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阳光都在
他与阳光都在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chapter 10

路上行人不多,但已有人认出了林暮白,程曦心中警铃大作,匆匆忙忙地低下头,恨不得能把头埋进地里去。她一只手抓着车后座,另一只手无措地不知该如何摆放。林暮白对她的小心思一无所知,一路上都没再吭一声,直到快到校门口才问,“要去哪?”

“在门口搭公交。”程曦赶紧应了声。

林暮白嗯了声,把车骑到公交站台前停下,站台前有好几个学生在等车,看到他俩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程曦忙下了车,两手搭在双肩包肩带上,冲着林暮白道了声谢,林暮白再次淡淡地嗯了声,踏车离去。

也许是他正奔向暖阳的方向,他的背影看起来已不再寒冷,习惯了他的冷淡,也窥见过他的柔软,程曦突然意识到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没比谁多只眼睛多个鼻子,他的心也不见得比谁坚硬。

林暮白离开后,等车的学生都齐刷刷地偷瞟着程曦,她似乎都能预见不久后又会有怎样的血雨腥风了……

**

公园里倒是热闹得不得了,正是晨练的好时候,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几乎占领了公园的半壁江山,剩下的练嗓子的、耍太极的、下象棋的……等等等等分布在公园的各处。

真好啊!程曦心想,阳光对于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中老年人映着那淡橘色的光晕也生气勃勃的。

拿出相机拍几组空镜,叶子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已快到了问她在哪儿。

程曦大吃一惊,她们约的时间是十一点多,叶子芊虽然不会迟到,但基本每次都是卡点到,很少有提前的,更别这次还提前了快一个小时。

叶子芊是开车来的,带了一大堆道具,程曦便和她约了停车场碰面。叶子芊带了两个后勤,足见对这次拍摄的重视。

程曦把先前拍的空镜给叶子芊看,指着一处湖边水榭说:“这个角度和官方CG里血舞那段的场景有点像,可以伪一把。”

“爱死你了宝贝,最爱你这种提前踩点做功课的摄影了,来,嘴一个!”叶子芊噘着涂着珊瑚色口红的嘴要亲程曦,吓得程曦连连后退。

两人已有十足默契,拍摄十分顺利,程曦翻翻相机,已经有一百多张原片,差不多也够了,于是拖着叶子芊回水榭,“剩下最后一组,跳完杀青。”

这组血舞是角色受重伤后的被动技能,样子看起来要又惨又美,叶子芊嘴上哼哼唧唧的,但还是老老实实坐到亭子里改起妆来。

娇丽的口红要擦掉换成惨白的打底膏,头发要弄乱,脸上身上都要弄脏再画上伤痕,衣服也要撕破一部分,改个妆都要不少时间,叶子芊边改肚子边叫。其实程曦的肚子也叫了,只是叫得没叶子芊那么豪放。

饿着肚子的叶子芊有些急躁,念叨着赶紧拍完去吃火锅。

水榭的另一边却来了三给男生,他们搬着电子琴和吉他,调试着带蓄电功能的,停留的位置不管怎么找角度都会让拍摄穿帮。

三人很快就架好了设备,坐在电子琴前的男生摆弄了下立式麦克,还没等程曦她们反应过来就开始弹唱起来,“他说这日子过的平淡无味,毫无牵绊且无限的卑微,他说不想像他们一样,用生命去表演笑场……”

午后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多,各个年龄层的都有,男生一开嗓就吸引了好多人围上来,这一堵墙似的NPC,得多厉害的修图大师才能搞定……

程曦几人头都大了。

歌是很好听没错,但大哥你晚半小时来也行啊……

没办法只能去交涉,可对方不愿换地方,“我们这装备架起来也不容易,既然是我们先来的,那要不你们换个地方拍,或者先听听我们的歌。”

“谁有时间听你们唱歌……”叶子芊怒了,“我们这在都画了大半个小时妆了,要说先来也是我们先来的。”

“谁知道你们在化妆啊,我们架设备的时候你们又不来说,现在都弄好了……”弹吉他的男生说。

叶子芊瞟了眼他们贴在音箱和电子琴上的logo,皱眉说:“给你们200块钱,过半小时你们再过来可以了吧。”接下来自然是毫不意外地吵了起来。

叶子芊的造型太奇特,围观群众纷纷拿出了手机,程曦赶紧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罩在叶子芊身上,又厚着脸皮去道歉,“对不起啊,我朋友不是故意的,她太累了……”

“太累了就能耍脾气侮辱人?长得好看点就当自己是明星了?”弹吉他的男生不满地打断。

程曦只好继续赔不是,刚才唱歌的男生突然走到程曦面前,玩味地盯着程曦看了会,突然笑了,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你是和老白一起抓人贩子的姑娘?”

老白?程曦满头问号,迟疑地问道:“你是说林暮白林师兄?”

