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新妃
皇帝的新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553章 圣上试探

好在这样的状况早已经不是顾轻尘第一次遇到了,皇帝对他的试探真是无时无刻的,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在皇帝面前保持警惕,所以顾江留看了半天,孝王没有半分不妥之处。

听到人犯的时候没有半分惊慌,也没有太过好奇,有的似乎只有淡淡的厌烦,这一点让皇帝十分的满意,至于这个人犯究竟与顾轻尘有没有关系,他还要继续观察才是!

不多时,就有侍卫拖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囚服,看样子是刚刚换上去的,不过那早已经浸染了整片血红色的后背看上去触目惊心,显然是已经用了刑的。

来人微微低着头,凌乱的长发披散在额前,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从身形来看,倒是和白锦棋有几分相似。

顾轻尘心底冷笑,这是做什么?陷害还是试探?

顾轻尘的目光若有若无的从皇后以及顾凌天的脸上滑过,不过很快就调转开去,他已然有了答案,这两人摆明了是和皇帝一伙的,只不过,他们单独将衍之推出来到底所谓何意?

顾轻尘不相信事情有这么简单,又有些弄不清楚顾轻尘的心思,暂时只能静观其变。

“孝王,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顾轻尘的目光落在那殿下被俘之人身上,看了半天一脸无辜道:“皇上是在考验臣的眼力吗?这人低着头,根本就看不清模样,臣根本就无从分辨!”

“将他的头抬起来!”

皇帝话音一落,就有太监上前将那人的头抬起来,赫然是白锦棋无疑,他的神色坦然,面容平静,如果不是身上血迹斑斑,简直就像是来宫中做客的一般。

顾轻尘打量了一番,故作惊讶道:“皇上,我看着这人倒像是前些时日的被通缉的犯人,好像是那个锦绣山庄的。”

“孝王真是好眼力,此人正是白家二公子白锦棋,锦绣山庄被攻破之后,此人与其两个妹妹一直在逃,却没想到竟然藏匿在衍之所经营的染坊之中,甚至还当上了管事,当真是叫人意外。”

“竟有此事?没想到这白家人如此狡猾!”

顾轻尘惊叹不已,目光冷然的与白锦棋相交,隐约带着几分警告,而白锦棋倒也不傻,看出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慎言!一切有我!

顾江留冷哼一声,“狡猾又如何,还不是被朕抓到了,只是此人顽固不化,从被抓到开始就一言不发,当真是块硬骨头!此次找你进宫,也是因为此事,你可有什么办法?”

顾轻尘一下子皱了眉头,“皇上,你知道我向来讨厌麻烦,此等事情我可不愿意接手,再说,还有刑部问不出来的事情么?无非是时间问题而已。”

顾轻尘的目光落在顾凌天身上,心中冷笑不已,他倒是狡诈,居然将这烂摊子直接托给旁人,他难道不担心白家人将他供出来么?不对!恐怕,顾凌天此举是正是有把握白家人不会将他供出来吧。

“此事涉及到太子妃,由太子来审理有些不合适,何况,刑部那些蠢货也确实是没有别的方法了,朕想来想去,由你来最为合适,毕竟这案子是由你起的头,做事需要有始有终不是?”

顾江留一句话让顾轻尘变了脸色,原来如此!皇帝在这里等着他呢!他将锦绣山庄众人被抓捕一事的主要责任都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果然,顾江留此言一出,白锦棋的目光一冷,十分复杂的看向顾轻尘,那目光中有震惊,有意外,也有愤恨!

而与此同时,另一注愤怒的目光也循声而来,这目光的主人自然是顾凌天无疑,他先前一直以为端了他老巢的人是皇帝,没想到告发这件事的人确是他这个百无一用的孝王!

不,或许,他一直都低估了这个孝王,他这些年的风流肆意或许只是韬光养晦,难怪,难怪父皇一直对这个人丝毫不放松,若真是如他猜测,那么此人就太可怕了,或许比起顾默成那个实诚如牛的七皇子来说,这个狡猾如狐狸的有着外族血脉皇子才是他最大的对手!

顾凌天一时百转千回,看向顾轻尘的目光也越发阴冷了几分。

顾轻尘微微敛了目光,皇帝此举还真是高,兵不血刃的就为自己树了一个敌人,至于白家,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心存芥蒂,甚至会倒戈也不一定,这么看来,皇帝应该是知道了白家人的底细,也应该知道原先那些军队是主子是顾凌天,只不过他想要除掉顾凌天又碍于的的身份而不好下手,所以才会特意安排了这个局?

