕竟,那可是枪啊。

“砰!”

一瞬间,枪声响起。

叶寒已经闭上的双眼,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死亡,迟迟没有光临。

试探性的,叶寒睁开了眼睛,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心中充满了震撼。

陈小龙脸上已经满是痛苦,手臂上,一个血洞疯狂的流淌着鲜血,面容因疼痛而看起来已经扭曲,手枪,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怎么会?”

几乎同时,杜雨欣和叶寒同时发出了心中的疑问。

“为什么!”

陈小龙怒吼一声,声音凄厉,满是哀伤。

“扑通。”

声音未落,陈小龙已经跪倒在地,叶寒微微摇头,可就在这个时候,陈小龙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杀意,紧接着,猛地伸手抓向面前的手枪。

见状,杜雨欣连忙大喊:“叶寒小心!”

叶寒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冷意,瞬间向前。

此时,手枪入手,陈小龙的脸上再度闪烁疯狂,猛地举枪,可眼前,却已经失去了叶寒的身影,正在陈小龙疑惑的时候,背后猛地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

“砰!”

突然的声音伴着浓郁的疼痛,以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陈小龙击飞。

“扑通!”

重重滚飞的瞬间,陈小龙狠狠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此时,杜雨欣飞快下车,直接跑到了陈小龙的身边,猛地一脚,直接踢飞了陈小龙面前的手枪,紧接着又是一脚,狠狠的落在了陈小龙的身上。

此时的陈小龙,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狂妄,眼中,充斥着浓郁的失落。

叶寒扭头看向远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到底是谁在帮我?”

稍远处,男人慢悠悠的收起了狙击枪,笑了笑,说:“看来,他也并不是像我想象中的那么无能嘛。”

说着,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缓缓起身,将狙击枪熟练的拆开后放进了箱子,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叶寒身上,最终,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警察很快赶到,逮捕了陈小龙,在杜雨欣的帮助下,直接免去了对于两个人的审查,并且帮杜雨欣的车子加好了油。

车子终于返回了城市,叶寒也总算放松了心情,转头看着杜雨欣笑了笑,说:“咱们着也算是共同经历了生死吧?”

“你闭嘴!”

杜雨欣声音中充满了不爽,扭头冷冷的看了叶寒一眼,说:“别以为咱俩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就过去了,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让别人知道,小心老娘扒了你的皮。”

叶寒一愣,想了想,说:“你是说刚刚的事还是我吻你的事?”

闻言,杜雨欣瞬间色变,猛地转身,怒视叶寒,说:“你还说!”

“哧!”

伴着杜雨欣的声音,车子猛地停下。

叶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谢谢你送我回家,还有,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音落,叶寒连忙冲下了车子,飞快的向着楼房的方向跑去。

“你!”

杜雨欣还想说什么,可是视线中,早已经失去了叶寒的身影。

“该死!”

杜雨欣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车子上,过了一会,才发动了车子。

轰鸣声中,车子终于远去,楼道中,叶寒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杜雨欣消失的方向,嘟囔着:“到底是在保护我,还是在保护她呢?”

一夜,叶寒依旧没有想明白那突如其来的枪声到底是为了什么。

直到躺在床上,叶寒才真正的松了口气,正想着睡觉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来什么一样,猛地坐起,连忙翻找着衣服的口袋。

良久,叶寒一脸懵逼的看着被翻得很乱的衣服,苦笑着说:“糟了,手机丢了。”

沉思良久,叶寒也没有想出手机到底丢在了什么地方,此时的他,哪还有什么功夫去管那一枪到底是谁开的,那手机,可是他整整一个月的工资啊。

此时叶寒的内心,充满了郁闷。

但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日月的交替,天色大亮,叶寒向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终于成为了茫茫都市中的一个小职员,叶寒的内心充满了激动,纵然过了一夜,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感觉不太真实,直到坐在了自己的办公位上,叶寒才真正的松了口气,但一想到丢失的手机,心中就是一阵惆怅,一个月的工资啊。

“小寒,去把这份资料复印一下。”

“哦。”

丢了手机,叶寒的心情也不爽了起来,满脸苦涩的拿着文件向着复印机走去。

正向着前方走去,却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人影,几乎是下意识的,叶寒后退一步,猛地抬头,却发现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丁一方。

此时,丁一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寒。

叶寒皱了皱眉,说:“丁经理,有事?”

“哼!”

丁一方冷哼一声,说:“工作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你当这里是你家吗?”

