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你一夜星空
赠你一夜星空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章

国际航班的旅程总会让人觉得异常疲惫,在经济舱窄小的座位里蜷缩着身体整整十六七个小时后,跨越了半个地球的飞机在首都机场徐徐降落。

郗羽拖着发麻肿胀的双腿,拉着陪伴她多年的灰色行李箱,和无数眼神发直脚步匆匆的旅客一起,出现在国际到达厅出口。

“小羽小羽!”

郗羽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冲出人群来在自己面前——她的高中同学,迄今为止最好的朋友王安安冲过来给了她一个能让钢铁也能绕指柔的火热拥抱。

长达一分钟的拥抱之后,王安安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郗羽,对她露出了开心之极的笑容。

“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不见了。两人的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三年半前郗羽刚回国那会,虽然长久不见,但现代通讯技术十分发达,两名好朋友的交流从来不少,在郗羽在美国的这些年,两人差不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联系一次,在视频中畅谈近况,就算是郗羽在南极那几个月都不忘用宝贵的卫星宽带和她聊上几句。

郗羽大笑:“我说了你不用来接我呀……马上就要当新娘子的人,应该很忙吧。”

郗羽笑起来脸颊就露出那对标志性的动人酒窝,王安安伸出手,如之前的若干年一样用白皙的指头戳了戳她的小酒窝:“忙是真的,但是我亲爱的伴娘为了我不远万里从美国回来回,怎么都是要来接一接才能表达我们的情谊呢。”

郗羽失笑,把行李箱交给她:“既然如此,爱卿,快来帮朕拿行李。”

王安安哈哈一笑:“陛下,遵命!”

两名长久不见的老朋友兴奋地交谈着离开接机口,到达了机场外的露天停车场。

七月阳光灿烂,暑热正盛,热浪在大气中蒸腾翻滚,烧烤着郗羽的皮肤,不过郗羽没来及感慨这可怕的热岛效应,因为她被面前簇新的闪光的进口奔驰震惊了一下。

“这是你的车吗?”她问。

王安安是郗羽的中学同学,她出身于小县城,父母都是公务员,高考考入首都名校法学系,和郗羽不一样,她对学术没有太大追求,本科毕业后留校念了三年法学硕士——硕士毕业后考了公务员,现在是某国家部委里的一名小公务员,工作压力算不大,当然工资也不怎么样,好在单位还提供了一间宿舍给她,否则大概连在首都生活都会紧巴巴的。因此,看到眼前这辆明显超出了她经济实力范畴的车,难怪郗羽会觉得吃惊了。

“不是我的车,连号都摇不到哪儿来的车啊。是我老公的车,现在给我开。”

王安安把郗羽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又把她赶上车,娴熟地启动了汽车。

“原来如此。看来你老公很有钱呀。”郗羽恍然大悟。

郗羽完全不是八卦的个性,对好友如何选择老公并不在乎,两人平时的聊天中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话题;王安安也不是那种爱炫耀的人,就算在最好的朋友面前也不太说自家的事情,两人在此之前几乎没谈过王安安的老公如何如何,直到此时她才瞥到好友老公的经济实力。

王安安拍了拍方向盘:“理论上说,也不是他有钱,主要还是他爸妈的钱。”

郗羽明悟了:“哦,你老公原来是个富二代?”

王安安啼笑皆非:“你这等学霸在MIT呆了这么多年,是打来学来的这么多网络用语?”

“我也没有那么落伍的,表情包我也知道的。”郗羽立刻表达了自己对网络语言的熟练。

“是啊是啊,你只是落后了十年而已。”

王安安吐槽着自己的好友,驾车一个拐弯,上了正路。她在京读了七年大学,再加上工作了两年,对这座城市的熟悉完全不是郗羽这个外人可以比拟的,因此一边开车还可以充当解说员,向郗羽介绍这座城市。

郗羽对伟大的首都并不熟悉,她是百分之百的江淮省人,本科就读于南大大气科学学院,大学四年本科毕业后,一纸申请收到回馈后漂洋过海去了美国,随后在MIT求学整整五年。人生境遇决定了她的孤陋寡闻,满打满算,这还是她平生第三次来首都——既然来得少,觉得视线所及的一切都很新鲜,于是感慨挺多。

“不是说首都是首堵?看起来交通还可以,而且空气质量似乎也没有传说的那么糟糕。”

“这几年我们下了大力气进行交通管制,道路重新规划,增加了公共交通,城内没那么堵了。”王安安作为相关部委的工作人员,很有自信的回答,“何况现在也不是早晚高峰,堵不起来的。”

“原来如此。我看到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这几年首都的汽车尾气排放几乎没有增长。”

“你哪儿看的数据啊?”

“我们研究所有个数据库,可以看到美国大部分气象卫星的监测遥感数据。”

“美帝对监控全球真是够上心的……”王安安吐槽,“不过,还有部分数据看不到吗?”

郗羽摊手:“保密的内容肯定不会让我这样的外国人看了。”

“还真是小里小气的。”王安安继续吐槽,“看来除非你入籍,否则是没指望了。”

“入籍这个事情么我倒是没打算……”郗羽很小幅度得摇了摇头,随后转开了话题,“不说这个了,你结婚的地方在哪里啊?”

王安安抬了抬下颚,有点小得意的指了指前方那栋沐浴在夕阳下的大厦。

“好了,我们到了。”

出现在郗羽视线里的是一栋煌煌高楼,镜面亮堂堂,连一丝灰尘都看不到,只看外观就知道这栋楼绝对是这附近的地标建筑。车子拐进大厦外的停车场时,郗羽终于看到了这栋建筑的名称“东方酒店”,看这个规模就知道这酒店的应该是五星级的。

郗羽跟着王安安进了大厅,她环顾着这金碧辉煌的大厅,询问好友:“这就是你办婚礼的地方?”

