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界
十界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一百三十章 并蒂双殊

卓决朝着殿内躬身施礼,态度极为恭敬,但在起身的一刻,却似不经意偷偷瞟了一眼冷清秋,似乎在用眼神安慰身旁的女孩。

感觉到眼神扫来,冷清秋却没任何表示。

卓决轻摇了摇头,一转身,身影很快消失在迷雾中。

卓决离去之后,冷清秋突然双膝跪地,把头埋于双肘之间,就这样叩首跪拜在冷冰冰的万年寒玉之上,一动不动的任由寒气侵体,也不敢抬起头来,轻启樱唇对着寒星殿内颤声说道:“师父•••••弟子•••清秋回来了!”与此同时,两行晶莹的泪珠随之滴落在寒玉平台之上,绽开的瞬间凝结成两朵盛·开的冰花。

冷清秋的话讲完,就不再言语。寒星殿外一切重归平静。只剩下她独自一人跪伏的身影。

袅袅云烟,如梦似幻。

周围安静的可怕,冷清秋只能听到越来越清晰地心脏跳动声音,“咚•咚”一下一下的,猛烈撞击着心房!震颤着冷清秋的灵与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殿内的那个人却一直未有回应,似乎忘了店外还有个人,时间就像是在这一刻永远静止一样。再也不留下任何痕迹!

日落星辰,天阶夜色凉如水,这一跪就是整整大半天,冷清秋也变成了一座冰雕。

许久之后,那道如涓流却又清冷无比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清秋,你进来吧••••“

听到声音,之前一直纹丝不动的跪伏身影,身体突然震颤了一下,躬声急忙答道“是”

控制着内心的激动和复杂的心情,冷清秋艰难的从寒玉平台上站了起来。不要小看这些寒玉,寒星殿前的寒玉平台可是世间一等一的寒物。再加上此地法阵的加持。寒气威力非同小可,但身为弟子,为表示对师傅的尊重,冷清秋又不敢全力激发功法抵御,只能任由寒气入体,还好“飞雪寒冰诀”也是霸道无比,自行运转将侵入的寒气吸收。如果换作一名普通弟子,不消一时半刻,就会因无法抵抗寒气而冻毙了。

但即使如此,冷清秋腿脚仍被冻的僵化生硬,她紧咬牙关,一步一步的拖动双腿移至殿门前。

“吱呀”一声,殿门自行向两侧打开。

冷清秋再次施礼,清脆空灵如冰晶的回音响起:“师傅,弟子进来了。”

举步迈入殿内,身后的殿门也随之“咣当”一声关闭,严丝合缝。

稍往里走,以冷清秋的修为也不仅打了个哆嗦!

殿外寒气相比寒星殿内,就像两个世界,一个寒冷的世界和一个极端寒冷无比的世界!

殿内的温度竟然比外面还要冷上数倍。

寒星殿内的陈设显然经过精心的设计,云顶冰木做梁,水晶玉璧为灯,七海云珠为帘幕。殿中宝顶之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月明冰珠,熠熠生辉能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莲花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花蕊细腻可辨。冷清秋玉足踏上,直如步步生莲一般。

越往里走,温度就越低,但奇怪的是,殿内却见不到一丝寒气的样子。

“哗••滴答“一阵清脆的娟娟水流声飘然传来。似泉水叮咚,悦耳动听~~

转过帷幔,一朵圣洁的雪莲花出现在冷清秋眼前,雪莲花花瓣之上释放出温润玉洁冰清的晕光。雪莲花后面则是一面石壁,石壁上开一小孔,一道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雪莲花下方的潭中。溅起一道道涟漪,这汪潭水并不大。但似乎殿内无尽的寒意就是从潭水中散出得。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水潭,可是大有来头。

雪漫漫,易水寒!

而这潭水就是让天下无数人闻之色变的易水,只需一星半点即可让一座星系瞬间凝结成冰!可想而知潭水温度有多么低。但同时这易水也是修炼寒冰一系功法修炼者眼中的无价之宝。世间极其罕有,修炼者常常为了一滴易水而趋之若鹜,甚至展开性命搏杀。

可在外界看来可遇而不可求的易水,在这寒星殿内竟然足足有一水潭这么多。实在令人乍舌!

但冷清秋的目光却根本不在意这无价的易水,她的目光闪动,紧紧盯着雪莲花上那道人影。

若隐若现罥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袅娜,倚坐在水光潋滟之中,璧瑶莲花之上,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竟是一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而且看模样似乎极为年轻。

慢慢的,女子也睁开了美目,目视着面前的丽人。

冷清秋与雪莲花上的女子对目而视,脚下莲花盛·开如并蒂双姝,世间的芳华似乎都被这两个遥遥相对女子所夺。

望着莲花座上的女人,冷清秋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嘴唇轻颤,梦里她曾无数次梦到见到眼前女子时要说的话语,可真到了面前千言万语却化为眼中朦胧泪花。似乎意识到这样看着师傅视为大不敬,冷清秋急忙低头,同时也让眼泪可以不被察觉的淹没双眼。

雪莲花上的女子正是---雪玲珑!

见到冷清秋半天无话,还是雪玲珑先开了口,声音依旧那样清冷,但说出的话却让冷清秋大惊失色:“你是不是很恨我?”

听到师傅如此说话,冷清秋猛然抬头,她不知为何师傅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冷清秋眼神惶恐的急忙摇头道:“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没什么不敢,换做是我就会恨!”雪玲珑像是在替冷清秋回答似的:“恨为师将你发配到那偏远之地,恨为师这么长时间不再过问你的情况,恨为师不将你收入核心弟子的行列,是不是?”

雪玲珑越说冷清秋越是惶恐,急忙说道“弟子真的不敢!师傅当年收留我,教我武功,培养我成才!您的大恩大德弟子没齿难忘!”

听了冷清秋的话,雪玲珑毫无所动,冷漠的眼神望着冷清秋,突然话锋一转缓缓说道:“知道你有许多话想对为师说,可你知不知道为师为何让你在殿外跪了那么久?”

“弟子愚昧,请师父指点!”冷清秋不明究竟,不过还是急急应道。

“哼!你愚昧?我看你倒是聪明的很呢?这样聪明的徒弟,我又哪里敢指点你啊?”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