闻言,叶寒凝眉,说:“丁经理,你是人事部的,我是后勤部的,我工作怎样,似乎轮不到你来管辖吧?”

“你!”

丁一方一时语塞,紧接着冷哼一声,说:“总裁找你。”

叶寒一愣,王雨诺找他?

这是要多大的事情啊,居然能让丁一方这样的一个部门的经理来找他这样一个小职员?

想着,叶寒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呵呵。”

丁一方冷笑,说:“愣着干嘛?快去啊,别让总裁等得太着急。”

叶寒凝眉,看了看丁一方,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复印完资料后,叶寒跟部门经理说了一声后,直接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当当当。”

三声敲门声后,叶寒安静的等待着。

“咳咳,进来。”

房间里,传出了一个刻意压低了嗓门的声音。

不对劲,着实不对劲,这根本不是王雨诺的说话方式啊。

此时,叶寒的心中,围绕着浓郁的疑惑。

“吱呀。”

轻轻地,房门被推开,叶寒直接走进了房间,房间里,老板椅背对着叶寒,座位上的女孩长发披肩,闪烁着诱人的清香。

叶寒的眉头皱的很紧,试探性的开口,说:“王总?您找我?”

正说着,却见到椅子缓缓的转动过来,座位上的,根本不是王雨诺,而是。

“杜雨欣?”

叶寒瞬间瞪大了双眼。

“呵呵。”

杜雨欣淡淡的笑了笑,说:“不是王总找你,是杜总找你!”

“杜总。”

叶寒苦笑,无奈的看着杜雨欣说:“什么事?”

杜雨欣淡淡的看了叶寒一眼,说:“陪我出去一趟。”

“为什么?”

叶寒一愣,下意识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啪!”

可此时,杜雨欣猛地拍案,径直起身,流转的美目直勾勾的盯着叶寒,小脸微寒,连带着,房间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杜雨欣慢悠悠的走到了叶寒的身边,猛地伸手,直接抓住了叶寒的衣领,紧接着用力,将叶寒拉近后,看着叶寒,一字一顿的说:“昨晚,你不是说要对我负责吗?现在,机会来了!”

“啊?”

叶寒一脸懵逼,杜雨欣却是猛地用力,直接将叶寒推倒在座位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一句话,去不去!”

“砰!”

说着,杜雨欣猛地抬腿,狠狠的一脚,直接踩在了叶寒的旁边,双臂搭在膝盖上,缓缓上前,凑近叶寒,说:“去不去?”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杜雨欣精致的容颜顿时展现在眼前,灵动的五官伴着此时因为气愤而缓缓升腾的红晕,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娇羞。

和平时截然相反的气势让此刻的杜雨欣充满了诱惑力,衣衫仿佛根本承受不住胸口的重量,缓缓下垂,幽深的沟壑几乎化身黑洞,吸引着叶寒的目光。

此刻,大脑几乎当机,叶寒下意识的点头。

“去。”

“够义气!”

杜雨欣重重的砰拍了拍叶寒的肩膀,直到这个时候,叶寒才反应过来,连忙甩了甩头,说:“不是,不管我去不是,你总要告诉我去干嘛吧?”

“哼。”

杜雨欣冷哼一声,说:“少废话,跟我走就行!”

说着,根本不顾叶寒的意思,直接伸手拉住了叶寒的衣领,用力将他拉出了房间。

“喂,我们这么走了,万一王总回来了,我怎么交代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进公司的啊。”

“少废话!”

杜雨欣转身,瞪了叶寒一眼,说:“实话告诉你,今天,就是为了去救雨诺。”

“救?”

叶寒一脸的诧异。

“诶呀,算了。”

杜雨欣摆了摆手,说:“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跟我走,一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对了。”

说话间,电梯终于到了楼下,杜雨欣拉着叶寒直接上车,根本没有给叶寒反应的机会,直接发动了车子。

车上,叶寒一脸的诧异,扭头看着杜雨欣说:“姑奶奶,你到底让我去干什么,总要告诉我吧,不然,你总是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想要对我不利的。”

杜雨欣用满是鄙视的眼神看了叶寒一眼,说:“放心,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对你不利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

“呵呵。”

杜雨欣淡淡的笑了笑,不再多言。

很快,两个人来到了一处西餐厅门口。

停好车子后,杜雨欣伸手拍了拍叶寒的肩膀,说:“去吧,到了里面,什么都别想,进去后,直接拉着雨诺离开,如果可以的话,记得做出些愤怒的表情。”

“愤怒?”

