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琴卷
《锁琴卷》
首次下载客户端全站免费畅读7
锁琴卷
锁琴卷
首次下载APP
免费畅读7天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九章  助兄脱困

第一天回家,闹得天翻地覆,风云变色。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人人都哭了一场,发泄了堆积十年的感情,那一天夜里,也就特别地累,睡得特别地沉。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夜半乌云,暗云遮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四下无声。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院中“嗒”地一声轻响。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久,又“嗒”地一声,前进了三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谁?”左凤堂一掀被子,自窗中跃了出去。他为保护秦倦,十年来和衣而睡早成了习惯。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谁?”来人一身紫袍,似是对左凤堂在此现身十分震惊,竟也一声低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三更半夜,私闯民宅,你想干什么?”左凤堂不用兵刃,顺手抄起一枝蔷薇花枝,唰唰数点,直点向来人胸口大穴,这一招叫“兰香四射”,勉强应景。他功力深湛,而且蔷薇有刺,真的点中了,只怕要破肌入肉。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三更半夜,你是何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来人闪过他这一招,拔剑还击,同时喝道。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好!”左凤堂见他轻功不弱,剑招甚佳,不由脱口赞赏,花枝一颤,花瓣陡然离枝射出,五六十片暴射而出,仍打紫衣人胸口。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紫衣人剑光一绞,花瓣被他绞成片片粉碎,落成一地碎红,剑法亦是不俗。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此时左凤堂才看清楚,来人莫约四十来岁,相貌堂堂,目光微带混浊,该是酒色之故,却并不流于猥亵:“好!好剑法!你是什么人?”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住手!”此时屋里的人早已惊醒,冲出屋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叫住手的是秦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但太迟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向来胡作非为,见来人剑法不弱,好胜心起,花枝一颤再颤,穿过来人的剑网,竟在来人额上画了一朵梅花!血迹微微,但只怕不是十天半个月就消褪得了的。他一击得手,心中得意,哈哈一笑:“三更半夜乱闯民宅,想也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留下点记号,回去再练十年再出来偷鸡摸狗!”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来人一手掩额,惊怒交集,惊得呆在当场,说不出话来,血迹自指缝间渗出,看来左凤堂划得颇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王爷!”秦遥脸色惨白,呆呆地站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王爷?”左凤堂犹自冷笑,“什么王爷半夜三更跑到别人家里,偷偷摸摸想干什么?世上哪有这种王爷?!”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见来人变了颜色,想也未想抢身拦在左凤堂身前:“王爷,他不是有意的,我——”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敬王爷缓缓把手自额上放了下来,额上的鲜血滑过眼睫,令他看起来宛若魔魅:“你闭嘴!”他盯着左凤堂,眸中似有魔光在闪。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他显然怕极了这位“敬王爷”。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担心你心情郁郁,夜出王府,专程来看你,你就在家里安排了这样一位高手来对付我?”敬王爷并不看秦遥,仍牢牢盯死了左凤堂,“很好,我记着,你很好!”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知道这位王爷是多么阴狠的角色,听他这么说,显已对左凤堂恨之入骨,不由悚然,恐惧之极。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王爷?”左凤堂目瞪口呆,他真的伤了一位王爷?一位真的王爷耶!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快走,快走,”秦遥推了左凤堂一把,低低地道:“你闯了不可收拾的大祸!叫二弟不要出来,快逃吧!让王爷招来官兵就逃不了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你傻了!”左凤堂全神贯注盯着敬王爷,“留下你,你以为他会饶了你?他当你是一条狗!你闪一边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敬王爷一声清啸,他贵为王爷,纵使轻装出府,身边仍带着人。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糟糕!”左凤堂一手把秦遥丢到身后去,“来不及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几条黑影跃墙而入,拦在敬王爷身前,目光炯炯盯着左凤堂:“王爷!”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统统给我拿下!”敬王爷掉头而去,语意阴森之极。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花枝一晃,抢先向东面那人攻出一招。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但这几个黑衣人的武功可比敬王爷高过一筹,左凤堂仍是那一招“兰香四射,”来人不仅轻易闪过,而且一声低叱,剑光如练,把左凤堂的花枝斩去了一段!