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良木缘
曾有良木缘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chapter 14

姚琪恩的外表具有绝对的迷惑性。韩骁阳想。看上去是非常柔弱的四肢,深深的精致的锁骨,细细软软的头发,但是却很黑,和雪白的肤色能够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产生一些并不太得体绅士的想法。她的皮肤好像一直都很白,小的时候就白的发光。暑假的时候穿了一件无袖体恤也就那么在太阳底下面毫无遮拦地晒着,白的像是皮肤上面都浮现出了一层散发着荧光的仙粉。白的让人晃眼。错觉以为她在太阳下面好像能够越晒越白似的。实际上一个暑假下来她还是有黑一点的,韩骁阳能够看到她里外皮肤的微妙的色差。只不过对比同龄人,她即使晒黑了也还是很白。

姚琪恩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不急着要表达自己的意见,总是睁着她那双带着无辜的浅瞳色的眼睛,看着周围的人。让人觉得她好像是在参与其中,好像又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面神游。那么一双迷茫的大眼睛,镶嵌在深深的,深深的双眼皮里面。上课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的。又一次韩骁阳他们班体育课早放,路过他们班的时候,就看到姚琪恩坐在里面,眼睛好像在非常专注地看着黑板上面老师龙飞凤舞写下来的板书,但是那眼光又有一点神游。说不定是在回想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梦。

韩骁阳觉得姚琪恩总是非常能够做样子。可能首先是她的外表就让她占据了先天上面的优势。每次他爸爸跟他提起姚琪恩,总是说,老姚家的那个女儿真是乖巧。又乖巧又懂事。这么听话的小孩子,现在真是见的不多。

的确,韩骁阳每次和他爸爸去他们家的旅馆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姚琪恩在帮她爸爸做事,晒被子,擦洗客人的鞋子,或者是往竹篓子里面剥毛豆。一边的竹篓放剥下来的毛豆的皮,一边的是还没有剥的毛豆。搪瓷的碗里面盛放着咸鲜嫩嫩的毛豆粒。韩骁阳看和她嫩嫩的淡粉色的指甲掐紧毛茸茸的毛豆皮里面,然后指关节轻轻一动,从毛豆衣里面取出完整的一整粒,心里面就觉得也有一点痒刺刺的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心口轻轻地挠了一下子似的。

或者她在天井下面的桌子上铺开了作业慢慢地写。黑色的四四方方的大桌子上面作业本子在阳光下面反光反的厉害,她的皮肤在阳光下面也呈现出一点半透明的特质来。她是属于初看的时候寡淡但是越看越使人觉得着迷的女生。这是一个俗套的比喻。但是韩骁阳却觉得落在她身上面是刚刚好适用的。只不过人人都说姚琪恩很乖巧,他爸爸说他们老师说,连他班上的同学说。

“隔壁班的那个姚琪恩,一看就是那种乖乖女的类型嘛。”

屁咧。

韩骁阳在心里面骂。

一群都是没有长眼睛的。

韩骁阳从来都不觉得姚琪恩是因为听她爸爸的话,或者说是听她老师的或者听她周围的任何一个长辈的话,所以才这么做的,其实她是乐在其中的。她只是慢悠悠的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听话什么的无关。她其实非常的自由散漫,她其实超级的自由主义,她是那么的为所欲为,只不过她想要做的事情总是和周围大人想要她做的事情刚刚好撞上了而已。

只是那么的巧合。

比如说他们每周一起回家的时候,姚琪恩总是会拿出英语课本翻到词汇表,假装自己在背单词。但是韩骁阳从来都没有看到姚琪恩拿出英语书之后有过翻动哪怕只有一页,她只是看着单词表。韩骁阳觉得她是不想要和他说话而已。而她发呆的功力从来都是让他叹为观止的。姚琪恩的嘴唇总让人联想起兔子,淡淡的粉红色的肉色。她习惯于涂抹裸色的唇膏,从高中到现在好像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但是实际上呢。

天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固执和任性,认定了一件事情之后就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想着要去改变了。

韩骁阳看着坐在他旁边的姚琪恩,有一点无奈。但还是慢慢的开口了。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去台湾的那次嘛?”

记得啊。

姚琪恩在心里轻轻的说。

她怎么会不记得呢。

他们到台北的时候,刚好在下雨。虽然台湾的冬天并不会有小安山或者是S市那么的冷,但是两个人还是有一点狼狈地淋了点雨。韩骁阳和她一路小跑到了便利店里的时候,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间凝结成了白色的雾气。便利店的玻璃上面也全部都是白色的雾水,看不清外面的样子。

有一串串凝结成水滴的样子从上面流了下来。路上面的行人都是匆匆忙忙的,相比较之下他们两个人却是突然地闲了下来,除了狼狈以外,当然。

韩骁阳在便利店里面买了一把雨伞,他给姚琪恩买了一份关东煮,是全家福的那种,刚好一套是有优惠的,七颗硕大的关东煮,在土黄色的咖喱液体里面沉沉浮浮。韩骁阳自己买了一份方便面,放调料包的时候就是一股辛辣的死死刺激着食欲的味道这样子飘过来。姚琪恩吞咽了一下口水。送到嘴里面的关东煮在这个时候就显现的有一点寡淡无味了。

“怎么了?你不是想吃吧?可是你不是不能吃辣嘛?”

