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同事
我的美女同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一百章 把她拉入私密空间

看到她手上的链子,我竟然心里有些想法,想去碰碰她的手,有了这种冲动。

身在海城,吹着属于海城特有的风,闻着那种熟悉的味道,我仿佛回到了过去,而她就在我旁边。

多年后,经历了生死的磨难后,我终于可以和她再次近距离地靠近了,这离我那天晚上砍了那群混蛋出事后在她家的酒店相拥,已经隔了好多年。

时间把我们变的拥有了后来的太多想法和性格,以及为人处事的方式,但是记忆却又让我们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些过去吧!记忆和时间在我们的生命里交融着,很迷乱地纠结着我们,该怎样去面对?

是各自看着对方过幸福的生活,还是,还是我们还能有机会吗?

那会的我几乎没有那样去想,我虽然有想过,但是感觉不切实际,出身西北的我对于婚姻这事看的不同,虽然我的婚姻是那样,但是我认为我的婚姻不过是犹如穷人过日子,活呗!而她的婚姻,我却认为那是一种仪式,是一种门第之间的结合,是社会,地位,金钱,尊严,种种的结合,比较重视,不能去破坏。

我总是指望着别人去做决定,如果她过的不好,她可以离开,她没有离开,那好,她是个聪明人,她没有那样去做,我为什么要硬着头皮去要求她怎么做,那显然不是我的性格。

车上,我接到了律师打来的电话,为了跟她父亲打官司,我请了律师负责此事儿,律师在电话里说:“林先生,事情恐怕有些麻烦,通过鉴定了,瓷器是真的,价值在上百万,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他们没有做好防护措施,他们有责任!”

我说:“行,你看着办,有这两百多万,我不如捐给需要的人!”

随便说了些,挂了电话。

看到这个女人戴着我给她的链子,我突然不想对她父亲太过残忍了,我终究是心软的,官司如果实在打不赢,就赔他钱吧,毕竟那老家伙可是视钱如命的。

我就那样看着她,如果是以前,就算刚认识的时候,我想去碰下她,都是可以的,最多被她骂句混蛋,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去碰她,她不会骂我,可是我却感觉没脸去碰,有了隔阂了。

到了那家酒吧后,我发现原来的酒吧比以前大了,里面坐了四五十人,楼上楼下,比以前更加有情调,海城人还是很喜欢酒吧的,因为以前有很多华侨,因此老外也比较多,喜欢这种音乐酒吧的人也不少。

今天是小柔的专场演出,很多都是小柔的歌迷。

我们找了个楼上的小座位坐下,那是个角落,几乎没有人能看到我们,点了些酒,我坐在那里抽烟,静静地看着下面的舞台,她坐在我旁边,我喝着酒,不看她。

静静地听小柔唱了首歌后,我回头看了她眼,她也自己在那里喝酒,也不看我。

她怎么还是这么棒呢?

看的我好有感觉,可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喝了一瓶啤酒后,我鼓起勇气说了句:“哎,问你件事儿啊?”

“什么?”她说。

“你爸爸那瓶子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

“我不想赔这个钱啊——”

“随便你!”

“哎,你说,你怎么还这么漂亮啊?挺美的。”

“谢谢!”她似乎感觉我挺无聊的。

“这链子怎么还戴着啊?你都结婚了,有家庭了,还戴它干嘛啊?”

“跟你好像没有关系!”

我咽了咽喉咙说了句:“要不,我送你个值钱的?”

“不需要!”

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我是感觉我是男人,不跟你一般见识才找你说话的,你好拽啊你!

“小柔说的没错,都过去了,无所谓,大家说不定以后还有生意上的来往呢,对了,那钱,我不准备给你了,给我花了,没有问题吧?”

“本来就属于你的,你该拿的!”她依旧冷冷地看着舞台。

“那太谢谢了,我这么值钱,我都不知道,丫丫还好吧?小丫头又长高了吧?”

“挺好!”

“怎么没想过要个儿子啊?你爸妈这么喜欢男孩,是吧,要个儿子挺好的!”我故意如此说。

“跟你没有关系!”她跟傻掉似的,机械性地回答我。

我不再说什么,无聊地转过来,然后继续喝酒,我喝了十多瓶啤酒,吃着花生米,喝到有点晕乎乎的,狂妄起来。

娘的,老子为你受了这么多罪,现在对我这么冷,好像是要跟我划清关系似的,给那一千万就是把我受的罪给摆平了,然后现在过阔少奶奶的日子,当然好,有钱花,买游艇,可以在外面搞男人,什么都有,这种日子多好,对不对?

男人一喝多,行为就有点放肆了,我猛地伸过手去抓住她的手,她怔了下,我死死地握住,然后摸着她手上的链子说:“现在日子过的不错啊?皮肤挺细腻的,还挺凉爽的,后来没有再找个男人啊?你这么棒,不找,太可惜了吧?”我用那种邪恶的眼神看着她。

“把我手放开!”她竟然如此说。

碰都不给碰了?这样,我就不开心了,我猛地把她拉到了怀里,她猛地回头看着我,我冷冷地看着她说:“为什么要听你的?给谁耍不是耍啊?我就不相信这些年,你甘愿忍受寂寞,我后来想了,想当年你是因为寂寞空虚才勾搭我的,我懂,你喜欢年轻帅气的,有没有找小帅哥啊,对了,当年那个什么特种兵,那小子不是喜欢你嘛,一口一个姐姐,有没有被他睡啊?”

