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南川和影子先生
陆南川和影子先生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一章 泪水

我是被青林亲自送到医院的。

他的理由很光明正大,他怕和我分开以后,我因为不喜欢医院的“天性”再逃到别的地方。

但我从不吃亏,将计就计,我趁机也占他的便宜。

我调查他的来历。

“师兄,你为什么叫‘青林’?”

青林拿着书走在我身边:“因为我爸爸姓‘青’,我妈妈姓‘林’。”

“所以……”我试探着问:“你的手帕上就有QL两个字母吗?”

青林点头,同时有些奇怪。

“你怎么知道?”

我“嘿嘿”的笑,不回答他的问题。

我还调查他的爱好。

“师兄,你平日里都喜欢做什么?”

“嗯,看书,画画,打球。”

“啊?你也喜欢画画啊?”我又问:“你一般喜欢画什么?”

“最喜欢画速写,每天都画,现在还在坚持。”

我点头,夸他很厉害。

我调查他的生活习惯。

“师兄,你一般几点睡觉,几点起床?”

青林笑:“我一般不太早睡,但是起得很早。”

“那你喜欢跳交际舞吗?”

“……会跳,算喜欢吗?”

嗯!

我看着他,想象着他穿上黑色西装,收拾妥当,口袋里也有一朵白色小花的样子。

“问完了吗?”青林低笑着对我说:“如果问完了,可就该我问了。”

我愣住:“啊?”

刚好路过一个红绿灯,青林停下脚步,微微低头看着我的眼睛。这个高度就是影子男孩的高度,我以前就总是这样看着影子男孩。

青林问我。

“第一个问题。陆南川,你是跟谁学的?为什么总是叫我‘师兄’?”

听到青林这样连名带姓的叫我的名字,我有一点点不适应。

“……嗯……我不应该叫你师兄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好像是文学系的吧?我们两个系有在一起上过课吗?”

“……唔……没有。”

绿灯亮起,我跟在青林后半步的位置。

他的腿很长,步伐却不快,像是在故意等我。

“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陆南川,你还记得……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吗?”

我抬起眼皮偷看他,想了想,说:“记得。”

青林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意思,他点着头问:“是什么时候?”

“开学的第二天。”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也算正确,这是我们正式认识的日子。

青林没说对也没说不对,他又点了点头,还重复了一遍:“嗯,开学的第二天。”

我想,有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可能早就忘记了吧。

但是,又有些奇怪。

青林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呢?

到了医院,青林直接带我去找那位谢医生。

谢医生看到我,有点不高兴。

“你属于住院患者,没有主治医师的同意,是不准随意离开医院的。如果你出了任何问题,我们医院是要负责任的。”

我挺不好意思的,连忙对谢医生说我错了。

身后的青林替我解围。

“别说她了,是我带她出去的。”

我没想到青林会主动帮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果然,谢医生没再说什么,带我去做检查。

检查的时候,谢医生问了我一句。

“上午的时候,青林带你去哪里了?”

“啊?学、学校。”

我好像看到谢医生笑了一下。

检查做完,谢医生和我回办公室,刚拐过走廊,就看到青林和小周护士。

小周护士像是正在对青林说着什么,脸上一直带着笑,眼睛随着笑容变得弯弯的,很漂亮。青林一直微低着头,像是在照顾她的高度,他脸上一直是微笑的,既得体又有礼貌。

小周护士从护士服里拿出什么东西,交到青林手里。

青林接过,看了一下,装进口袋里。

他低头的一瞬,好像看到了我们。

他问谢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谢医生点点头:“她可以出院了。”

走出医院,我和青林说:“我总感觉住院和检查身体有点多余,这些费用那个肇事者愿意承担吗?”

“这个不用你担心,总之是有人承担的。”青林正抬起手看时间:“还想坐地铁回去吗?这个时候可能正赶上高峰期,人会有点多。”

我见识过一次地铁高峰期,印象深刻,后果凄惨。

我摇头:“那我宁愿走路回去。”

青林把手放进裤子口袋:“我们可以这样,先走路去吃饭,错开高峰期,然后再坐地铁回学校。”

“啊?”

