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I:盛世天下
剑灵I:盛世天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五章 哥哥,瀛洲见

深夜,不明地域。

一道红光划破天际,落足在一所古老又破旧的院子当中,红光散去,借着月光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名头戴面具的黑衣老者一瘸一拐走向院当中的一所屋子,显然像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走道门前,老者缓了缓身上的伤痛,单膝跪地,左手放在胸口前轻声道:“公子,属下回来了。”

“进来吧。”听屋内淡淡回了一句,黑衣老者站起了身拱手道:“谢公子。”

黑衣老者蹒跚的进了屋,站定在屋中凝视着前方的一名红袍少年不做言语。

只见那名红袍少年单手负立在窗前,眼眸正在不断遥望远方的天际。观其岁数不过十几岁左右,一袭过大的修身红袍掩盖住了少年的双手双脚。对于黑衣老者来说,眼前的这个少年虽说是不及自己岁数领头的娃娃,但是他的身份确实让自己颇为忌惮。

红袍少年扫了一眼黑衣老者没有再说话,而是端起了手中的茶杯,轻轻的嗅了嗅,一饮而尽。

淡淡的茶香从杯中缓缓飘起,随着夜晚的阵阵微风,吹动着红袍少年的脸颊,闭上眼,红袍少年轻声问道:“你的伤可好了?”

“属下感谢公子救命之恩,任务未完成,请公子责罚。”黑衣老者摘下面具,躬身说道。

“起初有人跟我说你无忧禅寺差点被打死,连元神都差点散了,我还不信,如今我倒是信了几分,以你修为来说,此行应该很顺利,出了什么变故?”惊愕当中他清楚地看到被他叫做公子的那名少年放下茶杯正在向自己走来。

黑衣老者忍着伤痛,拱手回话道:“此行属下顺利潜入无忧禅寺,并且得知九曜琉璃便在所谓的‘法华宝刹’中供奉,但是当属下前往后发现那里并没有一点九曜琉璃踪迹,只能暂且作罢。后来,属下辗转得知九曜琉璃早在许多年前便已在无忧禅寺中丢失,这期间经手的人就是曾经涅槃坐化的天陆佛门翘楚,一净!“

“哦?禅祖一净?”红袍少年双紧褶,话语之中充满了惊讶的表情。

黑袍老者点了点头言道:“不错,他不仅还活着,而且据属下所知九曜琉璃的丢失就是因为他而散落出去。”

红袍少年侧过身坐在了桌子旁回道:“既然九曜琉璃不在无忧禅寺。那你这一身足矣让你死过一次的伤又是如何而来?”

黑衣老者不容置疑,当下把卿天斋的打斗和红袍少年说了,但再说及厉辰枫出手的时候故意加重了些语气,话语之中咬牙切齿之恨不多严明也能感受到。

“紫衣少年?灭天无罡在他体内?”红袍少年淡淡一笑,转头说道:“看来你这伤也没算白受。

“为圣殿做事,属下自当尽力!”黑衣老者惊愕道。

“好了,今夜就到这里吧,你既已经重伤,红莲想必在短时间你也是无法催动,把它交付与我,而后去疗伤吧。”

面具老者闻言身形抖了抖,而后催动灵力召唤出红莲仙剑,只见煞气满盈的红莲仙剑出现在红袍少年眼前的时候,他不禁笑了笑,而后言道:“如此仙剑,如若我能驾驭,该有多好。”

面具老者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对赫连一族的人来说,红莲仙剑意味着什么,就这么拱手让出,实为不愿,但是就自己身体而言,他深知,他已经不再具备掌控红莲仙剑的能力,能有一条命在,已经是不错了。”

“不用不高兴,红莲仙剑是你们赫连一族的宝贝,我从未有觊觎之心,只不过你现在的身子很虚弱,它在你身边也是遭人惦记,不如放在我这里,虽说它剑灵尚未苏醒,不过也好在被别人抢了去。”

“公子严重了!属下万万不敢有此想法,红莲虽是族中至宝,但是如果没有您和主上,赫连一族怕是早已经消亡殆尽,您若喜欢,属下心甘情愿奉上!”

红袍少年顿了一下,从袖口中拿出一瓶丹药又说道:“你也算圣殿元老,看你现在这样本座于心不安,这瓶‘伏魔丹’你便拿去吧,早些调理好伤势,好在为圣教建功,多余的我就不多说了”

“属下行动失败,羞愧万分,承蒙公子开赦已是幸运,此上等良药,还请公子收回。”黑袍老者躬身求道。

“本座既说给你那便是给你了,哪有在拿回之说?“红袍少年一改表情严厉道。

闻言,黑袍老者不由一惊,脸上的汗滴也已凸显,看得出来,面对眼前的这名少年的发火,自己也只有顺着他来了。当下,黑袍老者拿起药瓶后退两步说道:“属下多谢公子。”

“如此就好,你且去吧。”红袍少年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黑袍老者点点头,在此拜谢之后,挺着重伤的身躯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公子,您为什么不杀他?此次行动失败,他应该自尽谢罪的。”待黑袍老者走后,红袍少年身后传出了一声疑问。

红袍少年眉头一松,转头说道:“彩韵,赫连一族的人可不是说杀就能杀的。你既来了那便现身吧。”

“少主,人家才刚来就迫不及待想见人家啦?”随着一声娇滴的话语,红袍少年身后闪现出一身着暴露的青衫女子,淡红唇,短头发再加上天赐的一双洁白玉腿,完美的站立在红袍少年前面。

“你来了,我也就不用在去找你了,速回圣殿,把赫连赐行动失败的是的事告诉主上吧,说的时候别忘了替他求情,他虽然已经没有能力驾驭破剑红莲,但是他可以助我打开赫连一族的穴冢,他不能死。””红袍少年看了一眼那名曰彩韵的女人淡淡的说道。

“那除了这个少主还想让韵儿做什么?韵儿都可以照做的哦。”话音之中,一缕清香直扑红袍少年脸上,一双玉臂已在此时揽住红袍少年的脖颈,两双眼睛顷刻间已经释放了无数勾魂摄魄的目光。

“怎么?还需要我多说?”

噗。只听那少女淡淡一笑,挺着妖娆的身躯淡淡说道:“没想到少主在韵儿面前,也学会拿起你血魂魔君的架子了,这样可让韵儿好怕哦。”

红袍少年闭上眼,对少女的话不再理会,缓缓他轻言道:“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天媚功”已臻化境,甚至连主上你都能迷惑,不过在我面前......如小儿科一样。“红袍少年说到此处,双眼瞬间睁开,眼眸中两缕精纯的紫色魔气映射在那娇小的身躯上。

此时彩韵的小脸上也是不禁花容失色,当即一改表情的陪笑道:“少主大人,不要动怒嘛。韵儿的真心你还不明白嘛,还那么凶巴巴的。

“哦?如此,到是我错怪你了?“红袍少年缓了缓眼中映射的魔气淡淡的问道。

“就是嘛,少主大人你应该知道韵儿是听你话的啦,怎么敢在你面前卖弄嘛。“少女说着两只手不停地摆弄他那简练的青衣委屈的说道。

“既然听话,那就照我的话去做,马上回圣殿做你该做的事。”

彩韵缓了缓神,玉指在红袍少年脸上一点轻笑道:“那我这就回去了,少主可不要惦念人家哦。话音未落,身形便在红袍少年眼前一散,随着清风消失了。

红袍少年轻嗅了一下留在屋中的体香味,转即走到窗前喝了一口尚未凉透的茶自语道:“哥哥,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你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