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一招不成,被迫弃枝用掌,一掌向他劈了过去,心中暗暗叫苦。敬王爷显是回去搬兵,这几个人一味缠斗,一旦脱不了身,事情可就有些不妙!他一面东逃西窜,一面东张西望,却既不见秦筝,也不见秦倦,心里发急,不知屋里出了什么事。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叫苦归叫苦,这几个黑衣人着实不弱,几柄长剑挥来划去,剑芒隐隐,虽然他们都闷声不响,但左凤堂心里清楚,有几次剑锋闪过衣襟,破衣而入,差一点便破皮见血!他若再一味闪避,必死无疑!秦遥站在一旁,逃也不是,帮也不是,手足无措。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一名黑衣人见状闪身而上,挥掌向他拿去,手挥成半圆,在空中闪出十多个掌影,向秦遥腰间击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哪里躲得了?除了闭目待死之外,他还能怎样?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该死!”左凤堂满头大汗地架开当头而来的数柄长剑,足下一点,倒跃到秦遥身边,抖手十三掌,把那黑衣人逼开,大喝道:“叫你走,你没听见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此时那五六名黑衣人又已和左凤堂缠斗在一起,剑刃破空之声不绝于耳,衣袂带风之声满天飞舞。几人打到何处,何处便石崩木折,血红的蔷薇花瓣四下散落,在夜里幻成点点的黑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苦于没有兵刃,单凭一双肉掌,着实打得辛苦,来人剑法即好,轻功又高,显然与敬王爷师出同门,彼此之间默契十足。左凤堂单以掌力相抗,此刻已连发二百来掌,已有些难以为继。他自出道以来,除了与朴戾的那一次外,还未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心中不由叫苦连天。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斗然一剑当胸刺来,左凤堂一掌拍向持剑的手腕,来人手腕一翻,剑刃插向左凤堂小腹,而同时左凤堂惊觉背、腰、腿、颈,同时有剑风袭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糟糕!左凤堂心中苦笑。他一手施空手入白刃的“点筋手”,拼着让那一剑扫过他的小腹,夺过一剑,大喝一声,剑光暴现,像一轮光球乍闪破空,剑光流散。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那五人同时低呼:“驭剑术!”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光球一闪而逝,流散而出,反噬其余五人。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一连五声闷哼!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黑衣人摔了一地,身上剑痕累累,不知受了多少剑伤。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剑光敛去,左凤堂披头散发,衣裳破碎,全身浴血,也不知受了多少伤,脸色惨白,以剑支地,摇摇欲坠。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他显然也身受重伤!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一剑之威,两败俱伤!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吓得呆了,他几时见过这种血淋淋的场面?一呆之后,他惊叫一声:“左先生!”他快步奔了过来,扶住了左凤堂,“你怎么样?”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闷哼一声,秦遥才发现自己满手是血,显然刚才自己碰痛了他的伤处,他不由心惊胆颤。此时此刻,他满心满脑只是疯狂地想着——秦倦呢?他在哪里?现在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没有秦倦,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种场面!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马蹄骤响!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一辆马车自屋角转了出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呆呆地看着马车朝他奔来,现在无论发生什么稀奇的事他都不会惊奇,刚才那暴戾的场面早让他整个人麻木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马车在他面前停下,一个白衣女子自车上一跃而下!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风姿飒爽,娇艳如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她把左凤堂自秦遥手中接了过去,疾声道:“大哥,快上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看着她因动作而晕红的脸,在这一刻,他真觉得她是他命中的救赎仙子!他的秦筝啊!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和秦遥把左凤堂扶上了马车。马儿一声长嘶,拉着车迅速消失在夜色中。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这辆马车便是左凤堂和秦倦来时坐的那辆马车。左凤堂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这辆他亲手买来的车救了他的命。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依旧一身白衣,在前赶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为左凤堂草草包扎了伤口。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要紧么?”秦筝皱着眉,看着左凤堂。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要紧,”左凤堂苦笑,“我身强体壮,这一点皮肉伤要不了我的命,只是一时半刻动不了手了。”他满身剑伤,一动就会崩裂伤口。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们要去哪里?”