当真是用心良苦!

这件事的结果不论如何,自己和顾凌天的梁子是结定了,而顾凌天似乎也不会简单放过自己,还有衍之,若是自己与顾凌天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上,她到底会帮谁?

不过,他顾轻尘倒也不会就此任人拿捏!

于是顾轻尘笑了起来,“皇上,你还真是会给人找麻烦,不过既然皇上这般信任臣,臣接下此事就是,不过臣可不敢保证一定能从此人的口中得到想要的消息,而且,臣也不知道皇上想知道些什么?”

顾江留有些意外,不过却也在瞬间释然,孝王此举无非是不想当众与他撕破脸而已,于是他正色道:“朕想知道此人是如何逃脱的,又是如何被衍之收留的……”

“且等一等!”顾轻尘突然打断了皇帝的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事关衍之,他可不能任由他们胡言乱语。

“怎么了?孝王有何疑问?”

“皇上方才说此人是被太子妃收留的,此事可有证据?”

“举报此人的管事已经承认了,说是此人是由衍之亲自带进染坊的,并且还亲自任命其为管事,此举,难道不能说明问题么?”

“哦,若真是如此,恐怕太子也未必没有嫌疑吧?”

“放肆!”

李婉茹目光如炬,对顾轻尘的话很是不满,“孝王慎言,太子虽然与衍之是夫妻,却也未必就事事清楚,那衍之向来行事诡秘,与太子也十分的冷淡,虽然暂时未曾发现出格之处,不过这件事是绝对与太子无关的。”

顾轻尘冷笑,“空口白牙,皇后你说无关就无关么?这难得不也是你的一面之辞?”

“你!”

李婉茹气急,偏偏又无从辩解,倒是顾凌天温和的安抚李婉茹道:“母后莫要生气,孝王此言也有道理,那揭发的管事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先不提,衍之窝藏钦犯一事实在是有待商榷,不如将衍之找来,仔细询问一下好了,父皇以为如何?”

顾江留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顾轻尘的脸色则冷了下来。

顾凌天目光挑衅,温和的语气也带上了几分讽刺,“怎么?孝王连这也不同意么?还是孝王觉得父皇此事处理的不妥呢?”

顾轻尘沉声道:“陛下,其实臣此来是要禀告一件重要的事情,衍之失踪了!”

顾江留一愣,“你说什么?失踪?”

顾凌天则嗤笑一声,“孝王,我的妻子失踪了我如何不知道,孝王倒是对此十分的上心,该不会是事情败露,畏罪潜逃了吧?”

顾凌天的话音刚落,就见顾轻尘的目光冷漠如箭,让他心中咯噔一下,他虽然气恼这衍之和孝王之间不清不楚,却并没有撕破脸的意思,跟何况这孝王本就是把双刃剑,若是能够为他所用,倒也算是没有埋没人才。

“孝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确定太子妃失踪了么?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顾轻尘低垂了眼眸,有些事情他不能全说,有些事情又不能不说,于是半真半假的开口道:“陛下明鉴,臣之所以知道此事,完全是因为这件事正好发生在臣的‘东来客栈’,太子妃带丫鬟去那里用膳,后来貌似遇到了可疑之人,再后来,人就不见了,而她的丫鬟则一路留了信号,大致意思是太子妃可能处于危险之中。起先臣以为不过是玩笑,但是后来,那丫鬟竟然用上了救命二字,所以……”

顾轻尘没有说下去,他相信顾江留应该已经相信了。

果然,顾江留闻言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拍椅背道:“荒谬!光天化日之下,在朕的帝京之中,竟然会出现如此恶劣的事情,孝王,你速速派人前去寻找,务必尽快找到衍之!”

“是!”

顾凌天此时也满脸担忧道:“父皇,儿臣愿意与孝王一同寻找衍之,人多力量大,我们合作应该可以尽快找到人!”

“如此也好,太子你去九门提督府调派人手,若是不够就调派一些禁卫军。”

顾凌天心中惊讶,看来父皇对那衍之倒是十分上心,那么之前他们的安排,父皇又信了几分呢?说不定一分都不信吧,既然如此,父皇为何又似乎赞同他们的计划,难道……

顾凌天不敢再想下去,仔细想来,皇帝最开始中意的女子貌似就是衍之,只不过当时她的反抗让皇帝爱而不得,无论是后来的玉贵妃还是那个夏贵人,眉眼之中多少总有些衍之的影子,如今这两人均已不在宫中了,那么父皇是不是想着要将衍之据为己有?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