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小毒妃
一品小毒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五章 亲兄弟却也是仇人

俗话说的好,越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刺绣女红,应当都是一等一的好,可她,琴是不会,看来苏家对她的宠爱,实在太少。

而这么点道理,就连他都看的出来,更不用说她自己,想来倒也是可怜之人,想到了这里,楚祁年对她似乎更是多了一些别样的情愫。

或许他们两个人,都是可怜之人。

楚祁年默默地走到了她的身后,很是自然的坐了下来,当他温暖的双手触碰到她那纤细玉手的时候,苏篱落自然有些退缩,楚祁年险些抓了个空。

“八王爷……”苏篱落想要站起来,可她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的近,让她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衣裳,这种被抓包的感觉,让她尤为尴尬。

本就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做客,刚睡着也就算了,睡醒了见他不在,无聊的就偷偷碰了他的琴,现在却又被抓包,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楚祁年看着她有所挣扎,他的手却依然没有放松几分,反之,轻轻的帮她调整抚琴的姿势,看着她僵硬的手指与臂膀渐渐放松下来,这才温柔的解释着:“原以为三嫂懂琴,还想赐教几分,不曾想三嫂不懂,倒是让臣弟有些不是了,给三嫂难堪了。”

这话说完,苏篱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热,热中还带着少许的疼,看来曾经的苏篱落,难道在别人的心中都是温文婉雅,琴棋书画都懂的女人吗?如若不是这幅皮囊是她的,她倒还真容易露馅。

她眼珠子轻微转了转,脑海里在想着要如何解释才能圆的过去,半晌后,她这才调整好心态,缓缓说着:“让八弟见笑了,三嫂自幼愚钝,爹爹曾请过很好的老师教我,可我看样子,并不是这块儿料呢……”

楚祁年眉头微颤,听着她那少许带着结巴的言语,倒也不拆穿,谁又想将自己过得不好的伤口解开让人看呢,这些他心里倒也明白,于是轻松得将话题转移:“三嫂喜欢琴吗?”

“嗯,我很是喜欢呢。”苏篱落微微点着头,回应着。这句话,苏篱落倒说的是真的,小时候看着自家的孩子不是学钢琴就是学别的西洋乐器,新鲜的很,着实让她羡慕不已,但因为苏篱落从小家里不是很富裕,再加上父母上班离家很远,不方便接送她,也担心她的安危,从小到大,她一个像样的乐器都不曾学过。

每逢看到电视剧里,女主优雅地弹奏音乐,她心里那个嫉妒啊,每次都会感叹一句,生不逢家!

“三嫂如若喜欢,臣弟可以送三嫂一把上好的琴给你,就当我刚刚无意冒犯的赔礼。”他说出来的话十分轻巧,仿佛并不在意。

“嗯……啊?”苏篱落在听说要送上好的琴给她之时,让她微微一愣,如此贵重的礼,她怎么敢收。

可即便是收了,她也不会弹,用来当摆设的话,却又觉得浪费,就在她内心想要挣扎的时候,他却开了口:“如果三嫂不嫌弃臣弟学业不精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苏篱落几乎是脱口而出,费力的侧过身子看向他,只见他目光深邃,满含着笑意点了点头。

楚祁年今天只觉得心情极好,他万万没想到,现实中的三嫂与他之前想象的简直出乎他的意料,原以为她会与别的女子相同,没有半点有趣,没想到,她的性子倒还是很率真开朗。

苏篱落开心的鼓了鼓掌,可楚祁年丝毫没有松开她的双手,于是也带动着他的臂膀一起晃动,别有一副有趣的场景。

“好了,我先教你如何认琴吧。”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用着一种极度宠溺的口吻对着她说,而她听闻后,便连忙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显然像一名认真好学的学生一枚。

“琴名叫筝,因为它的声音弹起来十分的清脆,因此取名为筝。”楚祁年教的认真,说罢,他便轻轻握着她的手指,将它放在弦上,拨动着琴弦,发出清脆的一声音响,这种奇妙的感觉,让苏篱落十分受用。

“筝有二十一根弦,可其实,它能够发出的音,只有五个。”于是,他便再度握着她的手,将古筝上面的二十一根琴弦挨个抚摸一番,而苏篱落留意到,这五个音,是哪五个。

“宫商角徵羽。”苏篱落轻声说道。

“不错,看来三嫂学习的很快,很明白这其中的乐理知识。”楚祁年看着她认真的侧脸,她认真起来的模样十分可爱,求知欲已经让她迫不及待的学会它,这种可爱的神情,是无法装出来的。

她的喜欢,由内而外,散发出迷人的色彩。

而他,却也着了迷。

可为何,偏偏她最先遇见的人,又是他?上天为何总是如此爱捉弄他?

每次不由自主的想到这里,他的心都会骤然一疼,如若他先遇见,一切的事情,会不会都不一样?

“所以今天,你要教我弹什么?”苏篱落心里早就飞了出去,现在恨不得就可以弹奏一曲她最喜欢的曲子,可她等了半晌,都不见楚祁年有什么反应。

她微微侧身,转了过去,看向他的侧脸,看见他此刻正在出神,于是,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指尖微凉的触感传到他的手指上,他被狠狠的拉回到现实。

楚祁年连忙看向她,眼底几摸慌乱的神情悄然遮盖好,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轻描淡写的回应着:“先从最基本的学起,不可着急。”

苏篱落轻轻点点头,而后在他的带领下,认识了琴的各个部位名称以及琴弦要如何运用的小技巧,让她受益颇深。

暮色渐深,夕阳洒下来的金光打在他们二人的身上,水中一片浪漫的金色阳光印照出二人的依偎在一起的身影,他们两个人,早已投入到这阵阵琴声之中,忘乎所以。

而此刻,对岸站在另外一个亭子中的小鱼,却盯着这一幕看了许久,手中端着的茶水止不住的颤抖,这个世上,谁人不知这其中的秘密。

传言道,三王爷楚穆靖性格孤傲,几乎不与自家兄弟打交道,并且,他心中最恨之人,恰好就是八王爷——楚祁年!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