秦遥惊魂稍定,便想到此行危机重重。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知道,公子心中有数,信他不会错的。”左凤堂答得干净利落,毫不迟疑。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也点了点头。刚才左凤堂误伤敬王爷,她和秦倦瞧在眼中,悄悄自后门出去,弄了那辆马车,甚至还草草带了衣物银粮,这才驱车救人。她听着秦倦指挥,不由得不佩服他的冷静清醒、应变神速。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马车奔驰如飞,径直奔出了京城,上了官道。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车子颠簸得很厉害,马是良马,但因奔得太快,整个马车摇摇欲散,人坐在里头东倒西歪。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前头出现了两个分岔。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似是想也未想,径自驱车往正前的道路过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一连整夜,他们没有转任何一个弯,也未减速,就这么疯狂地往前奔。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天色即明。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马车止。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车是渐渐停下来的。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外面曙色微微,看得出是到了京城远郊,周围林木绕远,鸟鸣水声不绝于耳,尘土之气扑面而来,带着林木的清新。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惶恐不已的心情亦渐渐宁定下来,撩开马车的帘子,跳下车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也挑开帘子往外瞧了几眼。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被摇晃了一夜,早已昏昏睡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四下看看,不可置信自己真的逃出来了。手抚着马车,他叹了一声。逃出来了,就这么简单地逃出来了,需要的只是勇气,只要敢逃,就一定能逃出来的,为什么自己却始终没有这个勇气?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你怎么了?”秦筝的声音传入耳中,却不是对他说话。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回头,只见秦倦把额头抵在马车前的横杆上,一动不动。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二弟?”他吃了一惊,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秦倦的肩,“怎么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没事,让我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好。”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惊悸了一下,他没有忘记秦倦告诉他命不长久,只是秦倦一直好端端行若无事,他也从未真正往心里去,如今——他握了握秦倦的手,那手冷得像冰。该死!他怎能让秦倦在外头吹一夜的冷风,赶一夜的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见秦遥乍然变了颜色,心下一怔,隐约掠过一阵不安。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但此刻秦倦已抬起头来,笑了笑:“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让马匹养足气力,我们吃点东西,然后再走。”他自驱车座上站起,下了马车,四下看了看,“我们找个地方——”话还没有说完,他微微失神,一个摇晃,几乎没跌倒在地。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一把扶住了他,错愕地看着他。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一手把她推出三步之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脚,一咬牙,他走出去三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结果——他在第三步上跌了下去,扑倒在地,“砰”地一声,尘土飞扬。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与秦筝呆呆地看着他。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自地上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今生最狼狈的样子莫过于此,但他还笑得出来,摇了摇头。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二弟——”秦遥不知该开口说什么,心中一阵惶恐。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走不了啦!”秦倦轻笑,他心里清楚,元气耗尽,先令他失去行走的能力,死亡——无论他愿与不愿,该来的总是要来的。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皱起了眉:“你走不了了?什么意思?”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笑笑:“我走不动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摇了摇头,打断秦筝的追问:“筝,你扶着二弟走,我去牵马。”他知道此时该轮到自己来主持这个场面,他们四人,一个重伤,一个重病,一个女子,自己若再畏畏缩缩,实在——连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扶着秦倦缓缓往林子里走。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走得很辛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扶着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每走一步几乎都会失去平衡:“不是腿的问题,是么?”