叶寒一愣,这时,杜雨欣猛地伸手,狠狠的一拳头落在了叶寒的身上。

“砰!”

突然的一下,疼痛感瞬间涌来,叶寒顿时扭头,满目怒意的看着杜雨欣说:“你干嘛打我?”

杜雨欣微微点头,笑了笑说:“对,就是这种表情,快去,快点啊。”

叶寒瞪了杜雨欣一眼,直接走下了车子。

西餐厅里,王雨诺眼中偶尔闪过一抹不耐烦,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说:“董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该离开了。”

被王雨诺称为董先生的是一个年轻人,年龄和叶寒相当,不过这个董先生,却显得有些阴柔,笑了笑,说:“王小姐,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把你约出来,你就这么离开,不好吧?”

闻言,王雨诺凝眉,看着男人说:“董先生,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如果你叫我来,只是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话,那么我想,我不能奉陪了。”

说着,王雨诺径直起身,转身就要离开。

可此时,男人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冷笑,说:“王小姐,您觉得,我这里是您想来就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话音落,西餐厅包间的角落突然冲出来好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一个个摩拳擦掌,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见状,王雨诺的脸上闪过一抹浓郁的怒意,目光在一瞬间落到了男人的身上,说:“董源,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董源重复了一遍王雨诺的话,突然大笑,说:“哈哈,我什么意思,王小姐还不明白吗?”

说着,董源起身,慢慢的向着王雨诺伸手,笑眯眯的说着:“王小姐如此美艳动人,我董源可是一直想一亲芳泽啊,不知道王小姐能不能给我这么面子呢?”

“啪!”

王雨诺猛地伸手,狠狠的打开了董源的手,说:“董源,请你注意你的举动,如果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哈哈哈!”

此时,董源突然大笑,说:“报警?王小姐,你太天真了吧,我是做什么的,我想王小姐不会不知道吧,这里,整个西餐厅都是我的,你觉得,你报警会有用?”

“你!”

王雨诺顿时一阵语塞,纵然她能够支撑起雨诺地产这样一个巨大的产业,可是从某些方面来讲,她不过是一个小姑娘。

“呵呵。”

董源冷笑一声,说:“别说报警了,恐怕现在就是你想找人帮忙,也找不到吧?”

“谁说找不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董源也是瞬间扭头,转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砰!”

包间的房门在一瞬间被狠狠的踹开,光芒中,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纵然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脸上却带着一抹无比的从容,光芒中,嘴角略显玩味的笑容更是异常的迷人。

王雨诺瞬间瞪大了双眼,满脸的诧异,说:“叶寒!”

“没错!”

叶寒满目的怒意,冷冷的扫视在场除了王雨诺外的所有人,径直上前,直接走到了王雨诺的身边,顺手拉起了王雨诺的手。

温暖的大手瞬间包裹了王雨诺的小手,王雨诺猛地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就要挣脱。

可此时,叶寒却连忙给了王雨诺一个眼神。

王雨诺会意,不再动作。

叶寒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董源的身上。

此时,董源的心中满是疑惑,对于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他也有些拿不准,毕竟,能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依旧如此从容的人,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

其实,董源想的不错,叶寒确实见过大场面,不过他的从容和镇定完全是装出来的,此时的他,心中已经将杜雨欣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她只是告诉他进来直接拉走王雨诺就好,可是没说会有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啊。

但无论如何,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良久,董源双眸微眯,淡淡的看了叶寒一眼,说:“敢问,你是谁?”

“哼!”

叶寒猛地冷哼一声,声音之大,身边的王雨诺都被吓了一跳,诧异的看了叶寒一眼。

“你瞎吗,我是雨诺的男朋友!”

叶寒再一次提高了声音,王雨诺真的很想反驳,可是这个时候,她能吗?

此时,王雨诺很理智的保持了沉默,大不了回去再收拾这个家伙。

董源一愣。

叶寒冷笑一声,说:“不信啊?”

说着,猛地伸手,直接搂住了王雨诺的肩膀,稍稍用力,直接让王雨诺靠在了他的怀里。

此时,周围的所有人都已经瞪大了双眼,包括王雨诺。

“呵呵。”

叶寒冷笑一声,看着董源,说:“还不信,是吧?我们还可以当众接吻,不是男女朋友会这么做吗?”

说着,叶寒突然转身,噘嘴冲着王雨诺直接靠过去。

王雨诺瞬间双目圆瞪,连忙伸手,狠狠的掐了叶寒一下,说:“亲,亲爱的,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们走吧?”