“是的,就在二楼的宴会大厅。”

王安安跟酒店前台交代了几句,拿了张房卡出来,又牵着郗羽,在服务生的带领上了电梯到了二十五层,开启了一扇厚重的木门。宾馆房间敞亮,装修色泽柔和,面积足有三四十个平方,比一般的宾馆面积大了百分之三十以上。

“这是我给你订的房间。”王安安道,“还可以吧?”

“相当好了!”郗羽觉得这番待遇超出想象,“这样的房间应该很贵吧?让你破费了。”

“别客气,你可是不远万里回国当我的伴娘的!”

“呃,我回国也不全是因为你结婚……”

王安安重重拍她的肩膀:“就算你顺便回国参加婚礼,我也是领情的。”

郗羽站在这间舒适的宾馆房间里环顾四周,若有所思地感慨:“原来你真的要当有钱人的太太了啊。”

王安安看着她目光沉着表情深邃还以为她要说点什么惊人的话题,搞半天居然冒出这样一句,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

“本来想跟你一起吃晚饭,但我实在太忙了……待会还要去见我老公那边的大堆亲戚,想起就头疼,”王安安一脸歉疚,“你先好好休息倒时差,明天一早再来找你。婚礼彩排明天下午两点开始,你可以好好睡个懒觉!”

要结婚的人总是有无数麻烦的事情要做,郗羽怀着深刻的理解笑着挥手把她赶走,“忙你的去,新娘子。”

王安安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房间,郗羽按照王安安的指示,拿着房卡去酒店的餐厅吃了顿相当美味的自助餐——反正是房间是含餐的,不吃也是浪费;在餐厅大快朵颐后她去洗了个澡,瞧着时间过了晚上八点,她翻出电脑连上网络,果然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网络速度也还算可观。

视频那边最先浮现的是一张圆头圆脑的小男孩,瞧着约莫三四岁。

他大声说:“小姨来电话啦!”

三岁外甥可爱的笑容让郗羽顿时心情大好:“小阳好像又长大了一点啊,越来越帅了!”

小男孩挺了挺胸脯:“那当然了!”

虽然不知道谦虚,但真的太可爱了,她逗小朋友:“小姨从美国给你带了礼物哦,想不想要?”

小男孩奶声奶气道:“好呀好呀,是什么礼物呀?”

“猜猜看哦,小姨过两天就回来拿给你。”

“为什么不现在回来?”

“那是因为小姨有事情要做。”一双白皙的手落在小男孩头顶,郗柔笑着出现在视频那头,“小羽,已经回国了?”

郗羽欢快的汇报了一路的行程:“姐,下午到的,已经在宾馆住下了。”

“一路顺利就好,安安的婚礼怎么样?”郗柔顺便打听着妹妹的好友。

整个高中阶段,郗羽和王安安两人都是称不离砣,砣不离称,感情好得人尽皆知。当姐姐的人,自然也认识妹妹最好的朋友,还挺熟悉。

“我还不知道呢,明天彩排,后天才是婚礼现场。”郗羽说,“我定了后天晚上的飞机回南都。”

“把航班号发给我,到时候我跟你姐夫来机场接你。”

“好啊,”和自家亲姐姐没什么好客气的,郗羽说,“对了,姐姐,我才知道安安的老公很有钱呢,很有钱很有钱的那种。”

郗柔无语地看了看屏幕那边的妹妹:“你们不是无话不聊吗,怎么才知道这事?”

“她之前也没说老公很有钱,我也没问。”

郗柔显然也知道自己妹妹的性格,略过此话题不谈,感慨得很:“看来你当年的同学里,还是安安嫁得最好。”

“她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嫁得好是天经地义的。”

郗柔看着屏幕这边巧笑倩兮的郗羽,一句“其实我觉得你才……”已经到了嘴边,终究没能出口。

“什么?”郗羽问。

“没什么……”开门声响起来,郗柔回头看了看门,“哦,爸爸和方姨散步回来了,你跟他们聊聊。”

随着镜头的短暂晃动,郗广耀和方慧很快出现在视频的那头,因为常常在视频聊天的缘故,郗羽和家里人的联系从来也没有长时间的间断,谈话中不会有任何生疏感,家里人对她的一切都知之甚详。郗羽笑着跟老爹汇报了自己平安回国,还表示给给老爹带了礼物,又赞美了方慧越来越年轻。

郗广耀说:“带没带礼物不重要,不过应该先回家一趟再去当那什么伴娘。”

郗羽的老爹当了许多年高中老师,为人严肃端方,就算对女儿说话也偏严肃。依照人情伦理来说,游学在外多年的学子回国,的确应该先回家似乎才说得过去。不过郗羽要回家,必然要在国内转机一次,她脆选择了最有效最干脆的方案——那就是在京转机的时候参加婚礼,然后回家,可以一举两得。

郗羽讪讪一笑,只好说:“爸,我这次假期挺长的,可以在家里久一点的。”

方慧拍了拍丈夫:“老郗,这不挺好的吗,可以少乘一次飞机呢。”

郗羽读本科的时候,她母亲因病去世,两年后郗广耀再婚,和方慧结婚。方慧性格温和,家务也很拿手,姐妹俩对这个后妈的印象很好,也很尊敬。

郗广耀也不是真要批评女儿,有了台阶自然就顺着下了,他神色缓和了一些,和方慧两人问起女儿这一路的行程。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