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时光,痛且漫长
爱你的时光,痛且漫长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二章 喜怒无常

孟樊成依旧扳着一张冷漠的脸向我看来低声道:“我妈叫我给你的。”说完,他转身走进了浴室洗澡去了。

看着桌上的牛奶,我有些发愣。

我原本以为,孟家父母说不定也以为我是那种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孟母竟然还给我送牛奶什么的。

端着牛奶,我傻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孟樊成冷着一张脸走了出来开口:“喝了快睡,明天还有事。”

我点了点头,刚想捧着牛奶一饮而尽,他忽然拽住了我的手,咬牙切齿的说道:“谁让你穿这件衣服的!”

什么?

我眨了眨眼睛含含糊糊的开口:“我,我刚才明明和你说了啊。”

可他根本就没有听我的解释,冷冽的眸中满是怒意厉声道:“脱下来,你父母难道没有交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么!”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原本李子豪的事情已经让我特别的难过了,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眼前的男人又这样对我。

我知道,我只是和他契约结婚的女人,可是,他也用不着用这样的方式折辱我吧。

一时气上心头,我想都没想,一脸怒火的把那衬衫从身上扯了下来摔在孟樊成的面前咬牙切齿道:“脱就脱!谁怕你!”

我几乎忘记自己身上除了这件衬衫,就没有其他的衣服了。

孟樊成看我这么决然的样子,愣了好一会,才低声道:“这件衣服对我很重要。”

他竟然向我解释了起来。

忽然,就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眼前的男人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发泄,转身再次走进浴室把自己的脏衣服给穿回去,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可能正如同孟樊成所说,那件衣服对他的确很重要,所以他才会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可是,我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任何人遇上的这样的事情都会生气吧。

所以,我现在特别的不想要见到他。

走出房门,我扯住路过的佣人低声道:“那个,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再给我找一间客房?”

虽然生气,可是今晚要是不在孟家睡了,我就只能去医院了,然而,去了医院我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的脸。

和孟樊成的契约,我也没告诉他,甚至自己已经领了证明天就准备举办婚礼,父亲到现在还是不知道的。

佣人有些犹豫的看了我一眼,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茫然的回头看去,一个穿着典雅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微笑着朝我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低声笑道:“你就是梦蝶么?”

在这个房子里,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马上反应了过来,我低声应了:“伯母好。”

“叫什么伯母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现在不是都怀了樊成的孩子么,该改口了。”

见夫人来了,佣人立马开口把我刚刚的要求重复了一遍,孟母看了我一眼,刚想要询问,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也没有说,带着我朝另一个房间走去。

“樊成的性格从小被我和他爸爸宠坏了,”眼前的贵妇人一边走一边对我说,“从小,他想要的东西都会用尽一切的手段得到,可是啊,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没办法……”

顿时,我明白了她为什么和我说这番话。

扯了扯嘴角,我无奈的开口:“是因为蓝心么?”

孟母的脚步顿住,她有些发愣的看着我开口:“你竟然……”

估计她也震惊吧,我猜到了这么多,还愿意嫁给孟樊成。

“那个钥匙扣,还有那件重要的衬衫……”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我低声道,“都和蓝心有关吧。”

孟母安静了下来,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命运弄人,梦蝶,那些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蓝心也去了国外,你完全不用在意。”

我本来就不用在意。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贵妇人,我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了。

孟樊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有,也顶多算是一夜情吧。

所以,我根本不在意。

孟母似乎看我的神态有些疲惫,安慰了我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明明很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点想睡的感觉都没有。

开着昏黄的灯光,我就着灯光就这么愣在原地发呆。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西米。

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晚上好像还没有和她联系过,要是这小妮子知道我和孟樊成领证了,可不要激动死,毕竟她那么喜欢八卦。

想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我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快速的接通了电话。

“喂,梦蝶呀,怎么样啦,那渣男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你可不知道,那米娜在同学群里诉苦呢,真特么的恶心……”

一大串噼里啪啦的问题传来,我都不知道回答哪一个了,安静的听完她的所有问题,我才低声呢喃道:“西米,我要结婚了。”

“什么!”

另一头,握着衬衫想了好一会的孟樊成,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

见我一直都没有回来,他冷着一张脸走出门,正好碰见刚才的佣人,听佣人说我去了客房,他立马走了过去。

刚准备推开门,他就听见门内传来我说话的声音。

“好啦好啦,最爱的当然还是你啦……”

忽然,一股莫名其妙的气冲上心头,他猛的推开门,看着坐在床上有些莫名其妙的我。

就在他进来得那一刻,我不小心按了挂断。

孟樊成一步一步走进来冷冷的看着我开口:“你可别忘了,就算是只有一个月,你也要确保,你的身心……都是属于我的!”

说完,他狠狠瞪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刚才还没有骂够,我来客房了,他还要追着说我?

坐在床上,我越发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喜怒无常,收回了他还不错的看法。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