“呦~还是老白的师妹啊。”男生拍拍手,看起来十分高兴,“那感情好,都是自己人。”他指着程曦对两个同伴喊,“坦克、棒槌,这是我发小的朋友,咱们家伙先收收……”

弹吉他的坦克和微胖界的棒槌一愣,惊讶地异口同声,“你那个一天说不上五句话的发小?他朋友?女朋友?”

男生噗嗤一笑,见程曦一脸不自在,骂道:“关你们屁事,快点收拾。”

“我叫岳明川,和你林师兄是一块掏泥巴长大的兄弟。”男生笑着伸出手,“小师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岳明川之后给程曦讲林暮白小时候的糗事,林暮白很淡定,对,我也熊过傻过。]

小师妹什么的,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而且完全不能想象林暮白掏泥巴呀,要掏也是你自己掏吧,程曦心情微妙地与他握了一秒手,“我叫程曦。”

“好名字好名字。”岳明川套着近乎。

被拉到一边的叶子芊白眼都快翻上天了,程曦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着,“岳先生,谢谢你们,我们要先去拍摄了。”

“岳先生?”岳明川玩味一笑,抬起手挥了挥,“那小师妹再见咯。”

“我要吐了……”叶子芊冷哼一声,“林暮白那么仙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朋友。”

程曦眉心一跳,生怕他们又吵起来,连忙扯扯叶子芊的衣摆。

岳明川现在却一点也不生气了,还笑嘻嘻地答话,“那还不得有我这么接地气的朋友,不然他可不得上天了。”

“切~~~”叶子芊发出一声节奏起伏情绪饱满的不屑,拉起程曦就跑,岳明川在后面乐呵呵地摆手:“小师妹,再见哟。”

**

拍完照,被叶子芊拖去吃了火锅,返校途中又遇到车流高峰,到学校已是下午六点多钟,因为还要送后勤妹子回家,叶子芊把程曦送到学校门口就走了。

玉城大学临湖而建,马路对面就是翠湖的一角,被落霞染橙的秋水与长天一色,远远看去美得像幅色彩明丽的油画。等待电瓶车满员的间隙,程曦忍不住拿起相机,将这美景收入框中。

一张熟悉的、每一次看到都会被惊艳的脸孔突然闯入了镜头,程曦反射性地按下快门。

因为逆光,落入照片的那人被拍成了一个剪影,精致的轮廓嵌进余晖,美得惊心动魄。程曦一紧张,相机都没顾上关,盖上镜头盖就把相机塞回了包里。[程曦有个影集本,每年一个,这一年有很多林暮白,以后会有更多林暮白,林暮白拿手机给两个拍了合影,说不需要多美,我只想要我的身边都有你。]

林暮白身后跟着上次在咖啡馆见过的女生,程曦依稀记得她叫梦雅。

车上只剩下程曦身边的一个位置,女孩微微嘟着嘴,神情却分明很高兴,“哎呀,只有一个座位了,咱们等下一趟吧。”

“你先坐,我骑车回去。”林暮白发现程曦,视线从她脸上划过又毫无情绪的转开,“东西我给你送过去。”

“太麻烦了,还是一起走吧。”女孩明显不想与他分开,向后退开不愿上车,正好车边又来了个同学,女孩就把位置让给了别人。

林暮白对她对举动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垂着眼睛静静地站着。

车子开动了,程曦有种疯狂想要回头去看的冲动,车上与她有同样冲动的同学不少,前排有好几个人回过头来望向林暮白和那个女生。

这样的情况下,程曦那还敢往后看了,用了极大的意志克制住八卦的冲动,在车拐弯后终于长舒了口气,虽然她完全不知自己在紧张什么。

回到宿舍就只想瘫平,程曦匆匆洗了个澡,想早些爬床,哪知一开浴室门就被堵在了门口。

王心雅和黄晓芹拿着两个饮料瓶当话筒,八卦兮兮地问:“请问程曦同学,你今天出去一整天,是做什么去了?”

“拍照啊,昨天不是说过吗?”

“你都没问到重点!”黄晓芹嫌弃地挤开王心雅,盯着程曦问:“老实交代,你一大早和林校草干嘛去了?”

“啊?”程曦莫名奇妙,不过很快就想到肯定是早上林暮白载她去公交站的事被人放论坛上了。虽然也不算意外,但真让人头疼,舍友们还只是打趣,外面那些人都不知又能说出什么话来。

程曦突然很愤怒,难道就因为对方是林暮白,所以即使他释放出善意,她也只能视而不见?这些人有空管别人和谁接触,怎么就不会多关心关心自己的朋友?

都这么闲怎么不去做作业!

作者有话说 :----------- 文里的歌词是一个叫孙启恒的小哥哥写的,是个演员,这首歌挺好听的,但是没有名字,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去他微博上搜搜,他微博就是孙启恒,搜歌关键词“什么鬼”。 另外,朋友跟我说芊芊比小曦要吸引人,她俩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长环境和性格都注定了她们行为方式会有很大的区别,后面芊芊出现的频率也不会太少,我一定让白哥努力说情话,不让芊芊喧宾夺主。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