我叫出声,然后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想问他:我们还要一起去吃饭??

青林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摇头。

他笑:“那走吧,我知道附近刚好有一家还不错的小吃店。”

跟在青林身后的时候,我不停地问自己,陆南川!你真是作死啊!你怎么能真的跟来和他吃晚饭呢?

青林带我去了一家门脸看起来很不打眼的小吃店。但进门后,却发现大有乾坤。小店的面积不大,装修的却很不错,背景音乐也很舒服,有雅致的调调。

看起来青林和老板很熟悉,一进门那老板就问他怎么好久没来了。

说着,老板又看我。

青林笑着解释最近忙,却没有解释我的身份。他带我走到一处角落坐好,把菜单给我。

可是一走近那里,我的注意点就不在菜单上了。

我盯着对面墙上的一排小画。

青林顺着我的目光看,笑着问我:“怎么了?喜欢那些画?”

我无意识的点头回应着,站起身走近去看。

是很简单的铅笔画,大多是城市的风景,堆满杂物的小街道,林立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十字街,笔触简单流畅,还有大胆的留白,看上去很舒服。

这种笔法,我并不是第一次见。

当然,吸引我的,也不仅仅是这种熟悉的笔法。

还有每幅小画下面的落款。

MrShadow

我走近看,观察每个字母的书写顺序。

最后一个字母的落笔,笔者下意识的往外翻……

小店的老板刚好走到我们这边,向青林推荐最近多了什么新的菜色。

我回过头紧张的抓住老板的衣袖,问他:“您的这些画是从哪儿来的?”

我突兀的行为吓了老板一跳。

“……您、您不知道吗?”

说着,他看青林。

我也看青林。

青林似乎也感觉我有些奇怪,他放下手中的杯子。

“……是我送给老板的。”

我惊讶的问:“是你画的?”

青林点头。

“那、那个落款……”

青林笑:“随便写的。”

过了一会儿,我才松开老板的衣袖,安静的坐下来。

我尽量保持平静,可是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可能是我半天没说话,青林又问我:“怎么了?那些画?”

我慢慢摇头,还露出一个掩饰的笑:“……那些画的风格,有些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哦?”青林停顿了一下,问:“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朋友’?”

我吓了一跳,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们一点都不像!”

青林看着我笑。

我又意识过来,他刚刚又在逗我。

在心里叹了口气,我看着面前眉眼清俊,面盘姣好的男子,默默地问。

你到底是谁啊?

吃过饭,老板给出一个很便宜的价格。

青林拿出钱包的时候,我很不好意思,他是陪我来医院的,这顿晚饭说什么都该我来付。可惜我没抢过他,老板笑眯眯的接过他的钱,还送了我一瓶饮料。

拿着饮料走出门,我看着青林的背影,和他的后脑勺。

“……嗯……”我想叫他,却不知道该叫什么,他又不喜欢我叫他“师兄”:“嗯……谢谢你哈……本来应该我请你吃饭的。”

青林回头看我。

“怎么?不知道该叫我什么?”

他问的突然,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啊?”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跟林乐天学。”青林拿过我手里的饮料,轻轻扭开,然后又放回我手里:“不过,我更喜欢你直接叫我的名字。”

我看着手里被扭开的饮料瓶,又看看他,慢慢的说:“青、青林……”

“嗯。”

他看着我,然后笑出声。

坐地铁回到学校,青林坚持送我回寝室楼。

“不用了,不用了。”我都要把头摇下来了:“现在还不是很晚,外面有很多人,很安全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借口。

真正的原因是,我可不敢让青林送我回寝室楼,他都在这学校待四年多了,远近闻名、桃花泛滥、树敌诸多。一路上要是被人看到我和他在一起溜达,还是在这么暧昧的夜晚,我可不用活了。