“请你把我放开!”她还真来劲了。

我特别不爽地说:“好啊,等下就放开!”我手伸到了她衣服里面,她在我的怀里挣扎着,我感觉有些无聊,慢慢地放开了她,我理了下头发说:“我根本不希罕,不要认为我现在还爱着你呢,太自恋了,你这种女人啊,碰不得,也没什么意思。”

“懒得跟你说话!”她说。

娘的,我猛地说:“是吗?挺好,一个瘸子有什么好说话的,不过我告诉你啊,我想找女人,很容易,你高傲什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有没有女人,跟谁在一起,那跟我没有关系,你能不能不要说话,我在听歌!”

我在那里不说话,心里被她搞的很火,我真的释怀了吗?想曾经,我们可以那样好,好成那样的两个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哼,女人太奇怪了。

所以说对女人别讲什么道理,想睡她,就睡,睡不成就拉倒,念着那么多感情干嘛?虽然这么说,心里竟然酸酸的。

我是还想睡她,如果说没有那想法不可能,她在我心里,老实说,不管我多么坦然,她永远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越想曾经睡她的感觉,越棒,想着想着,就有些难耐了。

她去卫生间,站起来走过去,看着她那么性感的身材,我站起来跟了上去,二楼的卫生间不分男女,她在那里等着人,我站在拐角处看着她,不多会一个女孩子从里面出来了,她刚要进去,我快步上去,在她要关上的时候,我推开了门,然后把门关上,从里面锁上。

然后她就那样看着我,很是惊慌,我靠在门上看着她说:“看着我!”

她的脸特别红,她看了下,就把脸转到一边,一副很想受nue的样子。

“为什么不敢看着我?”我看着她说:“不敢面对我是吧?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否爱过我?”这句话非常关键,这是我一直都想问的问题,虽然曾经在当时那样爱过,彼此无比坚信,可是时间却让我又怀疑了,我想问她这个,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

她不说,低着头,转一边。

我见她这样,我竟然晕乎乎地急切地说:“回答我,你是否有爱过我?曾经那一切是不是都是假的?告诉我!”

“有,你不要问了,好不好?”她有些紧张,不安,她牙齿咬着嘴唇。

“好啊,不用了,那就好,那我知道了就好,爱过就好,我,我也有爱,爱过你!”我简直又犹如一个孩子,在这狭窄的空间内,似乎过往所有艰难的岁月多是一秒钟就过去了,都过去了,而我们可以这样在一起。

我笑了下说:“既然爱过,既然好过,我想睡你,还想睡,可不可以?”我眯起眼睛。

她把头转了过去,背对着我。

结果,我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挣扎,不顺从。

我紧紧地抱住她,她不动了。

“别动,不动!”我醉醺醺地说:“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我走出酒店的那天晚上,你跟我说过的话,我这些年就靠那些话活过来的,不要欺骗我,就算以后不爱了,那曾经没有骗过我,是真的好过的,我们好过的——”

我就那样说着,闭上眼睛,靠在她的身上。

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我继续说:“我想恨你,可是我他娘的我恨不起来,最后我只能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懦弱,我竟然还他娘的想着你,我想你什么,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轻轻地晃着她的身体说:“你知道吗?你穿的这么性感干嘛?你想勾引男人是不是?”

接下来,我就那样抱着她,什么话也不说,微微地喘息着,她也不动。

似乎这样靠在她的身上,我会感觉到舒服,温暖,踏实,似乎可以回到过去,回到那往日的美好的时光里,在海边,在别墅里,在后来的小区的房子里,跟我回老家,在窑洞里,在她家的酒店里,我们曾经那样好过,交织在一起,缠绵悱恻。

也许只有在这里,只有喝过酒的时候,我才能跟她这样说话,清醒的时候,在其他场合,我根本就无法这样跟她说几句心里的话。

我去亲吻她,她躲闪着我,脸擦过我的脸,很是凉爽,我闭上眼睛,想着我们曾经拥有的美好,那些醉人的往事,点滴,还有交融在一起的美妙,我猛地打了个哆嗦,她还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迷人,尤其在这微微地醉酒后,我在那里颤栗,颤抖,我想对她说,我他娘的好想你,我要疯了,你知道吗?我忍耐了多少年,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无数个日夜的思念,我感觉灵魂要出壳,悲呛,颤栗,那爱犹如洪水向我袭来,我哆嗦着发出声音,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是你吗?是你吗?”

她没有说话,我被那洪水带着奔向她,似乎要跟她天崩地裂起来。

我们还能有一次好的机会吗?那曾经的爱还能死灰复燃吗?

我等待着她给我那个机会,在这里,虽然狭小,但是够了,若大的世界,这么多年的时间,那么多磨难,我总算等到了这个狭窄的空间。

现在想想,那天可真够疯狂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