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风丧胆:娘子别咬我
蚊风丧胆:娘子别咬我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7章 恶霸李

火速弄乱自己的头发,所有头发都撩到了前面,再加上谷九歌身上这本来就没有干净到哪儿去的白色里衣,这打眼一看,还真的挺像鬼的。

虫文子飞到门口的地方,无聊的等待着。

率先冲进来的是一个彪形大汉,白骨那不胖不瘦的身板儿,在这个大汉面前显得那样的单薄,谷九歌早早的就躺到了地上,直接装死,发丝凌乱,遮挡住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

恶霸李刚刚进来就冲到了谷九歌的身边,一把掀起谷九歌故意铺在脸上的碎发,直接和谷九歌睁着的眼睛来了一个对视。

恶霸李还没有怎么样,倒是先把谷九歌吓了一跳,不是谷九歌的胆子小,而是恶霸李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从进来到来到谷九歌的面前,一共不超过五秒钟,谷九歌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先过来了。

两个人的眼睛直接来了一个对视,谷九歌受惊的大叫出声,这一下,恶霸李终于被吓到了,受惊的后退了一步。

然后一脸不满的说道:“嚷嚷什么啊嚷嚷,吓老子一跳。”

谷九歌站起身来,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看着恶霸李,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的头发重新回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直勾勾的伸直自己的手,嘴里面发出很是阴森的声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恶霸李似笑非笑的看着在那儿装鬼的谷九歌,讥讽的说道:“别装了,你是活人还是死人,我难道还分不出来吗?我恶霸李手里面可是没少死人,要是连这一点儿定力都没有,我早就被吓死了。”

谷九歌头发后面的小脸瞬间浮现一抹尴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电视里面明明都不是这样演的啊?而且这些古代人不是都挺害怕鬼的吗?她的运气不会这样差吧,八百年不吓唬一次人,第一次吓唬,就直接碰到了一个硬茬,还有比她更倒霉的吗?

谷九歌真的是欲哭无泪,但是做戏要做全套啊,要不然待会儿谷九歌是真的下不来台了,白骨这个时候是时的出来为谷九歌解围,用之前谷九歌教他的话说道:“九歌,九歌我知道你心里面委屈,你死后我一定给你多多的烧纸钱,求你不要回来缠着我们了好不好,九歌,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对不起你。”

白骨说完,还不忘偷偷的看了一眼恶霸李,这一看,白骨差一点儿吐血,只见恶霸李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个戏精上身的人。

谷九歌的嘴角也忍不住的抽出了一下,这……这不科学!

谷九歌,淡定,淡定,你还有最大的杀手锏呢,你是鬼这事儿是假的,但是虫文子可是真正存在的啊!

谷九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冲着恶霸李额头的角度伸出一根食指,然后恶狠狠地说道:“我要你偿命!”

虫文子看到谷九歌的手势,立马飞快的飞到了恶霸李的面前,红色的身子明明很扎眼,但是虫文子的身材实在是太小了,恶霸李虽然看到了,但是只是以为是一个红色的小飞虫,也没有在意什么,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

虫文子轻轻地落到恶霸李的天灵盖之后,然后狠狠地一咬,嘴里面的毒液直接滴入到恶霸李的身上,这个毒液是虫文子自己身体里面分泌出来的毒液,有一定的麻醉作用,滴在人的身体里面一点儿都不疼,这也是一种虫文子保护自己的手段,不疼,那么人就不会第一时间把它拍死,那么虫文子就是安全的。

谷九歌看着虫文子得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恶霸李深深地觉得谷九歌无趣,一步一步的来到谷九歌的面前,漏出自己的大黄牙,说道:“既然没有死,那么就和我走吧,你这个娘们,既然你不吃软的,那么我就只好来硬的了。”

谷九歌的脸色一白,焦急的看着在门口休息的虫文子,怎么回事儿啊?你的毒怎么还没有发作啊?会不会是剂量太小了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虫文子怎么可以这样的吝啬啊?

虫文子看懂了谷九歌的意思,哼哼了两声,自信的说道:“三息之间,必倒。”

谷九歌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怎么还有三息的时间啊,恶霸李再有一息的时间就碰到我了啊!

谷九歌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想让恶霸李碰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清白,谷九歌努力的回忆着曾经羊角风发作的一个朋友,直接摆出一副羊角风发作的样子,浑身抽搐,也是难为谷九歌了,明明不是学表演的,但是硬生生的把自己演绎成了实力派!

恶霸李被谷九歌突然的动作逗乐了,手上的动作停了停,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倒霉了。

谷九歌心里面掐着时间,三息时间刚刚到,谷九歌就急忙伸出一身手指,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恶霸李,煞有其事的说道:“倒!”

恶霸李刚刚想鄙视一下谷九歌,但是紧接着恶霸李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呼吸,无法说话,整个人都头重脚轻了起来,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恶霸李的大手死死地握着自己的咽喉,表情异常痛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可是把众人都吓坏了,刚刚因为恶霸李在这儿镇着,一个个的还不是很害怕谷九歌,现在恶霸李都倒下去了,一个个的瞬间害怕了起来,抄起自己手里面家伙冲着谷九歌的身上就轮了过去。

谷九歌的本意只是想好好地收拾收拾这个恶霸李,让他以后离自己远一点儿,然后再狠狠地讹一下这个恶霸李,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一不留神引起了这些围观群众的公愤,这事儿闹的可是有一点儿大了。

眼看着那些干活的家伙就要招呼到自己的身上,谷九歌有一点儿害怕的。

白骨的眼睛瞬间充血,愤怒的拦在谷九歌的面前,吼道:“你们这是做什么?都是街坊四邻的,谁善谁恶你们难道还分不清楚吗?”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