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夜记
十夜记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一夜 提线新娘(十)

第二天,般若起床,发现房间里的烛火已经亮起。

少年坐在桌边,一整晚都没有入睡的样子。

然而般若根本没有心思管他是早起还是根本没睡,她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脸上。

他没有戴面纱,露出了一张极为美艳的脸。

那是一张足以让世间一切形容美丽的词语都黯然失色的容颜。以至于般若后来跟旁人描述的时候,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

烛火映在他脸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更让她惊讶的是,他眼角的那枚淡金色印记,似乎比火光更耀眼。

虽然印记被头发遮住了一半,但……好像还是在哪见过。

而另一边的眼角,更有一瓣红色花瓣形状的胎记,给他的脸平添了几分妖冶。只可惜,还是被头发遮住了一半,看不见全部的花纹,也就猜不出来究竟是个什么图案。

少年受不了般若的眼神了,忍不住问她:“你不是说……众生皮相在你眼中皆如黄土白骨,为什么这样看我?”

与其他人一样,没有区别的,惊讶模样。

甚至,更加赤裸裸。

般若回过神来,有些尴尬:“我说过这种话吗?”

“……”

少年气结,一时脸色都变得冷冽。没有回答。

“就算我说过那种话,也是在你的脸之前!如果其他人的容貌都是黄土白骨,那你也一定是黄土白骨中的骨中骨!跟别人不一样的。”

般若的恭维没有得到少年的赞赏,反而让他更加烦躁。

他现在很想把她踢出去,正在犹豫之间,般若话唠本性又犯,开始没话找话。

“……为什么你始终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你长得这么好看,名字应该也很好听吧?”

“……你长得这么美,为什么要遮住脸?你就因该让所有人都看一看,造福一下大众,对不对?”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让我觉得有一点点害怕,好像我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似的……”

眼看少年神色渐冷,房间里的温度跟着降低。

般若浑然不觉,还在继续唠叨:“我有一个朋友,他跟你一样喜欢戴面具,但是他不是因为太美,而是因为……”

“不重要。”少年沉着脸打断她。

“嗯?”般若望着少年绝色容颜,只觉得脑袋里乱哄哄的,还想再跟他说点什么,又被他冷漠的神色所阻吓。

“你的朋友是怎样的人,我不关心。”少年冷冰冰的说完,又重新戴好了面纱。

“哦……”

绝色容颜再次被掩藏,般若有点失望,但也不是特别留恋。

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般若双手一抱拳,就跟他辞行:“感谢你昨晚的收留,我走了!”

少年稍稍惊讶,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快就会走。

他望着她大步离开的背影,神色间有些许困惑。

似乎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般若走到门口,打开门,突然又驻足。

“如果……我是说如果,”她回过头,嗫嚅着问:“如果我今天又被赶出来了,晚上还能来找你吗?”

少年愣了一瞬,想起昨晚生不如死的一夜,斩钉截铁地摇头:“不。”

“哦……”

般若失望的走了,本来还在郁闷,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然而,她走着走着,刚一踏上屋外的泥泞小路,她的目光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一夜过去,世界好像变得有些不大一样。

空气不再浑浊,视线变得清澈澄明,就算没有阳光,也一样可以看清道路。

空气里甚至有一种若有似无的,只有人间才有的,属于青草地的清新香气。

般若后知后觉的回头,就看见西北废宫方向,一棵大树参天而起,遮天蔽日,足以与东宫主殿五层高塔比肩。

大树从坟墓群中生根发芽,长势惊人。几乎一夜之间就高耸入云霄。

树干粗壮,冠幅辽阔,绿叶环绕,将整个罗酆宫的空气焕然一新,散发出绿茵茵的光芒。成了这幽暗昏黄的世界里,一抹不同的颜色。让人无法忽视。

“生机……长得好快啊!”

般若喜不自胜,一路欢快的奔向东宫,来到蛤蟆的寝宫,指着窗外的大树,说:“你看,我说了可以种出生机的!那些说我痴傻的人只是没有见过世面而已!”

“你还真是博学多闻。”蛤蟆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答。

这是他第一次在般若面前露出无力的神色,仿佛整个人都被抽掉了灵魂。

“你怎么了?”般若小心翼翼地问:“我做错了吗?”

“当然错了。”蛤蟆目无焦距,生无可恋的说:“大错特错。”

“为什么?”般若不解:“现在的罗酆宫,空气质量一等一的好,西北废宫也不再荒芜,如何就是错了?”

“有生机就是错,有希望就是错!”

蛤蟆抱着脑袋,崩溃地哀嚎:“你究竟是不是鬼族人?你竟然不知道几百年前,曾经的三王子和五王子在治理罗酆宫时,因西北宫长出一株绿藤苗,而被鬼母下了诛杀令,集结众鬼王合力剿杀二人于西北宫?”

“我……不太记得了啊……”

这等秘闻,她从何得知?

她又不是真的黑水城城主之女,活动的鬼族百科全书!