叶寒摇头,说:“不,我们要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关系,来,乖乖的让我亲一口。”

说着,叶寒的嘴越发靠近王雨诺。

此时此刻,王雨诺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偏偏脸上还要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样子,心念电转间,已经完全掩饰不住心中的怒意,说:“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走!”

说着,直接挣脱了叶寒的怀抱,猛地向着远处走去。

“咳咳。”

叶寒干咳两声,说:“她比较任性,哈哈。”

说着,连忙向着王雨诺的方向追去。

这时候,董源瞬间反映过来,说:“妈的,耍我,给我上!”

“是!”

房间里的保镖们猛地答应一声,飞快的向着几个人的方向冲去。

“卧槽。”

叶寒爆了句粗口,连忙加快脚步,瞬间冲到了王雨诺的身边,直接拉住了她的小手。

王雨诺正要反驳,叶寒却连忙开口,说:“快跑!”

转身发现身后的人已经追来,王雨诺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加快脚步。

两个人直接冲出了房间后,叶寒说:“跟我走,杜雨欣在外面等着我们。”

两个人飞快的冲锋,后面董源一行人虽然速度也不慢,但到底是后发制人,速度稍慢。

剧烈的冲锋下,两个人直接冲到了杜雨欣的车子旁。

见状,杜雨欣连忙打开了车门,说:“快上车!”

王雨诺连忙冲上了车子,可就在叶寒想要上车的一瞬间,车子猛地发出一声轰鸣声,瞬间加速。

“喂,我还没上车啊!”

身后,响起了叶寒凄厉的呼声,王雨诺扭头看了叶寒的方向一眼,说:“雨欣,停车。”

“不管他,谁让他占你便宜来着。”

杜雨欣口不由心的说着,心中却是冷笑,让你这个混蛋夺走老娘的初吻,好好享受被追杀的快感吧!

呼喊间,叶寒却发现车子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心中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这就是女人啊,太特么可恶了,怪不得古人曾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啊。

但此时再去想这种东西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身后的人群已经飞快的冲来。

好在这个时候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叶寒见状连忙伸手拦住出租车,上车后说:“快快快,雨诺地产!”

司机连忙发动了车子。

冲出西餐厅后,董源满脸的怒意,说:“都他妈给我上车,追!”

“是!”

所有人,同时大喊,飞快上车。

车上,董源迅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说:“哥,帮个忙,帮我拦个人,一定要在他赶到雨诺地产之前拦住他。”

疯狂的车速下,叶寒不安的看向身后,却发现身后的人确实拥有一种锲而不舍的好品质,飞快的追逐着叶寒所坐的出租车。

此时,叶寒满脸的苦笑,司机却是转身,看着叶寒说:“兄弟,我怎么总感觉身后有人追我们啊?”

“啊?”

叶寒心思电转,连忙开口,说:“大哥,我们是拍戏,拍一场追杀的戏,你不要多想,只需要尽全力开车就行了。”

司机闻言,顿时一脸的惊喜,说:“真的?那我也有机会上电视啊,我老婆孩子能不能看到?”

“嘘。”

叶寒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司机会意,连忙点头,这一次,开的更加卖力,速度几乎飞快,疯狂的冲锋。

飞快的速度下,很快将身后的众人甩开,叶寒一脸懵逼的看着司机说:“大哥,没看出来啊,车神啊?”

“嘿嘿。”

司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年轻的时候喜欢飙车,哦,对了,不能说话。”

叶寒闻言,顿时满脸的无奈,没想到,这位司机居然还是个耿直的孩子。

在司机的帮助下,疯狂的速度很快让叶寒赶到了雨诺地产的门口。

叶寒松了口气,要付钱的时候司机却死活不要,还说什么好不容易有一次上电视的机会,耿直的程度让叶寒自愧不如,好几次想要告诉司机正想,但是一看到司机那一身的肌肉,想了想他得知真相后的暴怒程度,还是放弃了刚刚的想法。

告别了司机,就在叶寒正想走进公司大楼的时候,轰鸣声突然响起。

闻声,叶寒猛地转身,却见到远处的车子飞快的冲到了他的身边,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董源带着人直接下车,冷笑着看着叶寒说:“跑啊,你他妈倒是跑啊!”

“呃。”

叶寒一愣,干咳两声,说:“这可是白天,我就不信你还真的能对我怎样!”

“哼!”

董源冷哼一声,说:“妈的,小子,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弟兄们,给我上!”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