急忙和他说再见,然后逃走。

拐过一个弯,我才停下脚步,微微喘气。

鬼使神差的,我又悄悄退回去几步,偷看刚刚和青林道别的地方。

我看到他还站在那里。

他还在看着这个方向。

我愣住,连忙想缩回脖子,可是又提醒自己,我现在在暗处,他看不到我的。

因为不会被发现,我就光明正大的看着青林。他站在路灯下,身形修长挺拔,长腿显得特别好看,他的双手放在裤子口袋里,整个人就像一张摄影照片。

我看着他,又想到那个令我无法忘怀的夜晚。

影子男孩当初也是这样,站在灯光下,修长挺拔,一背星辉。

却对我说下最最残忍的话。

我低头,看着石砖上的影子。

我已经忍耐很久了,我强迫自己不要想起他,强迫自己不要想起他说过的话。这些天,我一直在努力,努力忘掉那个早晨。

就是那个早晨,他亲口对我说,他其实不喜欢我。

这是你的真心话对吧?

可你以前做过的那些又算什么?

我原本以为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直到我看到那些画。

当看到那些熟悉的落款签名时,我几乎立刻确定了这个事实。再没有什么借口可以解释这件事情了,他们一定就是同一个人。

影子男孩,就是青林。

但是,这个设立的反推并不顺利。青林,似乎并不是影子男孩……

为什么呢?

走回寝室前,我接到林乐天的电话。

“陆南川,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抬头看看。

“我们寝室楼门口。”

“在那儿等我,我马上就到。”

我等到林乐天,他拿了一大袋子好吃的给我,说是慰问我的营养品。

我拎在手里,感觉挺沉的,里面什么吃的都有,有很多都是我的最爱,我很满意,把好吃的抱在怀里。

我夸林乐天:“挺讲究的呀,这么重视我们的铁瓷友谊,你是个好同志,这么多年没白认识你。”

林乐天冲我笑,小虎牙闪闪惹人爱。

“行了,你满意就好。在这目送你的好同志,等我走了你才能上楼啊。”

惯得你。

我用鼻子对他“哼”了一声,脖子一扭就上楼了。

寝室的三只都在,看着我头上挂彩,怀抱美食的站在门口,不停地欢呼。

她们都知道我只是撞破了脑袋,还评价我的住院行为有些矫情。而且此刻美食当前,三只吃货根本不关心我的身体。

小莹目光闪闪的盯着我怀里的吃的:“南南,你真是不错的,我刚刚说饿了,你就带好吃的回来。”

我把袋子放在中间的小桌子上,招呼床上的另外两个下来共享。

“来来来!大晚上的一起作孽。”

大快朵颐的时候,我亲爱的舍友们还是空出嘴巴关心一下我,问我的身体是不是完全没问题了。

我点头,顺便摸摸额头上的纱布:“就剩这个地方了,可能还需要换几次药。”

美丽围着我额头瞧:“南南啊,你这也算是大难归来,最近多吃点素,祈祷这里不会留疤吧。”

我无奈的笑,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算起来,上次在走廊被那个女生无缘无故的打,好像磕到的也是这个地方。

说起来也巧,这里一次是因为林乐天,一次是因为青林,还是兄弟俩。

真是极度诡异的缘分,命途多舛的脑门。

晚上躺在床上,我发短信感谢林乐天的“慰问品”。

他很快回复我。

“喜欢就好,明天再给你送。”

“多谢好意。”我回复他:“我可不能再胖了,我还想穿上去年买的裤子呢。”

林乐天没有再回过来,我也有些困了,准备关手机睡觉。

突然它又震动了,是一条陌生短信息。

“明天什么时候没课,到长椅,给你额头换药。”

我盯着屏幕分析了半天,感觉这是青林发给我的。

“……青林?”

他很快回过来。

“嗯。”

我关掉手机屏幕,仰面看着黑漆漆的墙顶。

我突然感觉,我应该去见他。

原因有很多。

目的也有很多。

我应该去见他。

按亮手机,我回给他。

“我明天下午没有课,麻烦你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