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君又来
落花时节君又来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三章 步步杀机

他看到街边有一个酒馆,于是回头说:“临别前我想请你吃顿饭,可以吗?”

云乔犹豫了一下。阿德开口道:“多谢苏公子一番好意。六小姐,我们还是早点客栈吧。赵管家正在客栈等着我们呢。”

云乔脸一沉:“赵管家也到了凉州?”

“是,他是府里总管,临行前老爷和夫人吩咐我们一切听从赵管家的命令。”

云乔脸更沉了,赵管家是嫡母心腹,是嫡母最忠实的走狗,嫡母恨自己。这条走狗也一直在背地里偷偷暗算自己。

阿德看了一眼叔夏:“苏公子,有我们一路保护小姐,您就不用操心了。”

叔夏没理他,望着云乔说:“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顿饭了,还请六小姐赏脸。”

云乔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呢?什么最后一顿饭?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她突然止住不说了。

“真的吗?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吗?”叔夏追问了一句。

云乔一时答不上来。叔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看了看前面的酒馆说:“走吧,我请你。”

他转身进了酒馆,云乔跟了进去。

阿德锁紧了眉头,身边一个仆人轻声问:“阿德哥,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是六小姐的朋友吗?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呢?”

“别胡说,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小姐。对了,通知赵管家了吗?”

“放心吧,已经通知了,赵管家马上就到了。”

阿德点点头:“我们马上跟上去保护小姐。”

“是。”

酒馆里。云乔走到叔夏对面坐下。二人默默无言地坐着。阿德带人在不远处酒桌边坐下。除了他们,酒楼里还有十几个正在吃饭的食客,众人一面吃一面说笑,甚是热闹。

两人望着丰盛的饭菜,却一点胃口没有。

沉默良久,叔夏倒了一杯酒。正想借酒消愁,云乔阻止了他:“等一下。”她从行囊里拿出玉筷,试过酒菜后才说:“你以后在外面吃饭,一定先要用这双玉筷试毒,无毒的饭菜才能食用。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叔夏再次红了眼圈,他仰头喝下满满一杯酒,然后又倒了一杯。

他一连喝了三杯酒,云乔按住了酒杯:“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你不能再喝了。”

叔夏抬头凝视着她:“师父,你还关心我吗?你还当我是你徒弟吗?”

云乔急了:“你说什么呢?我们做了五年的师徒,我怎么会不关心你?”

叔夏苦笑道:“其实我心里很明白,你是贵族千金小姐,而我是一个布衣百姓,根本就配不上你。”

云乔脸一红:“你胡说什么?我们永远是师徒,就算是你是布衣百姓,也永远是我徒弟。”

“那如果我不想当你徒弟了呢?如果我想换一种身份呢?”叔夏借着微微的酒意,问出了隐藏心底已久的话。

云乔脸更红了,本能地瞥了一眼另一张酒桌边的阿德。此时酒楼里的大声喧哗声盖住了他俩的声音。估计阿德听不到。

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在六个壮年男子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他四十多岁,身材略胖,腰间佩着一口装饰华美的宝剑。他眼中精光四射,目光很快落在了云乔和叔夏身上。

酒楼里不自觉安静下来,众食客望见这些人身着华贵,尽皆佩剑,显然大有来头,不由都止住了话头,不安地看着他们。

阿德连忙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赵管家,您来了?”

叔夏一惊,扭头看着师父问:“师父,他是你府里的管家?”

“是。”云乔淡淡答道,“赵管家也是我嫡母的陪嫁随从,武功极高。”

叔夏眉头微皱,仔细打量着赵管家。

赵管家看见了云乔,却没过来行礼,他阴沉着脸扫视着酒楼里的众人,说:“吃完了就快走,这个酒楼我们包了。”

酒馆老板忍不住走上前说:“这位客官,小店还要做生意——”他没说下去,因为阿德把一大块银子塞进了他手里。

“这钱够了吗?”

老板接过银子,连声陪笑道:“够了,够了,这钱足够小人一天的开销。客官,你想吃点什么,我马上吩咐人做。”

赵管家没理他,继续扫视着其他食客。大多数食客看出他们来者不善,吓得纷纷放下筷子,快步离开酒楼。

云乔脸沉了下来,训道:“赵管家,你这是干什么?”

