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族之被遗忘者
狼族之被遗忘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五十三章 迷途的羔羊(会议)

猎奇心是少年时候的最大弱点,经不起诱惑,可同时也是少年能有幸见证奇迹的必备要素。

=========

“丧心病狂啊,三哥,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我们还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帮派组织么?”赵琴嘟囔着嘴抱怨道。

“三哥,兄弟们见识浅,您就指条道,刀山火海,兄弟们上就是了。”众人齐声道。

刀疤熊思忖片刻说道:“我最近收到一条消息,不久将有隶属私人安保体系的快递运钞车,因为执行一项机密任务,会路径本市。”

“三哥,你该不是想让我们打劫运钞车吧,死,倒不是怕,只是面对训练有素的雇佣军,我们这些秀才出生的人,就是拼了小命,也成功不了啊。”

“宋义,直接说鸡蛋碰石头或者以卵击石就好。”赵琴耐心地纠正着宋义的言辞。

“他们运的都是黑钱,就算打劫他们,那也是替天行道,但是别担心,我只是说运钞车会途径本地,没有说要去抢钱,若真是让兄弟们送死,我刀疤熊第一个反对。不过话又说回来,就跟喝水都能噎死人一样,绝对的安全也是不存在的。”

众兄弟听刀疤熊如是说,紧张的心境稍有缓解,可还是不知道三当家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赵琴刚想点只烟压压惊,便被刀疤熊手起刀落斩断了烟头,半晌,赵琴才回过神来,默默地把刚掏出来的打火机又塞回裤兜。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蹲点,然后把快递车辆逼停,之后真枪实弹的事不用你们参与。我们主要目的不是托运的黑钱,而是车上的另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能比钱更有价值?”众兄弟不解地问道。

“据可靠消息,这件物品,连随车押运的雇佣兵都不会知道,是一个实木锦盒,如小型字典一般大小,藏在车上的隐蔽位置。”

“可是,三哥,既然这锦盒藏在隐蔽位置,万一在他们增援抵达时,我们都没找到,该怎么办?”

“这是唯一棘手的地方,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们抢这盒子能干嘛?我觉得还是直接拿钱比较实在。”

“小声点,宋义!三哥说取盒子就取盒子,你瞎叽吧啰嗦什么?”

“这是买家下的单,实话告诉你们,这盒子可是价值连城,只要成功,帮会的经费再不成问题。”

杜瑞莎哼哼两声,心叹,果然是人为财死,继续听他们说道:

“三哥,我想知道,这事儿二哥知晓么?”

“果然还是五弟想的多,”刀疤熊坚定地回道:“不仅二哥知道此事,并且老大也有可能参与。”

“如果这样,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众兄弟应和道。

其实,就目前刀疤熊了解的情况来说,二哥是不知道此事的,大哥就更不用提了,他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想让大家宽心。刀疤熊对丐帮事务一直都兢兢业业,可有时心里还是有些小抱怨。当初二哥推说有紧急事务要办,暂无暇干预帮会管理,只说会在暗中助他,可一晃就是一年多,二哥音讯全无。偌大一个帮会完全靠他一人支撑时,他才发现连维持帮会正常运转都是一个难题,除去资金短缺的困扰,每天还有各种纠纷安抚慰问活动需要他亲自出面干预,且因帮规的存在,诸多方面亦让他束手束脚。若不是众兄弟一腔热血的支持,很多事就算他刀疤熊想干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他也不愿看到兄弟们盲目地铤而走险,于是又说道:“我们丐帮从来都是极尊重个人意愿的,现在,想干的留下,不愿干可以退出,不会影响在帮中的地位,这次任务完全秉持自愿原则。”

人在中二那个年龄,侠义精神和兄弟义气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甚至会将此看的比命更珍贵。刀疤熊是真心实意地提出自愿原则的,因为他清楚他无法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他也不知道到时具体会怎样,或出什么意外。丐帮兄弟面面相觑,但谁都没有走,他们虽然是成绩上的吊车尾,尘世中的懵懂而又顽皮的小孩,也会被世人煽动情绪鼓动利用,但不正是这种纯粹而又天真的兄弟情谊支撑起了整个热血的青春么?使日后的苍老岁月亦能有往昔聊以慰藉回甘。

“既如此,那大家都凑过来,我详细讲解下行动计划。”

由于声音太小,加上有风从阳台往室内吹,杜瑞莎没有听清楚他们的详尽计划,只是隐约听到了“诺桥”。

这是范振宇第一次参加帮会会议,没想就遇上集体任务,考虑到任务的危险度太高,本欲退出,可又着实好奇,再看到大家都十分踊跃,自己也就随大流地加入了。猎奇心是少年时候的最大弱点,经不起诱惑,可同时也是少年能有幸见证奇迹的必备要素。他始终相信,人活着,年轻的时候,就该是疯狂的。

一干人等听着刀疤熊的安排,频频点头称是。他们真的想去执行这种高风险的任务么?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被社会标记上问题少年的人来说,他们已然被学校被家长放弃了,作为一个被遗忘的存在,若不和这帮兄弟厮混一处,他们还能去哪了?

“计划基本就是这样,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任务前期需要一笔启动资金,不知大家可有什么好办法?这笔钱可以算作帮会借用的,事成之后必定加倍奉还。”

刀疤熊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齐刷刷地把头扭向范振宇,范振宇也是无奈,要知道他花钱虽然没有上限限制,但若是一次性太多,父母难免会过问,比如上次为丐帮注资几乎花去他卡上大部分额度,他父母虽然即时恢复了他的额度,但事后在他们的授意下,他奶奶盯了他很久,生怕他干出什么歹事来。这次若还是如此大手笔,他担心父母会直接停了他的卡,正犹豫间,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怯生生地走了出来。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