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
问剑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百四十章 昆仑玉之约

“王上怎么样了?”多日以来高强度的劳累让张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倦。

孟野面色憔悴的摇了摇头说道:“看上去虽然是精干的样子,但是他眼睛里的悲伤却是无法掩饰的,陶谦对于王杉而言已经是他的亲人了,何况王杉的朋友本来就不多。”

张三沉默片刻轻声说道:“我倒是宁愿王上哭上一场,也好卸一卸心中的感情。”

孟野刚想说话,却被张三忽然凝固的表情吓到了,宫殿大门处,王杉那消瘦的身影正向着他们走来。

“王上!”张三面容肃穆,在王杉的面前重重下跪。

王杉惨白的近乎透明的脸上露出一个森寒的笑容,对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张三说道:“免礼吧,中书令你随我来,有要事于你相商。”随即王杉就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的暖阁走去,从头至尾,王杉都没有理会一旁的孟野。

“王上伤势未愈,还是先安心养伤的好,国事交给我们这些为人臣子的去做就好了。”张三小心翼翼的对王杉说道。

王杉微微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到休息的时候,陶谦的血不能白流,我要让张子扬为他陪葬!”王杉的声音平静的可怕,即使说到了陶谦和张子扬的名字,王杉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波澜。

张三沉默片刻,轻声说道:“此番西荒一战,我北阳元气大伤,三十万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加之上将陶谦的折损,北阳若无三年时间恐怕难以恢复过来,何况张子扬与曹千辰对与我们仍旧是虎视眈眈,不可放松警惕啊。”

王杉点头说道:“若是没有月下道人冒死相救,恐怕我早就死在了那帮混蛋的手里了,想一想还真是可笑,之前壮志雄心带着我北阳三十万男儿,却只有我一人苟且偷生。”

张三声音一顿,正想说话却被王杉挥手打断。

“先不要说那些安慰我的话了,告诉我,北阳如今怎么样?”王杉冷静的说道。

“西荒一战,北阳生力军损失七成,海军几乎全灭,若不是三曰之前,西荒公孙千里及时赶到落千谷,恐怕北阳的损失将会更加惨重,不过即使如此,我北阳之前吞并的海岛三百二十七座,尽数被张子扬夺取。张子扬的影子军团离我北阳本土不过三百海里,战争一触即发!”张三低声说道。

“荆氏那里怎么样了?”王杉声音不变,轻声问道。

张三脸色稍好道:“荆王荆成则同意出军十五万,作为侧翼,以防张子扬的袭击。”

王杉点点头说道:“荆成则比我想得要善良。”

张三语气怪异的对王杉说道:“据说荆王起初只想出军五万左右,但是在荆氏王妃张莺莺的极力劝诫之下,才答应出军十五万。”

听见张莺莺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王杉双目微微出神的望向窗外的那一片蓝天,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已经是物是人非......

“王上,臣建议如今的北阳已经不再具备与张子扬对垒的实力了,不如派出使者向张子扬求和。”张三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杉惨笑一声说道:“求和?你以为张子扬为什么要杀陶谦?他是在向我宣告他的决心,现在的张子扬眼中再没了什么所谓的情义,你我都明白,当今青氏忙于抢夺储君位置,项氏素来不喑世事。这是张子扬扩张领土的绝佳机会,没有什么会让张子扬住手。”

张三点头说道:“北阳与荆氏势必会有一战,但是目前我们没有这个能力,王上北阳需要时间,哪怕有着荆氏的相助,我们至少也需要一年的时间,现在北阳不过十几万军队,其中可战之人至多八万,可是张子扬却有着数十万大军,和他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影子军团啊。”张三的声音带着近乎恳求的悲切。

王杉痛苦的闭上双眼,无力的说道:“我都知道,但是张子扬不会给我们时间的,他太了解我们了,正如我们对他的了解一样。”

张三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光芒,神经质的对着王杉说道:“王上,我们可以找到时间。无论如何,你曾经是张子扬的生死之交,如果你能够与他谈上一场,或许可以为我们争取到一些时间。”

王杉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大声吼道:“张三,你是傻子吗?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让我与张子扬谈一谈?恐怕我会当场暴毙!”

张三缓缓摇头说道:“王上,微臣没有开玩笑,只要您敢去,微臣可以保证您的安全。”

王杉冷哼一声道:“保证?你怎么保证?”

“王杉,相信他吧,他的确可以保证。”出乎王杉的意料,他听见了沈逸的声音。

王杉循声望去,之间身着青色衣衫的沈逸正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一双淡然的眸子安静的看向王杉。

“前辈,您终于回来了。”王杉激动的说道,沈逸对于王杉来说或许是已经剩余不多的故人之一了。

沈逸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这时王杉才发现沈逸身上的变化,不过几年的时间,沈逸就苍老了许多。虽然面容上依旧是年轻男子的样子,但是那沧桑的气质是无法遮掩的,王杉惊恐的发现,沈逸的身上正在透露出极淡的死气!

似乎是感受到了王杉目光的变化,沈逸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之前心境有些受损,现在已经调回来了。”

“放心吧,沈逸虽然之前遭受到了心境上的伤痕,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修补好了心境上的创伤,现在的沈逸因祸得福境界已经更上一重楼了。”多日不见的月下道人也走进暖阁,对着王杉轻声说道。

月下道人的脸上依旧是血色惨淡,三个月之前的那场血战让月下道人元气大伤,强大如他也是难以在短时间就将境界重新转化为巅峰。

“王杉,你只需放心大胆的去找张子扬就好,我们二人会护你周全。”沈逸声音恬淡,面容安逸。

在月下道人和沈逸的目光下,王杉迟疑的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我就去一试。”

张三激动的说道:“船只已经备好,王上何时出发?”

“三日之后。”月下道人低声说道,眉眼低垂,王杉看不清他的表情。

“多谢二位。”王杉望着眼前的两位男子,声音里带着若隐若现的伤感,王杉的一生就是这样,有人曾经来过,但是他们却都一个个的离去,到头来,王杉终究还是孤身一人......

“家主,北阳全部岛屿已经尽数落入我们手里,何时进攻北部?”炼石跪在张子扬面前,沉声说道。

张子扬惬意的摊在椅子上,颠簸不停的海水让他难以入睡。

“不急,我在等一个人来。”张子扬双眼空洞的说道,自从陶谦死后,张子扬就是一直这样,好像有人将他的灵魂抽走了。

炼石轻声叹道:“王上,战场上瞬息万变,战机更是稍纵即逝,不可耽误啊。”

“放肆!”张子扬的话语凌厉,但是音调却不高,即便如此也依旧让下方的炼石胆颤心惊。

“末将知错。”炼石声音微微颤抖。

张子扬似乎没有心情去理会炼石的无力,而是无力的扬了扬手,后者会意恭敬的走出这个属于张子扬的豪华船舱。

炼石没有注意到,张子扬挥动的左手中握着一枚成色一般的玉珏,黯淡的光芒在玉珏上流转。

十九年前,东华山下。向来小气的少年性质匆匆的买来三块成色低劣的玉珏,但是还是吵着送给了他的两个伙伴。

“这可是昆仑玉,价值连城啊,日后你们若是飞黄腾达,切记不要忘了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