阿德赶紧笑着解释:“回小姐,酒馆里闲杂人等太多,小姐乃千金贵体,赵管家怕他们惊扰了小姐,所以请他们吃完饭就快走。”说完转过脸来打量着其他食客。

“你们吃完了吗?吃完了就快走。”阿德原本清秀、笑容可掬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冷峻。

剩下的食客也被他吓得放下筷子,逃也似的离开酒馆。

酒楼里只剩下一个佩剑青年,很显然他身具武功。他气愤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这酒楼也不是你家开的,你们耍什么威风——”

话声未落,赵管家左手在桌上一抓一扫,一只空碗凌空扫了过去。青年连忙偏头躲闪,但还是慢了一步,脸被碗片划出一道血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胸口一痛,被人揣翻在地。等他明白过来,赵管家左脚已经狠狠踏在他前胸上。

云乔和叔夏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云乔怒道:“赵管家,不许伤及无辜。马上住手。”

六小姐发话,赵管家不敢不听,他把脚收了回来:“看在我家小姐的面上,这次饶了你,快滚。”

青年自知不是对手,用仇恨的目光瞪了赵管家一眼,转身离去。这时候酒楼老板和伙计吓得全躲在里面不敢露头了。

叔夏憎恶看着赵管家,冷冷说道:“好大的威风,你家主母就是这样教你们恃强凌弱、以大欺小的吗?”他知道云乔与嫡母一向不和,所以出言也就不客气了。

赵管家顿时怒容满面,他走了过来,冷冷问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辱及我家主母,你是什么人?”他边说边望了六小姐一眼。

阿德赶紧出来打圆场:“管家大人,这是六小姐的朋友苏公子。苏公子,这是府上的总管大人。”

赵管家压下怒气,他扫了叔夏一眼,然后回头对云乔说:“六小姐,老爷和夫人吩咐我们寻找您多时了。现在车马就在外面,您吃完饭就请上车。我们护送您回府。”

云乔不语,坐在椅子上冷冷望着他。

赵管家有点不安:“六小姐——”

云乔打断了他:“赵管家,你见了我爹都要跪倒行礼,见了我就可以免礼吗?”

赵管家脸色一变。他深知六小姐是老爷的掌上明珠,最得老爷疼爱,但毕竟是庶出的小姐,而自己是主母的心腹亲信,主母嫡出的小姐尚且对他礼让三分。何况这位庶出的小姐?所以他既不对云乔行礼,态度也不恭敬。

叔夏看出他倨傲无礼,不由气愤之极。他扭头看了云乔一眼。这一看他心一惊,他与云乔朝夕相处、同吃同住五年,既为师徒,也如亲人。云乔对他温柔关切如同家人。

而此时云乔好象换了一个人,面如寒霜,凤眼含威,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霸气和杀气,目光如风刀霜剑扫向赵管家。

赵管家被她目光看得心里发毛,不由自主低下头。六小姐眼神和神态太象她父亲了,有其父必有其女,老爷一手调教出来的宝贝女儿,身上的霸气和威严和他如出一辙。

云乔目光又落在赵管家身后的六个随从上,六人吓得赶紧跪了下来,齐声说道:“属下参见六小姐,给六小姐请安。”

云乔没说话。

阿德也跟着跪下,他轻轻拉了拉赵管家衣袖,示意他赶紧跪下行礼。

赵管家终于跪了下来,低声说了一句:“参见六小姐,给六小姐请安。”

云乔哼了一声:“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赵管家气愤地看着云乔,可当看见六小姐那酷似老爷的眉眼和眼神时,不由又低下了头。

“回六小姐,属下刚才失礼了,请六小姐恕罪。”

云乔冷冷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吃完饭就出去。”

“是。”众人站起身退了出去。阿德走到门边,想了想,返身再次跪下,他磕了一个头,动情说道:“六小姐,李夫人和小公子正在府里眼巴巴盼您归来,您还是早点动身吧。小少爷今年都六岁了,常常问姐姐为什么还不回来。”

这句话击中了云乔内心最柔软处,她眼中泪光闪动:“我知道,你出去吧,我会马上回府。”

“这就太好了。小人在外面等您。”阿德说完又望了叔夏一眼,退了出去。

他走后,叔夏忍不住说:“云乔,你弟弟今年才六岁,他叫什么名子?”

云乔叹息着未答,停了片刻,她说:“我整整离家五年,让父母操碎了心,真是不孝。所以我必须马上回去了。叔夏,”她四下里看了看,整个房间只有他们二人,她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听见,“你马上回昆仑山,暗中召集昆仑幸存弟子,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为昆仑派报仇,重振昆仑。我回家后,一有机会就会和你联系,我会派人来昆仑山送信给你。”

“真的吗?”叔夏盯着她的眼睛问。

“当然。等我在家里等安定下来就会联系你。”

叔夏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我会按你说的做,我在昆仑山等你的消息。”

“我走了,你多保重。”云乔起身就走。她头也不回走出了酒楼,上了外面等候已久的马车。马车随即启动了。

叔夏身不由自己追了出来,他悄悄跟在后面,看着马车进了平安客栈。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