“你这个废物!”蛤蟆捶胸顿足:“都是你惹出来的事!要不是你去种什么生机,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大一棵树来?这下好了,一棵小树苗都能惹来杀身灾祸,这么大一颗树……十个我都不够死!”

般若看着蛤蟆哭得鼻涕眼泪横流,突然有点心疼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虽然身型庞大,面目丑陋,但……他的无助和沮丧都是真的。

值得自己去安慰。

“虽然我很喜欢这棵树,但是,如果这棵树会惹来灾殃,那我们就把它砍掉好了。”

“你说的轻巧!”蛤蟆崩溃的嚎叫:“大家一看冒了棵树出来,所有人都跑了!罗酆宫里现在除了你我,一个人都没有!谁去砍?怎么砍?”

“事情……真的这么严重?”般若小心翼翼地问。

“很严重!”

蛤蟆擤了擤鼻涕,强作平静了一会,才缓缓道:“这棵树长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来质问本王,可是本王派出各方精英查探,他们都说,这棵树露在地面的部分不过是地下的万分之一!”

“什么!?”

这下,连般若都惊了。

‘种生机’会种出来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能肯定的是,那些尸体的力量并没有这么强大。

般若不再理会蛤蟆,而是亲自去了一趟西北废宫。

走到大树底下,她才真正感受到它有多大。

粗大的树干拔地而起,仿佛伫立在天地之间,撑起了整个世界。西北二宫的宫殿群被破坏,几乎全都被他的根茎压垮。

但神奇的是,它没有破坏任何一个坟冢。

也就是说,其实,它并不是从坟冢里种出来的,而是本来就存在于此,不过力量被尸气压制,束缚多年。

般若双手附在树干上,静静感受它的力量。

强韧的气息笼罩着它,从地底升起,流过每一条经脉,扩散到每一片树叶。

诚如十七王子所说,它的根茎比它的树干还要庞大,盘根错节,比它的枝叶还要茂盛。它已经和罗酆宫化作一体,它才是这个世界的命脉所在。

树在城在,树亡人亡。

除非毁掉整个罗酆宫,否则根本无法铲除它。

“我就知道,接手罗酆宫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三王兄这回真是害惨我了!”

般若一回去,就听见蛤蟆还在骂街:“我怎么就挑了你这么个赔钱货?我都说要砍了你,三王兄为什么要保你?你说,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我根本不认识他!”般若一脸疑惑,本想安慰安慰蛤蟆,却突然发现一个相悖的言论。

如果三王子几百年前就死了,那现在这个三王子是谁?

般若问出了心中困惑,蛤蟆却陡然抬头,眼泪汪汪的大眼睛里无语取代了悲伤。

“你……是不是外族奸细?”

“你、你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呢?”般若尬笑,连忙替自己遮掩:“我只是……只是因为满门烬灭,受打击太大,忘记了一些事情……”

“怪不得……”

蛤蟆眼中复又浮起悲伤,缓缓道:“我原本是不受重视的王子,排名……一二三四五……”

蛤蟆掰着手指头,算自己的名号,过了老半天才大手一挥,说:“哎,算了!我记不清了。总之,来这里之前,本王的排名在五十开外。是三王兄挑中了我,将我引荐为罗酆宫城主,还扶我登上了十七王的宝座……”

“等等。”

般若打断他:“你的意思是……王子的排名不是既定的,王位封号也是可以变动的?”

“是啊。弱肉强食,胜者为王。整个六道都是如此,就连亲兄弟也不例外。”

“……”

般若咽了口口水,努力压抑震惊,然而失败了。

她声音陡然拔高,惊愕地说:“你们这样,鬼母答应吗?她可是你们的母亲!”

“这正是鬼母立下的规矩。孱弱的鬼子,不配为她的孩儿。”

蛤蟆镇定的点头,仿佛不理解这一点的般若才是奇怪的那一个。

般若愣立当场,久久无法平静。

信息量太大,她需要时间消化……

蛤蟆看出般若有些不对劲,问她:“你怎么了?”

般若啧啧摇头:“方寸淆乱,灵台崩摧。”

“说人话。”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终于知道害怕了?”蛤蟆哈一声,笑出生来:“现在怕也没有用了,我已经是个废人,只能在此等死了。倒是你……”

蛤蟆眯起眼睛打量般若,最后扬了扬手,淡淡地说:“你走吧,你我本无夫妻之实,也不必留在此处了。”

“我不走!”

般若回过神,望着蛤蟆,坚定地说:“夫妻本是同林鸟,我是不会弃你而去的!”

蛤蟆眼中有一瞬间的惊讶,然后换成了苦笑:“夫妻本是同林鸟,下一句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别人怎么做我不知道,总之我不是那种鸟!不就是死么?我不怕!”

般若虽然脸黑,但神色分外坚定,蛤蟆这次终于确认了眼神。

他的眼中复又升起了泪花,感动地一塌糊涂:“琉月她们都跑了,没想到,最后留在我身边的居然是你!”

蛤蟆一把抱住般若,在她脸上狂亲:“最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般若奋力地想要推开他,无奈他力气太大,委实难以撼动。

蛤蟆亲够了,才猛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推开她,搂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郑重地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