“诶?你怎么知道。”虽然是高中同学,也应该能够算作是同乡,但是姚琪恩并不觉得自己和韩骁阳有很深的接触。他们之间的巧合的次数其实足够多了,但是大家都没有把那些巧合给深入下去。可能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份吧。姚琪恩在心里面有一点自嘲地想。

“直觉。”韩骁阳回答地言简意赅。

“那如果我能吃辣,场面不是会有一点尴尬吗?”

姚琪恩突然有一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回答的那么的老实了。

“得了吧,就你还能吃辣。”韩骁阳把泡面上面的纸给揭起来,用塑料勺子搅拌了一下里面的面条。活力十足的白茫茫热气一下子就很激情澎湃地把他的整个脸全部都给吞没了,隐在云里雾里。姚琪恩看不清楚,只能在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勉强找出她熟悉的轮廓。

姚琪恩又叉了一个关东煮到嘴巴里。其实挺好吃的。面筋的味道十分的弹牙,又何况是包含着十足的热量。想到其中蕴含的卡路里,姚琪恩就想到,如果要写广告语,那么八成就又是“元气十足,给你活力满满的一天”之类的吧。只是吞下去的时候,刚刚雨水带来的寒气就全部都给奇妙地抵消了。吃撒尿牛肉丸的时候,则需要格外注意一点。姚琪恩咬到一半才想到了这一点,幸好似乎还能够补救一点,她拿餐巾纸捂住了嘴巴,口腔里面被牛肉丸的热气烫炙地不行,只是微微张开小口,就能够发散出很有热度的热气。如果这时候能够具象化的话,应该就像是一头会喷火的小恐龙吧。姚琪恩想着,连隔着餐巾纸的手指都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子的热气。幸好地即使地把餐巾纸拿过来了。

姚琪恩在心里想。

韩骁阳用勺子把面叉了起来,卷了一下,然后稀里呼噜地就吸了一口面。他吸面的声音很大声,就像是电视剧里面日本人那种吃面的方式。

“这样子吃的话,不会被噎住吗?”

姚琪恩一边说一边看着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喉咙口。

“不会啊,你没有这样吃过吗?”韩骁阳一边吃着嘴巴里面的东西一边含糊不清地开口,他的嘴角甚至还沾着面条的酱汁,但是奇怪的是,就算他是这么在吃东西的,居然也并不显得邋遢狼狈。反而有一种神奇的清爽的感觉。

“你干嘛总是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韩骁阳瞪大了眼睛说。

被他这样子说才会不好意思呢。

姚琪恩一边这样子想,一边把眼光挪向了窗户外面。

白蒙蒙的雾气。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是路上面已经有点旧旧的楼房,再早一点的话应该是非常的风光的门面,十足的摩登,十足的发达,但是在现在看起来却是已经有一点破败了,甚至有一点落伍。黑色的柏油马路因为渗进了雨水,这时候黑亮黑亮的,沉甸甸地反射着光。

“话说,你为什么会来台湾啊。感觉不是大少爷你的作风啊。”

“我什么作风啊。我靠你能不能在你心里面好好重新建立一下我的形象?”韩骁阳皱了皱眉头,好像有一点不满。

姚琪恩笑了笑,脸颊上面快速地闪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所以你为什么会来啊。”

“你不知道吗。”韩骁阳看上去好像是真的有一点惊讶,他连面都没吃,马上就把他的头探了过来。真是毛绒绒的大脑袋。姚琪恩心里面想。好像是一头巨型犬。

“上大学之后我们家老头子对我超克扣。靠,我真的都要被他虐死了。”

“那你那辆车是怎么回事?”一看就一点都不像是被很克扣为难的样子啊。那么帅的一辆车。完全超越了姚琪恩的想象力。

“打工买的。”韩骁阳低头又大大地吸溜了一口面条:“是不是觉得很酷?我这个学期的工资就买了那一辆呢。”

“啊?那你就扔在那边了吗?”

韩骁阳突然停了筷子,非常认真地看着姚琪恩:“对啊。扔掉就扔掉了啊。可是我真的不明白,姚琪恩,你不是一向都很酷的吗?刚刚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都快要哭出来了?”

作者有话说 :大家记得留言或者收藏啦呜呜呜,给我一点动力嘛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