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案
青门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050章 郑家姐姐

这一夜异常漫长,曲清姝醒来之时,天已大亮。孩子们睡的安详,唯有采芙不知所踪。曲清姝忙穿了鞋子,疾步出屋。见采芙遥遥远望,神色有些难看。

采芙对曲清姝说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被发现了吗?”曲清姝有些吃惊:“这里不是青门镇的边岛腹地吗?不是不会被人发现吗?”

采芙步履急促的走进了木屋,将昨日带回的食物放在了桌上,搂着棠子说道:“棠子,照顾好小伙伴吗?采芙姐姐要去救你的袁青大哥哥,你要听话,不可以让大家乱跑,听见了吗?”

棠子认真的点了点头,奶声奶气道:“棠子会乖乖听话的。”

“乖!”采芙摸了摸棠子的头,随后转身走到了她平日睡觉的床板边,将枕头一焮,拿起了手枪便拽着曲清姝离去。

“你哪来的枪?”曲清姝愕然。采芙道:“你怎么不分轻重?这个节骨眼了,还枪什么枪?”

曲清姝甩开采芙的手,顿在原地,说道:“这把枪是我的。”采芙怔住。

曲清姝的脸色顿时变的惨白,她叫道:“这把枪八年前丢了。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采芙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没有做声。曲清姝失心疯般的将枪夺了过来,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眼泪绝提:“这把枪丢失的那天,就是皓冬哥的姐姐因泥石流的崩塌而意外死亡的那天。”曲清姝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采芙,逼问道:“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把枪在你的手里?”

采芙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慌了神,她摇了摇头,也不知该如何去答。

曲清姝愈说愈多:“八年前的那天,这把枪是在郑家姐姐身上,而后来在山下发现她尸身的时候,枪不见了。原本我们只是以为泥石流冲落了她身上的那把枪。”

采芙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摇头道:“这把枪不......不是我的。”

“那这把枪,你到底从哪来的?你说啊!”曲清姝的心乱作一团,这么多年,多少个日夜,八年前的那一幕一次一次重现。

采芙显然被曲清姝的神情吓到了,她颤颤巍巍答道:“是江奕昌的枪。”

“江奕昌?又是江奕昌。”曲清姝嘶吼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是你,郑家姐姐的死,一定与你有瓜葛。你恨郑家,你恨曲家,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是我。”采芙情绪已快崩溃,她抱着头,几乎是咆哮道:“是小贵,小贵偷了江奕昌的枪。”采芙忙上前攥着曲清姝的手,解释道:“我真的没有杀郑家姐姐。这真的是江奕昌的枪,郑家姐姐的死真的与我没有关系。”

“小贵已经死了。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曲清姝往日的霸气又回来了。

采芙喘着粗气,努力回忆着:“小贵说他有一天路过江家大宅的时候,瞧见大门没锁。江老先生在厢房外的银杏树旁发呆。于是他偷偷溜了进去,本想偷些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变卖。却发现江家已一贫如洗,再无值钱的东西,唯独在江奕昌的房里,看到了这把枪。便顺手拿了出来,他说有了枪便能保护我,我知道这是生事的物件,就一直替他收着。”

曲清姝气愤不已,她气冲冲的加快了步伐。口中骂骂咧咧:“江奕昌,我杀了你!”

“清姝,你冷静点。”采芙紧追上前,来握曲清姝手:“江奕昌犯的罪岂止这一条两条,你别把自己搭进去。我们还要救袁青和你的皓冬哥,你难道忘了吗?”

曲清姝怔住,眼角的泪划落:“皓冬哥的姐姐是因我而死,我要替她报仇。”

“你又如何确定是江奕昌杀了她。你说过是意外啊!”采芙焦急道。

曲清姝反驳:“若是意外,那把枪怎么会在江奕昌手中。这其中一定有内情,江奕昌绝对脱不了干系。”

“清姝,你听我说。”采芙颇为紧张:“江奕昌我们一定要绳之于法,但要有足够的证据。口说无凭。我们再等等,等等好不好?”

曲清姝难得理会采芙的话语,直奔江家大宅。

而此时的袁青和郑皓冬,静躺在狱房里,心里却烦躁的厉害。

“也不知清姝会不会闯祸?”袁青感叹了一句。

郑皓冬抬了抬头,望着袁青一脸的担忧,反问道:“你很关心她嘛?”

袁青似乎从郑皓冬的话中听出了一丝醋意,不想再煽风点火:“我是担心她惹麻烦,毕竟我们现在能指望到的人,只有她了。”

“还有江采芙。”郑皓冬补充道。

袁青并非没有想到采芙的存在,只是此刻的他对采芙已不像最初那般信任。总觉得她藏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如今也已分不清她是敌是友,更搞不清她到底有什么预谋。

正当袁青和郑皓冬准备分析采芙的怪异时,狱房的大门被人打开。接着见几个警员推推搡搡的将一个老汉推了进来。何达紧随其后,大摇大摆。

“爹。”郑皓冬嘶喊了一声。

何达瞥了一眼郑皓冬焦急的脸,享受般的笑了起来:“郑皓冬,见到你爹开心吗?”

此时的警员们已将老汉绑在了十字刑架上,准备用刑。郑皓冬和袁青一阵手忙脚乱,只能拍门嘶喊:“何达,你滥用私刑,还有没有王法?”

何达缓缓走到老汉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脸,缓缓道:“郑老爷,你可千万不要怪我。你这一把老骨头了,还要在刑架上熬着,全因你这好儿子郑皓冬而起。”

“爹。”郑皓冬凄声嘶喊着。

郑老爷昂着头,铮铮铁骨丝毫没有畏惧的神情,更没有因郑皓冬的内疚而悲楚,反而是一向冷静稳重的郑皓冬,此时显得颇为焦虑和不安。

何达手握长鞭,在郑老爷身边转了一圈,猛地抬手将鞭子朝他的胸前甩去。郑老爷咬牙强忍着疼痛,默不作声。

郑皓冬的声线已快嘶哑,拳头因捶牢栏而红肿了起来。

何达笑了笑,朝郑皓冬挑了挑眉,问道:“汪理事是你杀的吗?”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