她低低地问。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是腿的问题。”秦倦笑笑,当他发觉自己走不动之后,他就一直在笑,笑得很是耐人寻味,“是我头晕。”顿了一顿,他轻描淡写地道,“走路的时候晕得很厉害,所以站不稳。”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听在耳中,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呆了呆:“那你笑什么?”她想也未想,冲口而出,无端端地觉得他那张笑脸分外刺眼。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不答,四下环顾了一下,微微皱眉:“为什么这么黑?天色好暗。”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天色好暗?”秦筝呆若木鸡,现在天色放晴,四下明亮,他——在说什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突然停了下来,听着鸟鸣,脸色微变:“现在是什么时候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过了很久才轻声回答:“白天。”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笑了,笑得分外灿烂:“是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看着他的眼,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你——看不见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看不见。”秦倦就像在说他“走不动”时一般笑容灿烂,连一丝犹豫都没有。他刚刚发觉了自己不能走,立刻又看不见,但他既没有惊恐,也没有害怕,他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一脸笑意。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这令秦筝分外心惊:“不要笑!”她低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轻笑:“为什么不笑?难道让我哭么?只不过不能走了,瞎了,往后聋了,哑了,不能动了,我该怎么办?!”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秦筝越听越心惊,“你只不过昨天夜里太辛苦,一时头晕眼前发黑罢了,怎么想到这么严重?不要笑,你想哭就别笑!”她压低声音吼了出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筝!”秦倦笑出声来,“这算严重?那我若死了呢?我是就要死了,今天只不过是走不动了,瞎了,我不该笑么?我还未死!你懂不懂?今天我还未死啊!”他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太冲动了。但他的情绪太激动,他控制不了。虽然他是明知自己命不长久,但是——像这样一点一点失去身体的能力,一部分一部分缓缓地死去——他完全不能接受!知道要死和真正面对死亡是两回事!他心里冷得很,他也害怕,他不怕死,却不愿受折磨,再如何冷静坚强,他也只是人,不是神!秦倦活了二十一年,背负了二十年的痛苦,以无比荏弱的身体,撑出千凰楼一片天,仗持的便是他的才智与骄傲!如今——绝世的才智救不了他,而这样的死法,却正是一步一步在剥去他的骄傲和自尊!他怎能不激动?哭?他是哭不出来的,他只会笑。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你——”秦筝心里发凉。她虽不了解秦倦,但也知道他这样的人,若不是心里痛苦到极处,是万万不会讲这种话的。看着他一脸浅笑,她就从心里发凉,“倦——”她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想也未想,她握住了他另一只手,让他低头靠在自己身上,轻轻拍着他的背,希望可以减轻一点他的压抑和痛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闭上眼睛,把自己冰冷的额头压在她肩上。秦筝可以感觉他的心跳得好快,然后他紧紧抱住了她,把脸埋在她肩上,良久良久没有抬头。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倦?”秦筝担心至极,“怎么了?很难受么?”她没发觉,她从未用这种温柔的语气说过话。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没事,让我靠一下,一下就好。”秦倦的声音微微带了暗哑,他需要一点力量来支撑他的意志,无论这力量从哪里来,他都无暇顾及。秦筝的气息很温柔,让他觉得心安,暂时可以依靠。至于心中微微涌动的微妙的情感,他已不再去想了,毕竟,他是快要死的人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让他靠着,就如抱着一个婴儿一般小心翼翼地拍哄着他,心中是温柔,是怜惜,是茫然,还是担忧?她不知道,只是觉得像站在十万八千丈的高峰之颠,无限喜乐,却又有随时会一失足跌得粉身碎骨的危险。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但秦倦并没有靠在她身上太久,轻轻一靠,立刻推开了她:“我失态了。”他一脸平静地自她肩上抬头,语气平稳地道歉。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勉强笑了笑,扶着他继续往里走。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走到了林中一处泉水之旁,她以泉水湿了衣角,轻轻敷着他的额角和双眼。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我看见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真的?”秦筝心头一跳,也许是因为心头乱极,她并没有觉得多么欣喜,只是整个人松了口气——至少,他不必再依赖着她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真的。”秦倦在额角一冷之际,眼前就突然亮了起来,他勉强笑笑,“也许,真的像你说的,我只是头昏,眼前发黑而已。”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那恭喜你了。”秦筝挣开了手,脸上的神色说不上是喜是忧——当他失常时,她便跟着失常;他镇静了下来,她逃得比他更快。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两个人默默相对,谁也不愿提及刚才被挑起的些许令人心弦震动的微妙情绪,任无声的尴尬在彼此之间蔓延。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马蹄声响,秦遥牵着马车过来了:“你们走到哪里去了,我找了半日。”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移开目光,转开话题:“凤堂怎么了?好一点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车中传出懒洋洋的声音:“再差也比你好得多,我铺好软垫了,你上来吧!”车窗中探出一个头来,左凤堂气色明显好了许多。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不等秦倦说什么,匆匆站起来:“我弄一点水,让左公子梳洗一下,换身衣裳。”她掉过头去,不看任何人,径自往水边走去。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把秦倦扶上车。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让秦倦靠在自己用衣物铺成的软垫上,皱起了眉头。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的气色差得不能再差,灰白的面颊,微蹙的眉头,除了一口气之外,十足十像个死人。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你的药呢?”左凤堂忍不住要发火。该死的,这个宝贝公子,除了自己之外,什么事都能处理得清清楚楚,任何人都能照顾得妥妥当当,只是完全不会照顾他自己!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药?”秦倦倚在软垫之上,眼睫已沉重地垂了下来,“在我怀里。”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那你干嘛不吃?”左凤堂朝天翻个大白眼,气得火都没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忘了。”秦倦精神一振,“是了,我的药有培元养气之效,你也可以服用,对你的伤可能会有好处。”他自怀中拿出一个木瓶,拔开塞子,倒了两颗微灰的药丸在手中。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左凤堂真是败给他的公子了,“我会被你活活气死!我叫你吃药,不是叫你给我吃药!我只是皮肉之伤,你看你,你到底还要不要你那条命?药是肖混蛋专门替你调的,我吃什么?我又不气虚,又不体弱,你咒我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知道。”秦倦自己服下一颗闭目养神,把另一颗压在左凤堂手里,“你不要意气用事,我们一伤一病,大哥手无缚鸡之力,筝一介女流,你若不早早复原,不是让我们等死么?这药又不是毒药,吃下去对你的伤大有好处。”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无可奈何,每次他都争不过秦倦。吞下那颗药,他没好气地道:“就你有理。”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只是笑笑。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片刻之后,左凤堂精神一振,心中暗赞肖飞调药的本事了得,看了秦倦一眼,只听他鼻息微微,竟已睡着了。左凤堂微微一怔,伸指轻点了他数处穴道,好让他睡得更安稳一些,他的这位公子实在比谁都令人操心。望着秦倦,左凤堂心中轻叹,他对秦倦有一种介乎兄弟与师长间的感情。十年来一同成长,秦倦的容貌神韵很容易惹人怜惜。有时左凤堂拿他当亲兄弟一般;而每当大事临头,秦倦有所决断的时候,他又凛然敬佩于他那份才智。他十五岁艺成出师,结果一出师便在千凰楼待了十年。一开始是好奇他的容貌,之后是放心不下秦倦那风吹得倒的身体,最后臣服于那一身智慧与心性。这位公子,真不知要人担心到几时。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自水边回来,用她怀里的锦帕浸了水,递给了左凤堂。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摆了摆手,示意她轻一点,一把接过帕子,拭净了脸,笑笑表示谢意。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往车里看了一下,什么也未说,缓步离开。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天色渐亮,初夏的阳光渐渐穿透了树林。不久之后,秦筝和秦遥也坐回了车上,躲着阳光,任两匹马拖着马车信步而行。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三个人都未说话,只定定地看着秦倦的脸,神色茫然。秦倦无论人在哪里,都是天生发号施令的人。他睡着了,就没人知晓接下来应该如何行事。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倦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肖飞为他调的药十分见效,又经过一阵休息,他的气色好转许多,至少不再像个濒死的人。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遥看着,心中有一种错觉,也许,秦倦会一直好下去,直到儿孙满堂。不要死,不要死,他在心中默念。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左凤堂自是心中清楚之极,秦倦是很容易赖着药物的体质,他无论吃什么药都极易见效,但一旦突然中断不用,后果只有更糟。锁心丹是这样的,其它药也是一样,只不过没有像锁心丹那样后果明显。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秦筝脸上毫无表情,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我们——要去哪里?”秦遥终于轻声问。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知道。”左凤堂也很困惑,“这一条不是去千凰楼的路。”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快到午时了,我们还是守在这里吗?”秦遥低低地问。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不知道,”左凤堂摇头,“天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PC【火星小说网独家首发,每日比本站多更2章】

两个人茫无头绪地交谈着,马儿轻轻地走着,马车轻轻地摇晃,往林木深处渐行渐远。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